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囊派第47代法王 阿旺吉美多吉01.jpg

 

六界生極滑利風,六支道引中觀界

六佛證得同蕊果,六道依怙無畏師

 

如是演說著大金剛持,如同遍主法輪怙主無別者,大覺囊巴主寺---大藏寶座之主人,無上怙主殊勝化身 吉美多吉法王之略傳。

 

初在清涼雪域多麥地區的中心,於十六勝生甲申木猴年(西元一九四四年),下阿壩地區有父益瓊與母央基之子,有許多端相伴及降生於婆娑世界。師年幼是有其叔賽活佛阿旺根噶彭措認定為藏瓦活佛轉世,還有夏炎喇嘛丹巴達吉與紅土喇嘛阿果巴等受記並反復教言,認定確鑿無誤。幼時在阿壩縣賽格寺舉行坐床儀式,卓格寺舉行慶坐典禮。雖有許多覺囊寺院認定並希望挽留當地寺院修行利益眾生,但其叔根據祖師的授記和今後藏哇活佛的廣大利生事業,毅然把師帶到藏哇大藏寺。師在幼年聰慧超眾,習誦經論及儀規不經苦行功用無勤而通曉。然後依止大藏寺金剛上師,覺囊第四十四代時輪金剛法王阿旺貢秋達吉為根本上師,並在阿旺貢秋達吉座前,修習覺囊傳承之五加行與時輪金剛的生圓次第---六支瑜珈。修行的祥境具如《時輪金剛根本續》所言,法義功德相繼生起圓滿,各種顏色的明點雖需多,但需保密,故不多述。

 

師八歲即繼任藏哇寺寺主寶座,在這時藏哇賽活佛因知自己世緣已盡,將藏哇寺的威德事業護法—大遍入熱呼啦護法神,手把手的付囑給師,並授記道:不久,世局將有變故,你要回到阿壩,將來你還要到這裡主持寺院以及覺囊教法。賽活佛圓寂,師安坐寶座舉行超薦法會。其後並應信眾之請,超度上,下壤塘的諸之靈死者兩年。因藏區土改等世變,師根據根本上師阿旺貢秋達吉的授記教言:你現在要回到阿壩,等以後世局平穩後,你還要回到藏哇寺主持教法。去阿壩邊放山羊邊在山洞與樹洞等無定的山上持戒修行。在賽寺金剛上師喇嘛吐基華、孜郎金剛上師喇嘛克桑、卓格羅珠南甲、篤紮喇嘛,卡爾活佛西拉等前灌頂、傳承、口訣無量。在賽喇嘛吐基華座前求受圓滿具足戒。並依止十一面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喇嘛克桑為根本上師,修學所有的灌頂傳承教授。成為喇嘛克桑的幾個心子之一!

 

宗教開放後,壤塘藏哇寺的金剛上師雲丹桑布法王根據祖師的授記以及僧俗地方頭人的勸請,兩次派人來到阿壩孜朗寺的山洞(瑪姬拉尊修西斷法的洞穴)裡,迎請吉美多吉活佛去藏哇寺主持佛法傳承。吉美多吉應三個上師的授記(貢秋達吉法王,賽活佛以及喇嘛克桑)需要去壤塘藏哇寺。這裡尤為需要提及的是喇嘛克桑的授記:等將來的宗教環境好轉後,你要回到藏哇寺去主持教法和寺院,你要去協助雲丹桑布恢復大覺囊巴的教法弘揚。雲丹桑布法王第三次親自帶著哈達來到孜朗寺山洞,兩位尊者見面相互致意,雲丹桑布法王再三的勸請吉美多吉活佛根據祖師授記去主持藏哇大藏寺,擔任藏哇寺的閉關傳承金剛上師。吉美多吉活佛恭敬雲丹桑布法王說:“您的功德和修為如同我的父親一樣,您是我的上師,我會作好您吩咐的事情!”

