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藏密各位上師開示: 此經念誦一遍,其功德和效果即完全等同於念誦50萬金剛薩埵心咒加上供真金純銀37堆曼紮3萬四千次

此經是密中密,因漢地早有人在念誦(此經為 漢傳佛教 本有之經典)所以不存在灌頂和傳承問題。

此經只要念,破瓦法、拙火定、妥噶(『大圓滿法』的『頓超』)現世都可不求自得

 

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jpg

可以參閱 CBETA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 經文連結: http://www.cbeta.org/result/normal/T17/0829_001.htm

 

妙慧法師開示:

 

這部經屬於方廣類經典,什麼叫方廣,所謂方廣就是最上乘之通稱,講一乘佛道的。

我們知道《華嚴經》就是方廣類的經典,其意義弘富、博大,所以遇到方廣類經典需要比較大的福報

 

在碰到方廣類經典字句時,我們要:不驚不怖不畏

 

密宗那邊也有人宣傳這部經,說這部經:“其功德和效果即完全等同於念誦50萬金剛薩埵心咒加上供真金純銀37堆曼紮3萬四千次,此經是密中密,只要念,破瓦法、拙火定、妥噶現世都可不求自得。”

 

有人聽到這句話就驚疑,就怖畏,這都是福德資糧不夠所致。

 

因為他沒有福德接觸這種最上乘的佛說,所以在驚畏的那一瞬間,福德就減了。

我們學佛人積累福德都是一點一滴,從放生、佈施、持戒開始,好不容易積累了一點福德資糧。這一驚怖,福德就沒了。

如果再說出謗佛謗法謗經的話,那業障就非同小可。所以,我們對待方廣類經典一定要恭敬,要不驚不怖不畏。

 

有人看見《度一切諸佛智嚴經》中說,持此經,功德勝發菩提心,他就大吃一驚,開始反駁,拿什麼來反駁,拿《華嚴經》來反駁,來質疑,因為《華嚴經》已經將發菩提心的功德講得無以復加,怎麼還會……這些都不是一個有福德的修行人的行為。

 

而不驚不怖不畏,一下子就能積累很多福德。如果你今世能碰到『方廣』類經典,記住,一定要以不驚不怖不畏的心態去讀,這樣你會積累很大的福德資糧。這部經也是。

 

此經出自《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單譯經。《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漢文有四譯。

 

第一是元魏菩提流支於永平元年至天平二年間(508~535)譯出,名《無字寶篋經》,一卷,僧朗筆受。

第二是元魏佛陀扇多於元象二年(539)在鄴都譯出,名《無字寶篋經》,一卷。

第三是唐地婆訶羅於永淳二年(683)在長安西太原寺歸寧院譯出,名《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一卷。

第四是唐地婆訶羅重譯出,名《大乘遍照光明藏無字法門經》,一卷。

 

此四譯中,第二譯本闕佚。《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因是皇家下旨的官方翻譯,翻譯程式嚴格,被認為是最出類拔萃的翻譯版本,歷代受持感應也最強烈。此經的內容,敘述 佛陀在耆闍崛山,『勝思惟菩薩』請問二字之義。佛告以「永離之法」,「護持之法」和「如來覺了」之法。

 

菩薩永離之法有九種:一法應除滅,即是欲貪、瞋恚、愚癡、我執、懈怠、睡眠、染愛、疑惑、無明。

應守護之法有一種,就是己所不欲,勿勸他人。

如來覺了之法,即是無有一法是如來所覺所證,因為一切法本無有實,從因緣生;因緣也如電光,念念不住。

 

最後說持此經利益,可以生在淨土,見 阿彌陀佛及諸聖眾,也見靈山聖會。

 

 

原經文

 

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

大唐 中天竺 三藏法師 地婆訶羅 奉敕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菩薩無量百千億那由他數,皆是大智精進善巧,證無言法獲妙辯才,是處非處不相違反,善調身心具諸解脫,常遊三昧不舍大悲,慚愧為身智慧為首,多所饒益如大寶洲,了知諸法善不善相,不著文字而有言說,於真俗門洞達無礙,深明實際不住其中,善能分別而無所受,雖厭生死常護世間,周遍十方有大名稱,於真妙藏寂然宴息,雖現受身永出三界,而行諸有勉濟眾生,平等教誨志常賢善,平等憐湣心無染著,能令自他莫不清淨,成就如是無量功德。其名曰勝思惟菩薩、法震音菩薩、妙身菩薩、法輞菩薩、辯積菩薩、持地菩薩、持世菩薩、大名稱菩薩、具諸辯菩薩、千容相菩薩、功德山菩薩、蓮華眼菩薩、蓮華面菩薩、珠髻菩薩、妙音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皆如童子色相端嚴,於此眾中而為上首。

