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秋吉林巴、尤其是貝瑪林巴 - 你們現在正在接受五大伏藏王之一:『北伏藏王』貝瑪林巴的教法 - 他們兩人完全不識字!

 

秋吉林巴.jpg

秋吉林巴尊者

 

貝瑪林巴尊者01.jpg

貝瑪林巴尊者

 

貝瑪林巴完全不知如何讀或寫,他沒上過學。當你閱讀他的教法時,從他編輯教法的方式就會發現這個跡象。事實上,我們現在正處於很令人頭痛的狀況,因為從法本中你可以看得出來,這些教法出自某個「沒上過大學」的人之手。

 

不過,如果你真的去深入思考這傢伙到底是如何想出這些了不起的教法的,那就更有意思了。

舉例來說,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我念誦了 貝瑪林巴十八部「大圓滿」文本的根本頌和釋論。這些在其它上師的教法裡幾乎看不到。這些根本頌和釋論是如此地切中要害、赤裸裸地毫不掩飾,因為很多時候,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人,當他們說話時,他們是打從內心說出。他們不給你所有這些詞藻、片語、詩句,他們不拐彎抹角,他們沒有這一切的繁文褥節。

 

如果我要寫書,當我把想說的話說完了,卻又想讓大家以為我有很多東西可寫時,我會引用別人的話,我會舉例,我會提出論證,所有這些都是要矇騙你們。而你們會想,哇,這是多麼偉大的老師。但 貝瑪林巴可不是這種人,他很直接。

 

所以如果你考慮了這些情況,會瞭解到伏藏教法不容忽視,它非常殊勝。

可是你也必須牢記在心,藏傳佛教歷代『德童』(掘藏師)所取出的教法,沒有一個是佛陀未曾教導過的,這點很重要。

這些掘藏師從沒說過,他們發現了佛陀沒有發現的教法。事實上他們非常強調,他們實實在在地遵循、補充、協助釋迦牟尼佛的教法;這正是『德童』的美好之處。

 

因為很多來自加州和蘇格蘭的「德童」說:「這東西從來沒人發現,我是第一個發現的人。」人類有個習慣,總認為自己是唯一知道真理的人,但這種情況從未發生在真正的『德童』或伏藏教法上。

 

伏藏教法為何如此殊勝?我必須再次假定,你們對於一般佛法已具有某種程度的常識,特別是有關大乘佛法,尤其是關於金剛乘佛法。一旦你擁有那些常識,就會比較容易理解。

 

例如說,我今天下午口傳過的某些伏藏教法,是 貝瑪林巴在不丹人所稱的「曼巴措」發現的(位於不丹東部布姆唐的火焰湖)。那是很大的海,它不真的是海或洋,它是一個池塘,非常深的池塘。有些人可能去過。它看起來其實很可怕,因為它很深,也許像這所寺院的高度那樣深。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因為這裡邊有太多元素,但我試試看。這一切就從「塔景咖啡店」附近的某個地方開始。

 

塔景咖啡店在加德滿都博達那大佛塔附近,一切都從那兒開始!從前有個母親,她有三個孩子,他們幾位最後一起建造了這座尼泊爾的大佛塔,直到今天我們仍可以去拜訪這座佛塔。當佛塔建造完成時,他們各自供養了非常了不起、令人驚歎、不可思議的願望,值得我們仿效。

 

其中一位發願成為一個上師;另一位發願,當這個上師於未來傳法時,要做這位上師的護持者。我簡短地講述這個故事。

 

當時有一隻小蚊子叮咬了那位發願成為護持者、成為國王的男孩,而那只蚊子後來投生成為國王赤松德贊的公主。因為公主仍受制於非常重的業債(惡業),所以她的壽命並不長,有說八年,有說十年,總之,她很年輕就過世了。

蓮師當時在場,所以,赤松德贊王極力請求蓮師保護他的女兒。於是蓮師在公主死後,將她的意識召回至她的身體,然後迅速地傳給她許多教法。

 

蓮師隨後說,那些教法在當時並不需要,因為那時西藏正處於最吉祥、最有靈性的時期,但那些教法在未來將會是非常必要。當那個時間年代到臨,貝瑪塞公主的轉世(貝瑪林巴)將會取出那些教法。

 