 

吉美多吉活佛回到壤塘藏哇寺後,協助雲丹桑布法王恢復寺院,建造以佛像為主的三寶依怙,修造大小佛像與集鍋等做了廣大的事業。雲丹桑布法王,喇嘛噶爾丹根據祖師的授記以及僧俗悅眾邀請,勸請吉美多吉活佛做大藏寺金剛上師,並具體傳承教授時輪金剛六支瑜珈的傳統三年閉關引導。吉美多吉活佛捐了大量資金,奠基重建了大藏寢室大殿(即現在的護法殿和閉關禪修房)。吉美多吉活佛負責三個六支瑜伽班級兩三百僧眾的閉關傳法指導,還要應請其他不同理論班的請求,定期舉行灌頂傳法傳承。使教法不間斷的延續下去。

 

雲丹桑布法王一九九八年去內地哈爾濱治病前,將法位以及覺囊歷代傳承的珍貴經書,佛像和文物移交給吉美多吉活佛。吉美多吉活佛成為當代的覺囊教法傳承人(覺囊派法王)。

 

在雲丹桑布法王在內地治病期間,吉美多吉法王為雲丹桑布法王舉行了大量念經,放生和祈請住世等等佛事活動。擔負起雲丹桑布法王不在寺院時的眾多大小事務,使僧眾安心修法、寺院和地方事務正常有序。二零零三年,雲丹桑布法王圓寂後,主持雲丹桑布法王內臟的荼毗大法會,和寺管會做出了保存雲丹桑布肉身建塔供奉的決定。

 

藏瓦阿旺活佛圓寂後,應僧俗,地方土司的勸請繼任大藏第八任寶座主、金剛上師與寺管會主任等重任,還任孜郎寺、夏炎寺、秋噶寺等金剛上師傳授灌頂,傳承口訣。

 

聖賢尊者的歷代轉世活佛法名有:1、印度聲聞阿難;2、鄔金恩紮波德;3、香巴拉法王月名;4、空行界諸行之首;5、雪域到班德益西;6、法意子香敦素郎紮;7、多羅那他法子---賢哲羅珠南甲;8、阿旺旦真南甲;9、根桑赤列南甲;10、貢秋吉美南甲;11、阿羅;12、吉美喬列南甲,第十三世有兩位活佛為阿旺所南巴丹秋立南甲與阿旺吉美多吉。

 

此中依據覺囊賢哲阿旺洛追紮巴的《覺囊派教法史》中所敘述的藏哇活佛的略傳:“藏哇”譯為來自後藏的人,因為多羅那他法王的殊勝法子—洛珠南甲法王由西藏來壤塘傳教,將覺囊正統法脈傳承的火炬在朵康地區欣旺傳播。所以此系為覺囊派正統法系。

 

覺囊派第三十代法王----洛追南傑,陽土馬年(明萬曆四十六年,1618年)生於絳曲薩熱哇爾地方,父親名叫拉達結,母親名叫秀姆巴宗。洛追南傑出生時肚臍如系有禪帶,類似奇光很多。他自幼自然通曉《三聚經》,親眼目睹彌勒佛顯現。十六歲時,根據空行母勸請,在至尊貢噶寧布(多羅那他)座削髮出家,口誦驅魔咒和吉祥偈,隨手拋擲青稞。上師賜名"洛追南傑"(意為"勝慧"),授給三種彩色綢段護身結和糖蔗等油炸麵食,命他勤奮求學。經過刻苦攻讀,他不久即成為賢哲。受沙彌戒後,他學到了六支瑜伽等多種教語。豬年(明天啟三年,1623年)四月,他在到尊仁波且貢噶寧布座前請求傳授瑜伽母灌頂,貢噶甯布把金剛鈴杵(宗教法器之一)放在他的頭上說:"對任何工作都應該精進努力,尤其不要忘記密法名。"

 

