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師05.jpg

 

謝清 整理、提問

 

 

問:在 弘一大師圓寂的那段時日,法師你曾在 大師的左右,你可否談談當時的情形呢?

 

答:記得在九月初一那夜,在水陸寺我是那裡的代理主持。

那夜,夜靜得很。四處啞然無聲。空中突然飄來一陣陣清香,當時我是當家的,當然要出來看個究竟。

我起來巡視全寺,見全寺的人都睡著了,香爐上亦無香火在燃。那麼,那陣清香又從何處來呢?這事一直到今都無法解說。

 

翌日,妙蓮法師來告訴我,說 大法師身體病狀嚴重,我就向他說,我們應該勸 弘一大師看醫生才是。大師自己卻說不要。結果,大師就在初四晚圓寂。

 

他一圓寂,我立刻走到他的窗口望進去,見一切都和他生前一般,窗明幾淨一塵不染。

 

在 弘一大師年譜中的那張大師圓寂的照片是我叫人安排與他拍的。拍像時,他已圓寂了四日。當時因攝影術不太高明,我還得請人把 大師房間的一面板牆拆掉,叫六七個人細心的將他連人帶床仔細的抬出戶外拍像,當時拍像非要在陽光下進行不可。

 

問:對了,法師替 弘一大師帶甘草去的日子是那一天?

 

答:那是廿九日吧。

 

問:到了初一晚你就聞到陣陣清香?

 

答:嘿,是的。初三那日,妙蓮法師來告訴我,說大師病情嚴重。當時我自己的身體也不大好,但還是跟 妙蓮法師去看他。看到 大師時,他尚未涅槃。我也不敢驚動他,也不能為他做什麼事。只有依照他前些時所訂下的遺囑上的事,一樣一樣去做。做完了,回頭再去他的房間,同他瞌了三個頭。

 

問:大師真正的圓寂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答:初三晚上。因當晚有 妙蓮法師在他身旁為他唸佛。他就在唸佛聲中涅槃的。

 

問:那麼關於大師的喪事呢?

 

答:關於 弘一大師的喪事,我們都依照他的意思去做,全部的花費由大開元寺支出,不夠的就由我們去典當付足。一分錢也沒從外頭取得。當時我們還為他印了一本紀念刊。

 

由於當時還是戰爭時期,敵機很多,因此,在火化的那晚我們也不敢驚動外人。我有一個師兄 廣悔法師他在院中接了幾盞燈,供唸佛之用。當時參加儀式的人約有一二百人,全部都是寺中的出家人。

 

大師的遺體自他圓寂後,我們都沒動過他。從圓寂到封棺的五天內,他的像貌還和常人一般的顏色。

 

他火化所花的時間很少,不上一點鐘,入火不上四五十分鐘,突然火化爐中傳來碰的一聲響,只見爐火火花四射,燦爛非常。火化過後,遺下的舍利大大小小有七千多顆。

 

他的確是很了不起的。而他的圓寂亦是十分安祥的。火化後,我們依照他的意思,將他的骨灰一部份送給承天寺,另一部份給開元寺。當時有一位劉梅生居士來要求大師的一些骨灰,拿去杭州虎跑寺供養。

 

弘一大師在世時,他的為人是十分完整的。他的人格純正,沒有一點執著,很自然的。當年和他同享盛名的還有數位大師,可惜我都無緣見到。但我親睹 大師的圓寂,他是十分安祥的。

 

問:請問法師,關於「華枝春滿,天心月圓」的境界,你又有什麼高見?

 

答:你剛剛問他臨終時的偈語「華枝春滿,天心月圓」是以前寫好的,年月則是在臨終時由 僧睿法師用朱筆加上去的。

 

全文是:「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余何適,廓爾忘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是大師涅槃境界的描繪,不過,大師當時的那種境界是很難說的。這一種涅槃的境界是沒有辦法說出的。不過,從我在閩南和他接觸所得的經驗,他…他就是一位高僧就對了 。(法師一時似乎尋不出一個適當的字眼去形容弘一大師。因此稍頓。)

 

高山仰止。要我如何去述說他呢?要我怎樣去形容他呢?他的一舉一動,我們怎樣去學都沒法學到。大師對戒律持得十分精嚴,我們平常人要學是很難的。從剛才我所談的事件中,你也該知道他的人了。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