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  岳飛  

   
      諺語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兩句話很有道理,而且是事實。

  一九五三年,我初接觸佛法時,好友葉會西先生看到我研究佛學,有一天 他來告訴我,他有位同鄉對佛學有很深的造詣,問我願不願意認識他,可以向他請教。我很樂意,於是他就為我介紹認識朱鏡宙老居士。

  老居士當時已經七十歲,我才二十六歲,他把我當作小朋友看待。他創辦“臺灣印經處”,當時臺灣的經書非常缺乏,全省印經、流通佛書只有三家。在臺北就是老居士辦的印經處不定期出書,台中有瑞成書局,和台南的慶芳書局。佛書的種類、數量都很少,所以經書相當不容易得到。 朱老居士對我非常愛護,凡是臺灣印經處出版的書,他都送給我一本。我對他非常感謝,也常向他請教。以後我辭去工作,老居士為我介紹認識懺雲法師與李炳南老居士。這是我學佛的一段很深的因緣。

  老居士常跟我們講因果報應的故事,而這些故事都是真實的,是他自己親身經歷的。他是學財經的(財政經濟),抗戰期間曾經任職西康的稅務主管,抗戰勝利後曾任浙江財政廳長,是一位德學俱優的長者。 他告訴我,一九三一年他在一家銀行任經理,通常閒暇時,總有幾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陰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陰曹地府上班的。他說,這是真的,一點也不假!他的職位並不高,好像是負責傳遞公文,替蘇州都城隍當差。在世間,蘇州是個縣,上海是特別市;但是在陰間,蘇州城隍稱為“都城隍”,好像省長(省主席)一樣,而上海的城隍只是個縣官,歸蘇州都城堭管轄。我們講的城隍還有分大小,都城隍管轄一個省。

  他說,有一天上海城隍廟送來一批“生死簿”,呈報蘇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開來看看是那些人,結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個字的。第二天他和朱老聊天閒談時,就把這件事說出來;當時每個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國人的名字最多四個字(複姓的),但是也不可能這麼多,還有五、六個字的,他們怎麼想也想不通。

  三個月之後,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發動戰爭,我國軍民奮勇抵抗。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戰役中的死亡名冊。從這裡就曉得“生死有命”,即使戰爭陣亡的人,三個月前,名冊已經送到蘇州都城隍那裡了。這就說明一般認為戰爭中橫死的,其實也是命中註定的;死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皆是註定的,確實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命裡不該死的,槍林彈雨之中也沒事;命裡該死的,甚至於流彈也會把他打死。這些都是事實。

  岳飛在鬼道當鬼王

  朱老居士又講了一樁事,發生於清朝末年(一九一一年初)。當時他住在家鄉(浙江溫州),鄰村有一位舉人,是個獨生子,家境也不錯,所以中舉之後他沒有作官,在家中侍奉父母。此人很孝順,地方上對他都很尊敬。

  有一天他午睡時,忽然有人喊門,他就起來了(實際上他是作夢,但是夢中境界太清楚了,不像一般作夢迷迷糊糊地,與真實的境界完全一樣)。當他開門之後,看到兩位差人牽著馬,手中拿著一封信,問他此地有沒有這個人。他一看信封上是自己的名字,便說,這就是我!當差的一聽很高興,說我們大將軍請你去談談。他一想不對,自己一生與官場沒有交往,尤其與武官更沒有往來,於是他說是不是搞錯了,也許是同名同姓的。這兩位差役不由分說,既然名字沒錯,你就跟我們去一趟,於是拉拉扯扯請他上馬,他也無法拒絕。

  上馬之後,他感覺馬不是在地上跑,像在空中飛行。不多久到了一個地方,有很多人在那裡交頭接耳,好像在討論什麼,似乎是很重要的大事;於是他向旁邊的人打聽大將軍是誰,人家告訴他說是岳飛。他一聽,覺得不好了,岳飛是宋朝人,他找我,我豈不是死了?他非常恐懼,說這不行,我家裡父母年歲已大,太太還年輕,孩子年紀很小,我決不能死!不久岳飛升殿,見到他很歡喜,慕名已久,知道他是孝子,道德、文章都很好,特別聘請他入幕府,擔任幕僚工作。岳飛是國人敬仰的民族英雄,他此時確是受寵若驚。他向岳飛報告說,家中尚有老小,不能離開。岳飛說,我不是現在就要你來,我們正在籌畫北伐金兵,大約六個月後才徵召你,目前你還可以回去處理後事。他是個讀書人,想想人終歸一死,若死後能追隨民族英雄岳飛也很不錯,所以就答應了。再由帶他來的兩個小鬼送他回家,他就夢醒了!於是他告訴父母家人,說什麼時候要死。他的父親一聽,說他年紀輕輕怎麼說鬼話?他說不是的,這個夢不是普通的夢,境界跟真的完全一樣,不能把它當作一般的夢境看待,因此就準備辦後事。