四月二十八日,至尊仁波且貢噶寧布去世,他努力為上師做禮供淨障法事。此後,他從堪布仁欽嘉措受近圓戒,聞習多種灌頂教誡。在一次念修之時,他看見了白度母如意輪正在念修,告訴他說:"你的寺院是這一座。"根據白度母如意輪的指示,他移住在猶如雜木拉的塑像(是否贍跋拉本尊?)一樣的山前的查秀蓋寺(阿壩州境內的一寺名?)。後來到壤塘寺居住,勤奮修行,開始證悟廣大智慧。在五世達賴洛桑嘉措座前,就關於時輪和中觀他空見的提問作了詳細的回答,使五世達賴感到滿意,給予了賞賜。他曾看見篤補巴顯身對他說:"你以後的事業在東方(這裡的東方指西藏以東的四川藏區。)"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堪布仁欽嘉措,堪布高興地給他傳授了"三精進金剛瑜伽。"後來,果然如吉祥依怙所授記的,不久在娘波恰達等許多康區人懇請(他前去),於是他在火雞年(清順治十四年,1657年)陰曆五月從吉普出發,途中在秀卡謁見了至尊成勒旺姆,祈請消除障礙和給予保佑,至尊成勒旺姆立即賜與了教誡,並說:"三年後定能興旺。"他在途中還禮供了覺囊寺十萬大佛塔和寺院其他的佛像塔等,徵兆都很好。然後他繼續上路,中途與蒙古族永謝布部建立了法緣關係。他於陰曆八月抵達壤塘寺,受到了洛卡哇·嘉哇僧格等人的盛情接待。

 

從土狗年(清順治十八年,1658年)開始,他為各類徒眾講授時輪灌頂,為五十餘人剃度出家或授與近圓戒,舉行了寶帳怙主禳解行儀行,親眼見到了怙主。在抛灑真言芥子時,對有罪過之人出現了雷擊等應驗。他年復一年地傳授教法,修行密法,建立佛塔。

 

羊年(清康熙六年,1667年),他舉行紮迦達朵瑪回遮儀式時,真言芥子頂端出火,氣勢很大。他向多(即杜柯河地區)、則(則曲河流域)、瑪(瑪柯河流域)三個地區的信仰者講授了《金剛曼》等灌頂教誡。有一次,應察科部落首領桑傑奔木的邀請,去講授了許多灌頂傳承、開許法等。在傳授六臂怙主開許法時,清楚地見到怙王顯現,他臨返回壤塘寺時,供施雙方難分難舍,他留下弟子囊索娘波囊贊等在察科河地區護持事業。

 

這樣,洛南傑在康區居住了十二年,做了許多有利於化法眾生的大事,最後沒有答應賽溫成勒娘波等人的挽留,決定去西藏。猴年(康熙七年,1668年)陰曆四月上弦日(上半月)從壤塘寺起程,途經蒙古地區時受到了盛情招待,看見了蓋紮巴拉(本尊名)的身形,說:"再不會有違礙。"供祭塘拉山神(即塘古拉山)後非常高興。他於十一月抵達拉薩,禮供祈願後,到達丹丹曲林寺向聚會的上師發放了齋僧茶。在閉關靜修期間,為周蓋更噶巴桑(四川阿壩人)等數名求學者講授各自希求之教法。之後,他禮供了周卻(即更噶周卻)和至尊(多羅那他)兩位師長的靈塔,為普達寺佈施齋茶行善積德,火化了至尊(多羅那他)的遺體。他在數年內主修密法,做利益佛教和眾生之事。水豬年(清康熙二十三年,1683年)圓寂,享年六十六歲。更欽篤補巴間預言他是:"(更欽)自己母親的化身。"

 

覺囊第三十二法王,藏巴·阿旺丹增南傑,陰鐵羊年(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生於協曲巴熱哇爾瑪地方,為前兩世(指洛追南傑、阿旺成勒)的侄輩親屬,父親名叫嘉卓,母親名叫本姆布赤。八歲時,他跟從阿旺成勒學習讀誦。十歲時,從金剛持恰隆巴欽波學得金剛瑜伽全部灌頂、口訣,並按照前世的傳統進行兩次七天的閉關靜修。他說:"從此不斷出現修持的體驗。"十六歲時,在他供獻胎髮(即削髮出家)時,恰隆巴說:"要獲得前兩輩上師的功業,"給他起名為"阿旺南傑",以彭措達爾結為堪布授出家戒,以阿旺洛追為規範授圓近戒。

 

