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jpg

 

真正的佛法是一種『摧毀偏執的藝術』,一種『摧毀執迷的藝術』。

 

  如同我昨天強調的,對我們很多人來說,走上佛教這個修道的原因是,我們認為佛法將會解決我們充滿問題的生命 - 那不是正確的發心,那是非常有神論的動機。

很多人這樣做,基督教徒這樣做,穆斯林也這樣做。其實你若想要解決生活中的問題,你不需要佛法,佛法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我敢說佛法帶來更多的問題(笑聲)。

 

  你們聽到一些像是『無常』這類的訊息,它幫不上忙,而且聽起來還很悲哀;像是無我等等的訊息,它們幫不了多少忙。

 

  我不怪你們,若要怪,就應該怪老師,特別是西藏的老師,他們把佛教塑造成某種沙文主義、某種充滿儀式的宗教-「好,你有某種問題,這就是解救之藥,修這個法或那個法」。

 

  假如這些是出自正確的見地、正確的行為、正確的襌修、正確的解釋,那非常好!

 

  『密續法門』非常有威力,它具有啟發性,而且很慈悲,很不可思議!但若是出於只想要解決一時問題的這種動機,那就很危險,會造成誤導。

就是因為如此,你們很多人最後努力學習的是西藏文化,而不是佛法。假如你是個「西藏學」學者,儘管這麼去做,因為這是你來這裡的原因;但是假如你想要成佛,你不需要西藏的教育、文化,它們不是究竟必需的條件。當然,不論老師給你什麼都是必要的。

 

  說這些,是因為我質疑我們許多人的動機,包括我自己的動機。至今為止,作為一名佛教徒,我可以很驕傲地對這世界說,我們還沒有用佛法僧的名義去屠殺許多人、造成流血、侵略別的國家、用武力改變別人的信仰,我們還沒有這麼做!我特別強調“還沒有”,是因為這有可能發生,我覺得有這個傾向,因為大多數佛教徒是如此熱愛佛教的文化層面而不是佛法本身。所以,我相信,「動機」是我們必須自問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我質疑我們的「動機」的第二個原因是:我們為何要成為佛教徒?我們為何遵行佛法之道?還有,我們遵行的到底是什麼?

 

  對我們很多人來說,佛教只是一個規範,是道德的某種形式。特別是像我們這樣有儒家思想的人,我們熱愛倫理道德,我們基於倫理道德成長,我們聽了很多關於孝順父母、祖父母、師長等等的訓誡。我覺得我們這種對倫理道德規範的過度強調,凌駕在真正的佛法之上。

 

真正的佛法是一種『摧毀偏執的藝術』,一種『摧毀執迷的藝術』。記得臥室拖鞋的例子,你把拖鞋丟到空中然後放鬆自己 - 那就是佛法,真的!完全不在乎,那是真正的佛法;而我們卻相反地變得如此偏執。

 

  告訴各位,身為一個老師,我不斷擔心自己做這樣的事。我舉某個經驗為例。最近我有些時間和我父親在一起,我的父親被認為是一位偉大的大圓滿上師。多年來,我都沒有真正正式從他那裡接受教法,這次我去他那裡請求某些教導。

當然,他大部分的教導是用批評、責罵的方式,但是他說的某些話確實對我造成數日或數月的衝擊,令我置身在另一個世界,並且思索多日。之後,我真的很感激那些出自他自身經驗的話語。

宗薩欽哲仁波切05.jpg

  他不只是一位學者,藏文裡有“給叢桑坡”一詞,“給”是有學問的人、學者,“叢”是戒律,“桑坡”是仁慈。我們很多人受到學者的吸引,那是值得讚揚的,所以請繼續保持;但是我們也應該尊崇那些有學問也有戒律的人。不過,我們也還可以忘掉這兩個特質。當你碰到一位仁者,而且這仁慈是出自經驗,你就可以忽略這兩個特質。

 

  我父親指著我這樣說:「你這輩子永遠不會成佛」 ,我感到訝異而震驚。「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太理性,你陷入理性主義之中」。

 

他的話非常真確,因為我不管做什麼,都是為了不讓別人失望,為了讓大家喜歡我,甚至是為了讓大家讚美我!