 

爾時觀自在菩薩與恒河沙等紹尊位者諸菩薩俱。殊勝見菩薩與無央數天帝釋俱。虛空藏菩薩與無量菩薩及無量四天王眾俱。大勢至菩薩與無量億梵天眾俱。遍吉祥菩薩與無量婇女俱。普賢菩薩、不空見菩薩、星宿王菩薩、離疑菩薩、息諸蓋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各與無量菩薩眾俱。其中亦有無量諸佛,自變其身作菩薩像。尊者舍利弗、摩訶目揵連、摩訶迦葉,如是等大阿羅漢,各與無量聲聞眾俱。那羅延等無量天眾,乃至恒沙國土日月諸天,威光照耀悉來佛所。至佛所已。彼天威光不能複現,猶如聚墨對閻浮金。婆樓那龍王、德叉迦龍王、阿那婆達多龍王、美音乾闥婆王、無擾濁迦樓羅王、各與無量諸眷屬俱,來入此會。十方世界如恒河沙所有菩薩,咸於本土啟請如來,與諸四眾同時到此,各持種種出過世間殊好供養,奉上於佛諸菩薩已。即於會中坐蓮華座。

 

爾時勝思惟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我今欲請二字之義,惟願如來垂哀見許。”

 

佛告勝思惟菩薩言:“善男子,欲有問者隨汝意問,如來不為一眾生故出現世間。為欲利益無量眾生而出現耳。於是勝思惟菩薩即白佛言:“世尊,何者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何者一法,是諸菩薩應常護持?何者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以如來威神之力,乃能問我如是深義。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善男子,有一種法菩薩應離,所謂欲貪。善男子,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瞋怒。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愚癡。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我取。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疑惑。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憍慢。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懈怠。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惛眠。善男子,複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愛著。善男子,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

 

“善男子,汝複問我,何者一法,是諸菩薩應常護持?善男子,謂諸菩薩非己所安不加於物。若諸菩薩守護此法,即是能持諸佛如來一切禁戒。何以故?自愛身命不應殺生。自重資財不應偷盜。自護妻室不應侵他。如是等行皆名一法。善男子。若有敬順如來語者,於此一法常當憶念。何以故?無有眾生愛樂於苦,凡有所作悉求安樂。乃至菩薩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為自他皆得樂故。善男子,以如是義我說此言。非己所安不加於物,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應常護持。

 

“善男子,如汝所問何者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善男子,無有少法是如來覺。何以故?如來覺者無所覺故。善男子,一切法無生是如來覺。一切法無滅是如來覺。一切法離二邊是如來覺。一切法不實是如來覺。善男子,諸業自性是如來覺。一切法從因緣生,是如來覺。因緣之法猶如電光,是如來覺。以因緣故而有諸業,是如來覺。善男子,一切法性普光明藏,是如來覺。善男子,何故法性名普光明藏?善男子,世出世智依之以生,如母懷子故名為藏。若智生時反照其本,如是法性為般若波羅蜜之所攝藏,是故名為普光明藏。善男子,一切法如幻如焰,是如來覺。善男子,諸法實性一味解脫,是如來覺。一味解脫是即名為普光明藏。善男子,一相法是如來覺。何一相?所謂諸法不來不去、非因非緣、不生不滅、無取無舍、不增不減。善男子,諸法自性本無所有不可為喻,非是文辭之所辯說。如是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

 

當佛說此莊嚴王離文字普光明藏法門之時,有十地菩薩所見微塵數眾生,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複有如是微塵數眾生,皆發聲聞辟支佛心。複有如是微塵數眾生,在地獄者皆得離苦生人天中。無量菩薩得入初地。無量菩薩得百千三昧。無量眾生悉蒙利益無空過者。

 

爾時佛告羅睺羅言:“善男子,我此法要汝當受持。”說是語時,會中有九十億菩薩摩訶薩,承佛威神即皆避座,白佛言:“世尊,我等誓當受持如來所說法要,於此娑婆國土最後時中,見有其人流通為說。”

 