從十六歲開始到二十歲,他閉關靜修金剛、大威德、毗盧遮那(大日如來)等多種本尊的念修,從軌范師阿旺洛追學習《修法百門》的開許法;從班禪洛桑益希(第五世班禪)學習《修行法海》灌頂;從法王貢桑旺波受學六支瑜伽口訣、修身及脈、明點、七教授,以及三十五部了義經論為主的一切經典教理,猶如盛滿寶珠之瓶,掌握了全部內容。此後,他奉恰隆巴之命,舉行本尊、護法酬補儀式,瞭解了格魯派教理。後來因蒙古親王派人來迎請,他於木馬年(1714年)四月上半月二十四歲時作為前輩的隨從來到蒙古族地區,以前輩的侍從的身份長期居住,受到了施主們的敬仰,瞭解了當地的儀軌習俗、念誦法,學會了蒙古語。他因當地人的懇請以各種方式講授前輩所說的教法。此後不久,察科囊索和壤塘寺法王嘉哇倫珠紮巴(曲傑寺第四輩活佛)商議後派遣使者前來說:"最好是藏巴上師本人前來,實在不行也要請侄子溫波前來。"由於前輩不能前去溫波自己啟程前去動身時前輩給他的名字增加為"阿旺丹增南傑",一切施主都贈送了所需的物品。當他們行至白鹽海時,前輩說:"三年年一定要回到衛藏來。"從此他們分路,前輩返回了衛藏,藏巴可旺丹增南傑主僕經過康區東柯逐漸東行,抵達冬格克噶爾(青海果洛州一地名)時,年波玉則山神等來迎接.他對眾弟子說:"地方神祗們高興地迎接我們來了。"他在那裡為藏巴的喇嘛傳承弟子們向山神託付經常輔佐和作同路朋友的事業,明顯地獲得山神允諾。他從此繼續前行,來到瑪拉第穆(青海果洛州一地名)時,以頓木雜喇嘛更噶紮西和阿什穹首領丹增為首的貴賤人等恭敬迎接,盛宴招待。他在那裡居住了十五日,講授了《大威德》和長壽儀軌等灌頂傳承、開許法,解釋因果法,使在家俗人進入信仰之門,棄惡從善。頓木雜上師獻了紮噶爾廓寺,他為該寺取名為"瑪多阿尋珠林"(意為"瑪多密法講修洲")。首領丹增把在阿什穹陽坡(河以北的地區)所轄的僧俗和孜噶達孜則以上的寺院部落所屬的僧谷信徒作為僧源奉獻給他,他知道這是地方神祗助獻順緣之相。他把手放在首領丹增的頭上,把"阿什穹"部落更名為"曲窘"(護法),並且祈願供施雙方以後的善業資糧增盛,為此祝贊吉祥,做了修持覺囊派法承會使施主善樂之授記。他說:"在此雅格的後山的形狀,如象一個白色的人穿著白色緞子披風騎在白犛牛上,這比世間神中的主尊還大,因而應命名為'域拉紮西噶爾宗'(意為"地方神吉祥白聚。)"這天是大威德灌頂的時間,從帕格水泉中出現了一位白色婦女向他奉獻一塊珠寶。他說:"那位婦女似乎是龍米袞噶波(意為"白色怙主"),因此這水泉應叫'噶莫帕'(意為"白色降臨"),此村子應叫'亞爾堂',以作為緣起。"而後,他逐漸來到壤塘,在夢中出現了一切地方神祗完成順緣之相和利益佛教眾生以及樹立修行勝幢之相。

 

  陰火雞年(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陰曆九月,由吉祥壤塘寺各大活佛和僧俗部落群眾迎接他到寺中,曲傑郭嘉嘉哇·倫珠紮巴說:"您能前來,顯示的恩德很大,(對您的)慈悲也不能小,獻上我的臥室作您居住處,我自己可以修座新居室。"他即被委任為上師。

 

第二年四月三日,他開始傳授佛法,為壤塘寺活佛諾爾布等人講授了為期三個多月的時輪圓滿大灌頂和《修法百門》等甚深佛語。

 

豬年(康熙五十八年,1718年)十月,他在察科薩拉寺上師益希嘉措座前聞習了以前從未聽聞過的《修法寶生如來》灌頂傳承,求授了智慧本尊修行法,回講了益希嘉措未聽聞過的教法,前後在這裡主持講聞法苑兩三個月。返回壤塘寺後,為曲傑倫珠紮巴等人講授《修法寶生如來》和灌頂、經義。應阿科(四川阿壩州阿壩縣境內地方名)色喇拉旺堅贊等上下阿科地區使者的邀請,于水兔年(雍正元年,1723年)一月一日的蒞臨阿科為瑪涅塔爾麼寺以上和多爾夏孜朗以下的一切貴賤信徒講授了各自所希望的灌頂傳承、口訣、開許法,給予加持,把獻給他的眾多酬金作為公共基金全部分發給了他們各自的寺院後,回到壤塘寺。