  半年之後,約定的期限到了,他就跟父親講自己要走了。此事傳遍鄉里,朱居士也聽說了,感到很好奇,這位年輕的舉人,又沒生病,看他怎麼走法。走的那一天,很多親戚朋友都到他家,他也接待賓客,跟大家辭行。時候將至,他躺在床上,他的父親很不高興的在房裡罵,“我只有這一個兒子,你走了,我孤苦零丁,還有妻子兒女如之奈何……”。時候到了,他就跟父親講,接我的人來了(其他人看不見),他們已經在門口了。最後他勸父親,人終歸一死,而我死後,你們知道我追隨岳大將軍,也是難得的事;並且這種事也得罪不得,如果敬酒不吃,吃罰酒,更沒有意思,不如讓我走好了。最後,他父親歎了口氣說,好吧,你走吧!這句話才說完,他就斷氣了,也就是他父親同意,他就走了。

  這樁事大約過了半年,武昌起義(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革命軍推翻滿清。朱老和他們才曉得世間還沒打仗,半年前,鬼道已經先發動北伐金人;金人就是滿清。這樁事是他親眼見到的,好好的人,一點事也沒有,說走就走,證明確實有鬼道。朱老居士以後學佛才曉得岳飛還在鬼道當鬼王,由於他一念嗔心未斷,雖然盡忠報國,還落到鬼道作鬼王。所以,學佛之後就曉得因果可畏,不能生天,不能脫離六道輪回,去作鬼王了。

  章太炎是東嶽大帝的判官

  朱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國初年的國學大師,在文壇上很負盛名。那時袁世凱當權,他的岳丈因為得罪袁世凱而入獄。怎麼得罪的?他說袁世凱不值得我罵,就是不肯罵袁世凱;這話傳到袁世凱耳裡,袁世凱很生氣,就把章太炎關進監牢裡。總也沒有什麼大罪名,於是關了一個多月便放出來。

  出獄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覺,夢見兩個小鬼抬著一頂轎子,說東嶽大帝請他,他就上了轎。這兩個小鬼像飛行一樣,沒多久就到了東嶽大帝那兒。

  中國大陸有五嶽,東嶽管五個省(江蘇的都城隍只管一個省),可見這是大鬼王。東嶽大帝聘請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現在的秘書長。但是他是活人,於是請他晚上上班,天亮時就送他回來。每天都去上班,所以他知道很多陰曹地府的事,沒事就跟朋友們聊天,談談昨天晚上辦了些什麼事。他說中國、外國都有陰間,但是陰間的言語相通,沒有隔閡,生活狀況跟人間差不多。但是不見陽光,天永遠是灰濛濛的,好像永遠是陰天濃霧的樣子。

  他當東嶽大帝的判官,地位很高,有待遇,也有飲食,但沒有用處;因為他是活人。有一次他忽然想到,地獄裡的炮烙刑法太殘忍,可不可以廢除?東嶽大帝聽了笑笑,就叫兩個小鬼帶他到刑場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給他看,他卻看不到。他是學佛的,於是恍然大悟,地獄乃貪嗔變化所現,就如《地藏經》所說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薩,即使地獄在你面前也見不到。他才曉得這不是人力所能為的,不是殘忍不殘忍的問題,而是由自己業力變現出來的,閰羅王也無可奈何。一個多月以後,他用黃紙寫一份辭呈,然後把它燒掉,果然從此以後那兩個小鬼不再來接他了。

  雖然朱老的老岳丈信佛,學佛也很有成就,作判官這樁事,他知道得很詳細,但是那時他的信心生不起來,好像聽故事一樣,並不以為然。

  老居士講自己學佛的因緣是在抗戰期間,就是他主管西康四川兩省稅務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他跟幾個朋友打麻將,夜很深了才散去,大約是夜晚一、兩點鐘,回家要走一段好幾裡長的路。抗戰期間,馬路上很遠才有一盞路燈,而且燈泡大概只有二十燭光,不像現在這麼明亮。走在他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女子,他也沒在意,他們走了相當長的時間,忽然之間他想起,深更半夜怎麼會有單身女子走在路上。這麼一想,立刻寒毛直豎,一身冷汗,仔細一看前面這個人,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嚇死他了!這決不是幻覺,因為他們一同走了很長的時間,決不是眼花。因為是自己親眼見到、親身經歷的,從此才相信佛教。過去聽到那麼多事,他還不以為然;這一次嚇得一身冷汗,才回頭看看佛書,才進入佛門。

  朱老居士學佛的因緣說明,佛經裡講的六道鬼神之事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就跟《地藏經》上講的一樣。這些事在筆記小說裡記載很多,而他為我們說出親身經歷,親眼所見的事實,啟發我們學佛的信心。老居士對我一直非常關懷,他往生十一年了;我們若能記住老人家往年的一席話,也算是對老居士的永遠懷念。
 
六道輪迴.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