廣告贊助

神通 煮油鍋.jpg
有的人把修出神通,當做修行的重要目標,這樣很快就會走偏。

 

只要努力修行,慢慢都會有一點“神通”。神通很簡單,不是說,能上天飛,能入地走才是神通,瞭解他人在想什麼,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也是神通。

 

當心達到一定的禪定境界,就能產生神通。平時人們的心是雜亂的,雜念太多,腦波也是亂的。當一個人全神貫注的時候,雜亂的腦波就會聚成一條線,能對某些視覺和聽覺範圍之外發生的事情產生感覺。比如父母非常愛自己的孩子,有時兒女想什麼,父母就能感應到,如果孩子在外遭遇不幸,父母親會突然感到心驚膽戰,有這樣的心靈感應,也是一種神通。那些愛吃醋的女人,就有特別的“神通”,自己的丈夫在外面一有什麼風吹草動,感覺會很准。其實,這也是定力的一種,你經常“入定”在一件事情上,慢慢對這件事就會有特別的感應,心不會發散,一心一意安住,就能把一件事觀察得八九不離十。

 

獲得神通並不難,難的是如何面對神通。

比如,一個專門治療癌症的醫生,看到自己最親的人得了癌症,他對癌症的發展非常清楚,研究得很透徹,完全知道自己的親人下一步將面臨什麼,會病到什麼程度,甚至什麼時候可能就不在人世了。所以,他可能是第一個崩潰的人。一個人一旦獲得了神通,也是這樣的,他對周圍的事情有很敏銳的感知能力,知道自己身邊的人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但自己卻無能為力,完全阻止不了,這時候的痛苦是加倍的,很容易造成思想上的崩潰。

 

有句話說,“無知者無畏”,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當然無所謂,也就不害怕了。但是現在不害怕,不代表明天不會遭遇苦難。

學佛的人,從因看果,知道這個人造作了很多惡業,那麼結果一定是可怕的,所以就會為他們提心吊膽,希望他們能學佛,懺悔罪業、累積福報,如果對方抱著“無知者無畏”的態度,知道結果的人也只能幹著急,無可奈何得等著事情的發生。就好比看到一個人站在馬路中間,有一輛車正在朝他奔去,你無論怎麼吼叫,他都好像聽不見,車越來越近,你的心也越跳越快,焦急發狂也沒有辦法,直到看到他倒在車輪之下。這樣的鏡頭如果讓大家看很多次,對精神會產生很大刺激。

 

神通抵不過業力,凡夫俗子即使有了神通可以預知未來,也無法改變事情的結果,更何況很多事情,知道了反而會產生很大煩惱。對神通好奇的人,還是不要去盲目追求為好,莫要把神通當成修行的目標。

 

嘎瑪仁波切 簡介

嘎瑪仁波切.jpg

嘎瑪仁波切,(祖古顏班),1968年生。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瑪律康人,藏族。自幼聞思修之學習速度與圓滿異于常人,獲大堪布土登·曲吉紮巴仁波切頒授堪布之稱號,又被甯瑪巴噶陀寺莫紮法王認證為玉劄寧波之轉世、噶陀寺祖師旦巴德協三大聞法頓悟弟子之一希熱將參的轉世。

 

現任寧瑪巴昌列寺(位於瑪律康)住持。著有《大圓滿前行釋論》《法音宣流》《法界心髓》《解惑之智》《妙寶菩提心》《佛法與生活》《妙離世間》《與心對話》《用好你的富緣》 《生命的覺醒》等。

 

 

前世

 

1、 七覺士之曾萬勒周。西元七世紀吐蕃赤松德贊王時期,烏仗那(現巴基斯坦境內)著名密宗大師蓮花生大士(後被尊為藏傳佛教開山祖師)預知吐番將邀請他,主動起身,一路上用密咒調伏眾多妖魔鬼怪而使之成

 

為佛教護法神。到吐蕃,與苯教惡魔展開多次神話般的戰鬥,建成桑耶寺。首任堪布靜命大師為貴族平民七人授戒,開藏人出家之始。這就是著名的七覺士。其中的曾萬勒周與毗盧遮那等人被赤松德贊王派往印度求法,後學成證果。但曾萬勒周提前回國弘揚佛法途中遇劫難喪生,誓願未成。

 

2、 曾萬勒周轉世。毗盧遮那回國後開始翻譯佛經。數年後,選擇優秀孩童時發現了最聰慧的玉紮寧波,覺其非凡,乃以神通力觀其宿世,赫然發現其前世正是朋友曾萬勒周,以當時稱呼突然叫之,勒周立即答應。玉紮寧波後成為蓮花生大士25大弟子之一,得到蓮花生大士口耳傳承之“深密無死長壽法”、二十則口耳傳承之秘密修法、100則特別密修口授及金剛手密修教法,後成為甯瑪巴第五代教主。蓮花生大士預言,玉紮寧波等三大譯師將轉世嘉絨。

 

3、 玉紮寧波轉世。距今800多年前,3位來自嘉絨的修行者長途跋涉往噶陀求法,快到時,耳旁傳來旦巴祖師法音,頓時自性解脫,證得大圓滿心法。他們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聞勝三友。其中的希熱將參正是玉紮寧波轉世。

 

4、 希熱將參轉世。玉紮寧波後又轉世為仁青多吉、白瑪將參、嘉絨得頓、艾東降措,而至現如今的嘎瑪仁波切。

 

 

生平

 

◆ 乘願再來 ◆

 