 

兔年十月,他應察科囊索的邀請蒞臨嘉薩南木達寺,根據每個人的希求講授了灌頂傳承、口訣,當時他依止囊索的增上緣跟從克增雲丹倫珠聞習金剛曼圓滿灌頂。他蒞臨達庫勒向紮倉的僧眾講授各人所希求的教法,從此回到壤塘寺,為來自各地方寺院的僧人講授六支瑜伽大教授和多種其他灌頂傳承、教理,使每個人生起了與解說量相順應的證悟,據說與更欽篤補巴時期的情況一樣。他曾三次派人把所得的財物送往衛藏地區,修繕了馬多阿雪珠林寺(即阿什穹嘉貢巴寺),繪製了壤塘寺續部經堂(原注:現在的時輪信誓佛殿)的壁畫,製作了無量光佛綢緞像,由二十五位軌范師按各續部的方式開光,得到了從西面有紅光沒入像中等將具緣人眾導向大樂之吉兆,繪製完成了護法殿壁畫、本尊護法肖像、裝藏的經咒文,用銀汁書了《甘珠爾》,修繕了嘉卡彭措宗所屬的多尊佛像塔。其間,金字政教共主們(指得到皇帝賜封的高僧)商議派使者前來邀請,他於木蛇年(雍正三年,1725年)十月蒞臨色·嘉木達寺向全寺僧人講授六支瑜伽等各人所希求之法,為每個人作了與證悟相順應的介紹。從嘉木達寺回到壤塘寺後,於鐵狗年(雍正八年,1730年)五月上弦日,根據法王郭嘉嘉哇的指示為很多僧人講授了為期三個月的金剛圓滿灌頂、六支瑜伽教授,以及其他灌頂傳承教理,把所得的酬金作為順緣,修建了內外有十六根柱子面積的佛殿(原注:彌勒前殿)。此外,又遵照囊索的懇請,九月去到嘉薩南木達寺為上千名僧人講授了為期兩月的各人所希求的六支瑜伽等法。蒞臨紮西崗寺為僧眾講授甚深教語,向壤塘寺法王倫珠紮巴請假去西藏未予批准,但他仍準備啟程,來到莊園拉姆達塘,諸護法未予放行。此後,他在壤塘寺上經堂舉行時輪修供儀式,大家都看到瓶水沸騰等奇異征相。這之後他被邀請到果洛講授六支瑜伽教法;為拉爾雅寺上師貢噶仁青等人講授灌頂傳承等許多教法。水鼠年(雍正十年,1732年)四月,他返回壤塘寺。這期間,彭措宗嘉前後三次派人來請,他于婁宿月(藏曆九月)抵達彭措宗嘉為在此之前久患疾病以各種經懺未能治好而去世的完德加王辦理喪事,其子次旺紮嘉嗣位,按其意願傳授了嗣位灌頂,次旺紮嘉把薩熱寺(薩拉寺)及其田地和此王所管轄的寺院紮倉全部獻給藏巴活佛,作為僧源,作了以後定時來的教語諾言。他回到自己的住處壤塘寺後,為聚集在這裡的各地僧人講授為期三個月的《修法百門》灌頂傳承、教理。

 

木虎年(雍正十二年,1734年),法王次旺紮嘉為舉行護佑儀軌,遣使者前來邀請,他前去修行了數日大威德鐵城朵瑪,放咒時真言芥子頂端噴火,粉碎了敵方之山,各種奇相顯現,使法王及其侍從敬心大增。舉行大威德金剛、長壽儀軌灌頂和長壽灌頂千供時,作了長壽灌頂偈獻給次旺紮嘉王,出現了平息違緣的吉兆,法王次旺紮嘉再三尊他為上師。他返回壤塘寺後,根據薩拉哇指示,於木兔年(雍正十三年,1735年)去薩拉寺講經,然後返回,火龍年(1736年)從壤塘寺被迎請到阿科地區講授《修法寶生如來》等教法,為期四個月。

