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果欽哲法王 骨飾裝扮.jpg

 

經年累月,我(烏金托傑仁波切)注意到 頂果欽哲仁波切的儀態和行為有所變化。

 

祖古烏金仁波切.jpg

 

我年輕時,在早上一起床後,他就會馬上梳洗頭髮、優雅地穿上他的法袍,通常是錦緞做的袍服,然後坐下來念誦他的日課。

但在1980年,仁波切在朋措林閉了四個月的關,之後他就穿的越來越簡便。

 

頂果欽哲法王01.jpg

 

我相信有個授記說 欽哲確吉羅卓在他的晚年,應當要裸身、穿戴骨飾,像嘿嚕嘎(Heruka。漢譯為忿怒尊、飲血尊,別譯為明王、金剛)一樣為了要有個吉祥的緣起,所以我們的 欽哲仁波切大部分的時間是裸露上身、帶著兩串小骨飾的,為此他說:這是我的瑜伽士裝扮。

 

八大嘿嚕嘎.jpg

 

當人們為他拍照或攝影時,他依舊是要上身絲毫不掛。

有一次某位顯要來拜訪時,雪謙冉江仁波切試著幫 仁波切的胸口上披上一件上衣,但仁波切只是又把它取下。

 

 

頂果欽哲法王 雪謙冉江仁波切02.jpg

頂果欽哲法王(左) 與 雪謙冉江仁波切(右)

 

在他最後一次訪問西藏時,成千上萬的人們沿路等候著要歡迎他,其中有傳統迎賓的僧眾隊伍和穿著正式服裝的數百名騎士;但 仁波切仍舊是赤裸胸膛走過迎賓隊伍。他也光著胸脯造訪了卓千寺、雪謙寺、白玉寺和噶陀寺,不管緯度多高、氣候多冷

 

當我們問他要不要穿上上衣或披上披巾時,他答說:除非你們閉嘴,不然我也要脫下裙子!

 

摘錄自《明月:頂果欽哲法王自傳與訪談錄》訪談錄中 烏金托傑仁波切敘述的章節《自在瑜伽士的一生》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