嘎瑪仁波切生於西藏下康區嘉絨十八土司之一卓克基的地方。仁波切出生不久,一位修行高深的心髓密咒師喇嘛丹吉,為他作加持除障的儀式,並取名為顏班(意即文殊)。仁波切童年時就具有大師的智慧,凡於所學,極易精通,在世俗處世的善巧與威儀上,也表露相當突出的睿智,因為他時時顯現種種德相,自幼就深得眾人的讚賞,成為當地僧俗的榜樣,他從小所作所為都以公眾的利益為優先,將自己的利益置之度外!因此他的行止覺醒了許多大乘正士的種性。

 

◆ 嘉絨大譯師 ◆

 

仁波切自幼稟賦聰穎,具語言及翻譯才華,童年即隨竹慶派大堪布 土登曲吉紮巴仁波切潛修密法多年,於其座下聞《龍欽心髓前行引導文》(上師言教集),接受別解脫戒,聽學經律論,中觀等顯教義理,學習<密續藏><勝乘藏><訣竅藏><功德藏>等密乘教理,得<寧體四要>大圓滿灌頂及口傳心要傳承,在修持上具有相當圓滿的徵候。

 

◆ 興建佛學院 ◆

 

仁波切在青少年時期隨上師 土登曲吉紮巴仁波切在嘉絨弘法,大量翻譯多種藏經為嘉絨語,並助其上師於嘉絨噶陀派昌列寺建立嘉絨有史以來第一所顯密佛學院,雖然這所佛學院是自行砍伐木材,自行扛運石頭堆砌,建立在人煙罕至的高山頂上:但這一所僅供躲避風雨的佛學院,裡面有最稀有的佛法和修行人,就這一點佛法曙光,綻破了貧脊艱寒嘉絨地區數百年來佛法的沉寂黑暗!

 

◆ 佛學博士、佛學院長 ◆

 

仁波切多年精勤修持的證量,為上師 土登曲吉紮巴仁波切等授予堪布稱號(佛學博士),于隆重典禮中舉行坐床儀式,同時授任嘉絨佛學院首席教授及院長。仁波切以當時十七歲之年齡,開始四處張羅佛學院所有的喇嘛學習的經典,遠向外地迎請教授師,總管佛學院大小事務。在偏遠寒困的西藏嘉絨佛學院,沒有電力與照明設備,為設電力相關工程,供冰冷高山上的電力,仁波切極為艱辛,四處奔波,此外還要維持佛學院喇嘛們的學習與生活,若沒有宿世的弘願與福德,如何扛得起如此龐大的佛法大業呢?

 

毗盧遮那轉世的莫劄法王與玉劄寧波轉世的希熱將參

 

由於仁波切深厚的宿慧與修持的福德,當噶陀寺黃金法台第83代教主莫劄法王(毗盧遮那轉世)視察寺分部各地寺廟時,特到昌列寺傳授噶陀不共獨門教法,全套灌頂及口傳伏藏大師登督多吉和龍薩甯玻二師尊之<伏藏寶典>,法會圓滿當天,莫劄法王當眾認證仁波切是蓮師二十五大王臣弟子之一嘉絨大譯師嘉莫 玉劄寧波轉世為噶陀寺祖師旦巴德協三大聞法頓悟弟子之一希熱將參的轉世活佛,並授與法名:顏班 希熱將參,其後授與傳承之法帽、法衣、法器、法藥、多項法物及親筆認證之絲綢手卷,以為授記。

 

爾後多年,仁波切人雖在海外,但卻不斷護持噶陀金剛寺吉祥銅色宮的重建工程,並大力扶助噶陀寺和主要閉關中心的建立與修行者的資糧,同時,透過信件,仁波切在莫劄法王的指示下,在臺灣成立了中華民國噶陀十方尊勝佛學會,正式將噶陀法脈引入臺灣,並於八十六年五月,噶陀第八十四代教主洛噶仁波切來台時,大力協助弘揚噶陀教法,仁波切種種行誼及以流利的國語弘法的深厚教化與對佛法廣弘扶植的建樹,真正表現了出生于嘉絨藏區噶陀派一大佛爺的風範!

 

1998年,仁波切還鄉時,嘉絨地區遠近大小村莊,聞其返鄉消息,紛紛放下手上工作,鄉人們扶老攜幼,不辭路遠前來參加百年難得的大會供及法會,為數共有上萬人,遠近來的信眾,沿路手捧白色哈達恭迎,而排隊等候加持的人絡繹不絕,甚至有人連夜趕來,徹晚跪在門口,虔誠地等待加持,在偏遠能見到如此情景是很稀有的。在仁波切主持的七日七夜大法會時,盛況空前,天空彩虹橫亙數日不滅,無數信眾親見此勝景,皆極為讚歎稱奇!

 

1999年,在噶陀萬僧大法會上,噶陀黃金法台莫劄法王,雄冏仁波切及84代教主洛噶法王,將噶陀傳承第85代教主重位授予嘎瑪仁波切。此後8年間,年輕的的嘎瑪仁波切一直與莫劄仁波切、洛噶仁波切等眾多大德一起,帶領無數弟子為重振噶陀門風而艱苦努力。

 

2007年,嘎瑪仁波切開始以全副精力打造嘉絨首座佛學院——昌列寺聞思講修院。老上師土登曲吉紮巴仁波切曾經預言授記,不久的將來,昌列寺將成為一座學僧超過2000人的超大型佛學院,正教的法幢將在這里加被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求法眾生。

 

 

上師嘎瑪仁波切長壽祈請文

 

願吉祥!

語自在尊文殊童威力,

聞思修之智慧超絕倫,

豎立正教法幢妙無等,

足蓮永固祈願事業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