 

火蛇年(乾隆二年,1737年),他在壤塘寺臥室念誦咒語,如儀修習,很好地完成了以前修立身、語、意三所依時沒有完成的工作。在進行相順灌頂、口決、傳承之心的教授期間,果洛、瓦述兩族發生械鬥糾紛,都希望有人調解說合,他雖然公正判明彼此真偽,但是由於瓦述南傑紮西的心為魔鬼罪惡所鼓動,以壞心對他進毒,大師雖然知道他的情況,但是想到自己在這裡的教化事業即將結束,應前去他界,故作出完成惡人心願之狀,飲下毒藥,示現病狀。在臥室中,大師為弟子講業果法。弟子中最著名的要推克增達結和普爾雜群佩,他把法位傳給這兩個人,將教法全部託付給他倆。土馬年(乾隆三年,1738年)逝往法界,享年四十八歲。他為壤塘寺第二輩藏巴活佛。

 

覺囊第三十四法王,第三輩藏巴活佛貢桑成勒南傑以前在至尊多羅那他向洛追南傑傳戒時,授給白、黃、藍三色護身結,顯示了以後的轉世中有三時怙主化身出現的百種方便,符合這一緣起的被列入"三輩喇嘛"之列的貢桑成勒南傑。他伴諸異民兆降生於嘉絨哇郭秀地方,自幼學習教法,尤其跟從阿旺克增達結等多名前輩大德聞習本派灌頂傳承、口訣等甚深圓滿法,勤修獲得證悟。他曾去衛藏地區從學于噶瑪巴等大德,返回壤塘寺後執掌藏巴寢宮的法座(即住持藏巴寺),為瑪多阿雪珠林寺、色嘉達寺以及阿壩(指阿壩縣地區)、拉爾雅、嘉卡紮西嶺以上的若如雲集的僧人講經,利益佛教眾生。其生平事蹟詳見他的傳記,於此不再贅述。

 

 

覺囊第三十六法王,第四輩藏巴活佛貢卻久邁南傑,出生于果洛葉達地區,從小安立于藏巴寺法座。他從拉采上師堅贊和溫·倫珠嘉措學習時輪法,在覺囊吉普從包拉哇活佛聞習妮格法,從多位上師遍習時輪灌頂傳承、口訣,以聞思修善證。關於他利益教法和眾生的事蹟詳見其傳記。

 

藏瓦活佛系統以第三十代法王“賢哲羅珠南甲”為第一世,現師吉美多吉法王為第八任藏瓦活佛。師的修證與神通因遍知無量,故文字不多述。

 

水羊年西元2003年,師年紀60歲前略傳終

 

覺囊派第47代法王 阿旺吉美多吉02.jpg

《常住祈請文 無死永在》

 法王吉美多吉長久駐世祈請文

 

嗡梭瓦薩帝(吉祥如意)

 稀有四身無畏勝妙山,

不死長壽吉祥高大之,

 長壽本尊眾等善妙力,

 祈願吉祥善逝常住世。

 密主神變惟一油燈中,

 如已受用支分之僧衣,

 陳設正法甘露戲宴之,

 祈願吉祥上師常住世。

 福德乳海之中勝出生,

 佛教大海密藏持有主,

 激起大浪而得牟尼寶,

 祈願吉祥上師常住世。

 無畏諦語正法本音歌,

 哼唱即展如來海會之,

 深道金剛精髓平坦貌,

 祈願吉祥上師常住世。

 灌頂口傳訣竅甘露泉,

 澆灌有緣弟子如意樹,

 一切希求來源至尊師,

 願彼身壽不動住百劫。

 願彼教授統禦法吉祥,

 執掌無畏法教諸善士,

 三密不動堅固如金剛,

 事業日光廣闊遍十方。

 

此《常住祈請文 無死永在》,是由阿旺貢嘎堅贊(語仔仔慶喜勝幢)所促請,阿旺俄智華(語自在成就吉祥)所著。令一切尊勝。


 

轉載於覺囊派官方網站: 覺囊之光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