蓮師甚至預言,當 貝瑪林巴再次投生 - 這全是我的解讀,預言內容本身非常精簡 - 他被描述成像侏儒一樣的矮。貝瑪林巴在布姆唐建造的寺廟可以證明他的身材矮小,因為天花板很低,你必須彎下身體。

 

蓮師的預言說,貝瑪林巴是深紅色的,笑起來像一匹馬;這也是我的解讀。因為預言說他說話像馬一樣,所以我總覺得他的笑聲必定是像馬那樣「嘶嘶嘶嘶」。蓮師還說,貝瑪林巴會講很多低俗、粗魯的話,很多粗鄙的字句出現在他具含深意的挑釁語言當中。

 

談到 貝瑪林巴,我要對這裡的不丹同胞說,我們以身為不丹人為傲,因為我們有 貝瑪林巴。

這裡有西藏人嗎?西藏人視不丹人為未開化的民族。他們說的沒錯,西藏人非常有教養,不丹人就是未開化。不丹是原始部落,基本上他們以部落的方式思考,如果你去過不丹,就會瞭解這點。

 

不過有個傢伙、一個不丹傢伙,甚至最高傲的西藏人都得向他鞠躬敬禮,那人就是 貝瑪林巴,信不信由你!

讓我告訴各位,貝瑪林巴是五位『德童王』(掘藏師之中的王者)的其中之一。

 

並不是所有掘藏師都是德童王。你們有些人修持 秋吉林巴的伏藏教法,秋吉林巴就不是德童王。有些人修持 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伏藏教法,我必須很恭敬地告訴你們,他也不是德童王。你們很多人是 敦珠新岩藏的修持者,我以恭敬的心告訴你們,敦珠仁波切、敦珠林巴也不是德童王。

而 貝瑪林巴,是的,他是一位德童王!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他就是!

 

再多提供一些訊息。我們不丹人很引以為傲,如今貝瑪林巴的血脈仍然存在於不丹。這是非常殊勝的。

 

蓮師所做的另一項預言是,貝瑪林巴生前會遭受許多流言蜚語。由於人們的批評,他不好過。他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

想想看,他每兩句話就有一句是粗鄙無禮的。他長得很矮、很結實,不是圓滑得體的人。他基本上是個文盲,然後突然之間發現這些『伏藏』。

他喜歡喝酒,對女性很尊重,這些都和主流群眾不符。因此他吃了很多苦頭,許多人甚至批評他是個假的魔術師。

 

從某方面來說,西藏和不丹的觀眾都是經驗老到,他們不見得會相信魔術師。因為有太多魔術師了。所以你還必須是個偉大的上師才行。

很多時候。德童也被污蔑為魔術師。「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而已,我們不必相信他。」我想貝瑪林巴也受過這樣的折磨,因為他是鐵匠,鐵匠本身就已經被認為是低種姓的工作。

 

貝瑪林巴常受雇製造很多刀劍,有些至今仍存在不丹。他有很多小孩,非常忙碌,所以當他鑄劍時,常常因為忙於四周發生的事而忘了使用火鉗,他直接用手握住熱鐵,但卻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們如今仍可看到劍上的指紋。可是這種事不見得能打動那些觀眾,他們心裡想:「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魔術師都會做這種事。」

 

總之,貝瑪林巴必定被所有這些事情給激怒了,所以他說:「如果我不是掘藏師,不是一位真正的掘藏者,那我就會死在這個池塘裡。如果我是真的掘藏者,我將帶著伏藏教法回來。」

 

於是他帶著一盞酥油燈,跳入池塘裡,幾個小時後,再帶著完好無損、仍在燃燒的酥油燈回來。他的右腋下夾了一些石頭和幾捆書卷,從當中出現了這些伏藏紙頁,也就是我現在正辛苦地口傳的這些伏藏文。

 

另一個我們應該非常感激的事實是,貝瑪林巴以不懂世故、非學術出身的掘藏者示現,因為在他的許多法本裡,根本頌是以空行字母出現。

你們有些懂一點藏文的人會注意到,當我傳誦法本,每當遇到空行文字時,我常常就數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念誦。

如果知道怎麼念,我當然就像貝瑪林巴一樣是一位德童了。我們不知道怎麼念,因為那些看起來就像是無法閱讀的文字。

 