爾時四天王白佛言:“世尊,若有能持此經典者我當擁護,令其志願皆得滿足。所以者何?能持此經是法器故。”爾時世尊,普觀眾會而作是言:“諸仁者,我此所說甚深方廣稀有法門,非諸眾生有少善根而能聽受。能聽受者即為承事供養於我,亦為荷擔無上菩提。是人當得辯才無礙。決定生於清淨佛土。是人臨終定得親見阿彌陀佛菩薩大眾而現在前。我今在此耆闍崛山諸菩薩眾所共圍繞。彼臨終時亦如是見。當知是人即為已得無盡法藏。當知是人得宿命智。當知是人不墮惡道。善男子,我今說此一切世間難信之法,設有眾生作五逆罪,聞是經已書持讀誦為人解說,所有業障咸得消除,終不受於惡趣之苦。斯人即為諸佛菩薩之所護念,在在所生諸根具足,蒙佛灌頂五眼清淨。善男子,取要言之,我見是人已成佛道。”

 

佛說此經已,勝思惟等一切菩薩,及諸聲聞天龍八部,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歷代修《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感應

 

  1. 唐魏弘簡,巨鹿人,生方數日病困,遍請名醫,盡皆束手。或雲,幽州有方士某,有起死回生之術。遂往聘之。方士之巨鹿,云,壽止三月,數也。其母信佛,求於僧智簡,僧曰:“為誦《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即可。”母日夜於佛前誦之,病竟愈,遂為子名弘簡。後弘簡年既長大,亦誦此經,寒暑不輟,大曆八年,複往拜僧,僧云:“爾誦此經,陰德深厚,日後身顯科舉,名傳諫策。”後於建中元年榜元及第,曆官侍郎。

     

  2. 元武宗至大年間,僧法智求往生之法於喇嘛,喇嘛授以八思巴曼紮供。法智供三十萬曼紮,一無瑞相,蔔之仍福德不足。遂往天目山,求法於明本禪師。禪師云:“念一遍《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即勝供三萬四千遍真金純銀曼紮。”法智遂誦之,七日夢見天地山河皆金銀所鑄,如西方極樂世界事,遂知福德已滿。洪武二年,圓寂,西方三聖來迎,室內金光燭照。

     

  3. 明嘉靖中,華縣地忽震動,聲如巨雷,川原坼裂,屋宇傾塌,有居士李順父子困於塌岩之底。順於佛典《普光明藏經》素所諳熟,自知命不久矣,父子唯以誦此經為務,忽,岩底現一童子,云:“我主知爾父子有難,特奉薄肴以敬。”父子二人賴此人度二十餘日得不死,後逢逃難之人挽救得出,石開時,童子忽然不見。

     

  4. 宋元豐年間,孝子王圭秋閨蹭蹬,賣身葬父,入籍為奴。日僅拳食,饑寒困甚。壟頭遇僧,亦饑寒,圭與分半缶食之。僧感其意,出經書《普光明藏》一卷,雲:“日誦之,可得富貴也。”圭遂誦之,後出外經營,得連城之富,財福駢臻,娶妻生子,所謂景星慶雲,仰眾吉之拱向;花攢錦簇,盼五福之絣致。

 

5、明宣德年間有僧妙淨,雲遊江南,善治沉屙痼疾,與人治病每誦《離文字普光明經》,誦畢祝:“愈!”病應聲即瘥。

 

 

另外,根據藏密各位上師開示: 此經念誦一遍,其功德和效果即完全等同於念誦50萬金剛薩埵心咒加上供真金純銀37堆曼紮3萬四千次。

此經是密中密,因漢地早有人在念誦,所以不存在灌頂和傳承問題。

此經只要念,破瓦法、拙火定、妥噶(『大圓滿法』的『頓超』)現世都可不求自得。

 

此經如如意珠,求財得財,求官得官,求姻緣得姻緣,求學業得學業,求名得名,求事業得事業,只要有所求都可得。一般須先回向:“一者回向,普光明藏,現量實證; 二者回向,佛果菩提,速疾圓滿; 三者回向,法界眾生,同生淨土。”然後再回向自己的願望。

 

只有有一定的福德才會碰到此經,無福德者,極難遇此經,或遇而多不之信,誹謗此經即是誹謗諸佛菩薩和歷代祖師,業障甚大,一般的懺悔無效。

 

很多上師發願將此經念一千萬部,今世念不完,來世再念,甚至一直念到成佛。

 

經文內容講解,請參閱文章: 《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妙慧法師講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