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師01.jpg

 

謝清 整理、提問

 

問:請問法師,你可否談談一些有關 弘一大師的事?

 

答:記得有一次,我在南普陀時一連接到 弘一大師家屬寄來的信。我將它轉給大師,但大師卻一連幾次原封不動的吩咐我將它退回去。其中有一封,因為如此的去去來來 一共回郵了五六次,以致信件因郵遞而導致信件破損。

 

我便斗膽貿然的取出信箋,發現該信原來是大師的一個在家兒子寫來的,要求大師替他的兒子取個名字。現在我一時也想不起,那是大師的大兒子或是二兒子寄來的。

信中再三要求大師為他的孫子取個名。信中又說,大師雖然是出家人,但那嬰兒,依然是他的後代,因此一定要大師為該孩子取個名。

 

弘一大師自我手中取信閱後,靜靜的坐了很久,才說:「唉,我是出家人,世俗的事,我也管不了許多了。」

我聽了,便問大師,到底什麼事。大師便把信中的情由說給我聽。我聽了,也在旁助口請大師為那孩子取名。

 

大師閉目坐了許久,才取了一張小小的紙條,寫了「祖德」兩個字,叫我將它寄回去。

事後他解說道:他本來是沒有後代的,自己本來是對不起自己的祖宗。既然現在有一個孩子出世,那是祖上積德的原故。因此名曰:「祖德」。這件事,知道的人相信不多。

 

另一件事,亦值一提。

有一回,大師用香烙體,烙得滿身香痕,加上夏天炎熱,因此烙傷之處就發炎起來。經過好幾名醫生治療,都不好。

後來,有人介紹黃丙丁博士給他治療。這個醫生對大師素來十分尊敬。他利用電療法去醫理大師此後傷就日漸好轉。

因大師身體不大好,因此每次出門都得僱人力車。有一天,車子到了澳子嶺,那是靠近南普陀的一個山丘。通常大師一到了上山的時候,就下車,讓車夫拉空車上坡,減少車夫的辛苦,到了下山時再坐上去。

 

那一天,那車夫索價大概是高了一點吧,大師就吩咐那個隨行的照價付還。因大師向來持律甚嚴,身不帶金錢,因此車資多由隨行的人帶著。問題是出在那個隨行的人身上。他見到車夫索價略高,就和車夫爭執起來。

 

而大師是貧富不分,一視同仁的。他聽見隨行者與車夫的爭吵,很是不愉快,一直勸隨行的人照車夫的索價還他。我記不起到底隨行者有否照價還車夫。

 

不過,弘一大師乘那車子一到寺門,就立刻入寺將禪門關緊,說他要斷食。當時,高文顯居士來告訴我,說大師突然斷食,送飯去做也不食了。我聽了,便和寺中的傳貫法師商量,決定要勸服大師不要斷食。

 

因為斷食是一種很嚴重的行動。我們兩人,去到他的房門,一直叫門,他都不開。一直到晚上,他才開門。

晚上開門對他的斷食是全無影響,因他是過午不食的。我們一見他開門,就趕緊叫那個有問題的隨行者入房和大師懺悔。我亦順口問大師:為什麼事大師要斷食?

弘一大師回答說:「唉!你不曉得,我們出家人一發了脾氣,如沒有斷食,把動怒的心壓制下來,就會墮入惡趣」。

 

他說時神情慎重,莊穆非常。他是持律出名的,像他這種嚴於律己的行動,我們普通人相信很難辦得到。

 

問:當時法師您多大?

 

答:大概是二十歲左右。現在我也不能正確的說出。不過這件事可以作為弘一大師持律的一個例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