貝瑪林巴有時把空行文字放在開頭,有時放中間,有時甚至是一整段。大概兩天前口傳的內容中,有一段的空行文字是「一半一半」。例如,如果有「到這裡」這樣的句子,他用藏文表示「到」,但「這裡」或「那裡」則是我們看不懂的空行文字。所以,我們不知道他說的是「到這裡」還是「到那裡」,誰知道呢?他留下的伏藏文本就是這樣子。這些是德童做的事。

貝瑪林巴尊者02.jpg

當然,不只 貝瑪林巴本人,甚至他的轉世都備受尊崇。就我個人的傳承,告訴各位一個故事。這故事來自 蔣揚欽哲旺波的淨觀、淨相,它不是關於德童 貝瑪林巴本人,而是發生在 貝瑪林巴的第三世轉世之後。

 

十八世紀初,蔣揚欽哲旺波與 蔣貢康楚羅卓泰耶二人算是死硬派的教法編輯,他們無法忍受有那麼多的假德童。因為假德童非常受歡迎 - 情況總是像這樣 - 真德童和真實教法因此黯然失色。

 

蔣揚欽哲旺波.jpg

蔣揚欽哲旺波(第一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jpg

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蔣揚欽哲旺波與 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對此非常憂心,因此在 蔣揚欽哲旺波的委託下,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全心盡力地編纂「仁欽德佐千嫫」,即《大寶伏藏》。

 

蔣揚欽哲旺波不會輕易向某個碰巧叫作 貝瑪林巴這種怪異名字的人或向 貝瑪林巴的轉世表示敬意。但是在他的一個淨觀中,他描述到,每當他需要向 蓮師請教問題或需要厘清問題時,他可以只闔上雙眼便到達銅色山和蓮師對話,並享受那裡的會供盛宴。回來之後,他就繼續重新編輯,或就能把事情處理好。

 

在 蔣揚欽哲旺波的某一段話裡,他說,他記得銅色山那裡有些什麼人。有一回他去銅色山,看到角落裡坐著一個「新人」,他從來沒見過那個人,所以感到有點好奇,心想,「這人是誰啊?」

 

那傢伙戴著不丹語所說的「布瑞」 - 一種染成紅色的生絲,不丹喇嘛常穿戴,那個人就戴著那種絲巾。蔣揚欽哲旺波非常清楚地描述到:「我不知道他在吃什麼,但他嘴裡和牙齒上有種紅色的東西,他不停地咀嚼著。」就像這樣,蔣揚欽哲旺波甚至不知道那人是誰。

 

當蔣揚欽哲旺波從淨觀中醒來,隨即說道:「當然,我現在知道了!」

因為就在幾天以前,第三世貝瑪林巴在不丹圓寂。順帶一提,不丹人吃檳榔,喇嘛總是在嚼檳榔。但西藏東部沒有檳榔,所以,蔣揚欽哲旺波不曉得那人嘴裡嚼的是什麼東西。

 

有些人嘲笑伏藏教法,像大乘的人、聲聞乘的人以及所有新譯教派的人,他們也許嘲笑伏藏教法,因為伏藏教法來自比如我剛才提到的那個池塘「曼措巴」。貝瑪林巴的很多伏藏教法取自布姆唐的一塊石頭岩面上,如果今天你到不丹去,那塊大石頭還在。

 

本文摘錄自《柔和聲》第38期,翻譯,原題為《宗薩欽哲仁波切談伏藏教法》

宗薩欽哲仁波切01.jpg

宗薩欽哲仁波切簡介:

 

請參閱文章: 宗薩欽哲仁波切: 為何會遇到『紅包大師』?

 

 

關於秋吉林巴尊者不識字的情況,在《大伏藏師秋吉林巴略傳》之中有這樣的記述:

 

有一天,秋吉林巴尊者告訴 蔣貢康楚仁波切,他想見住在德格宗薩的 蔣揚欽哲旺波。因為蔣揚欽哲旺波的家世顯赫,又是一位大師,秋吉林巴尊者請 蔣貢康楚仁波切寫一封介紹信,不然便難獲接見。

 

蔣貢康楚仁波切於是寫道:“你是知三世者,這事你應該也知道了。查蘇伏藏師(秋吉林巴尊者)堅稱自己是伏藏師。我相信他是真的。他曾經開出一個叫《蓮花佛頂》的伏藏法,文義均圓滿。可是他本人不大通文墨,連寫信也有困難。”。

 

摘錄自網文《大伏藏師秋吉林巴略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