 

有個人拿相機對著你,你就會像這樣淺淺的微笑(笑聲),因為那是仁波切應該要做的;假如你坦胸露背,就會想要遮掩起來。所有這些行動藏文稱作“秀哲”,基本上就是虛榮。腿和胸沒什麼不同。

記得我們昨天提到的時尚風格,這就是宗教的時尚,這完全是作秀、偽善,裡面空無一物。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表現和善,讓別人喜歡你,你在欺騙你自己,也欺騙別人。

 

  你們知道原因出在哪裡嗎?它出於我們以為佛法是好的規範或好的道德,或是我們用佛法來解決生活當中的各種問題。我們必須超越這些,怎麼做呢?學習!利用任何的教授,像是大成就者 維如巴及偉大的薩迦大師們的口訣,也就是“囊頌”。

所以,我們應該以何種動機來取代這種動機(以為佛法是個好的規範或好的道德,或是用來解決我們生活中各種問題的這種動機 )?想要改變、變更、重新整理我們的感知的這種動機,就是“囊頌”。

 

  我們有『不清淨現分』,那是因為我們所有的感知都源於自我、嫉妒、驕慢等等,有關不清淨現分我們昨天談了很多。我們所有的感知比如朋友、敵人、勞斯萊斯、腿等等,全都是不清淨的感知,因為這些都源自希望與恐懼,希望能見容於社會。

 

  我有個用了很多次的好例子,現在再用一次。比如打領帶,這塊布其實是最沒有用的東西 - 它沒有口袋可以裝硬幣,用來保暖又不夠大,吃東西時它扼住你的喉嚨;但是你們很多人都知道,這個條紋繩索卻是你花很長時間去選購的一塊布。去到店裡時,你還得真正知道要如何選擇一條領帶!有哪件衣服或西裝可以搭配這條領帶?皮帶或鞋子的顏色,一切都得配好。

打領帶也並不容易,它不像外套,只要穿上就好,領帶你必須結好。此外,有時在大樓電梯裡,我注意到電梯裡都有鏡子,有些商業高級主管,一走進電梯就像這樣看著鏡子...... (笑聲),他們都在調整領帶。

從你戴上領帶的那一刻起,直到拿掉為止,這是個連續不斷的偏執。有的領帶還很貴,由設計師專門設計的領帶是如此的昂貴,一條領帶足以提供衣索比亞一千個小孩一個月的食物!

 

  偉大的聖人 維如巴在這裡是怎麼說的?他並非說你不應該打領帶,完全不是這樣。假如你說領帶是無用的、是荒謬的,它不好所以你不應該戴它,維如巴可不是這樣說的;因為假如他這樣說的話,那就有點像是聲聞乘之道了。逃避,拋棄領帶,擺脫領帶 - 他不是那樣說。

 

他說: 「你應該戴著領帶,但同時知道它是荒謬的」。

你戴著領帶,好好戴著,並且不斷地想,我戴的是最荒謬無用的一塊布。這是不清淨感知,這是我的不清淨感知,但是我戴著它讓我的老闆、同事快樂,讓有些人可能因為我的外表而受到啟發。

假如你能結合這點,那就是我們所說的:『接受輪迴的荒謬,並且把它融入修道中』

 

  『金剛乘密續道』像是一個很大的「資源回收器」,收集各式各樣的垃圾,然後把它變成某種有用的東西。那就是密續的全部目的。

宗薩欽哲仁波切02.jpg

宗薩欽哲仁波切簡介:

 

請參閱文章: 宗薩欽哲仁波切: 為何會遇到『紅包大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