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我有一個問題,也有一個懺悔和故事要說。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個和尚,(他)不是西藏的。跟您說應該沒關係吧?是越南和尚。他問我一個問題。

 

有一天他遇見一位年輕美女。他覺得自己戀愛了。所以他問我:

「這是我該執著的嗎?我是否應該就這樣放棄我的(比丘)戒?娶她、愛她、尊敬她,最重要的是我會崇拜她。因此我對此禪修,發現我覺得自己過去世是隻流浪狗,那時她收留我、­照顧我、她給過我很好的生活。而且她還教導我,使得我現在由於"業力(KARMA)"成為一個出家人。所以我想娶她,不只是愛她,而且崇拜她作為回報,以抵銷我的"業",­不然我的"業"會跟著我。可能我下輩子或之後的生生世世都會發生這樣的事。」

 

那是故事的部分,我要坦白的是,有時候我會有一樣的感受。不是說我遇見一個男的,使的我想放棄誓戒,不是這樣。但是我很愛我的女兒,我很愛我的孫子們,我很愛我的狗。

我想當我的狗死後,這個"業"就結束了。當我的女兒說:「媽!我真受不了你!」的時候,跟她的"業"就耗盡了。而當我的孫子說他沒有(辦法有)時間給我時,我跟他的業就耗盡了。

 

(以上)那就是我的坦白與懺悔。

 

他問我的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因為我沒有足夠的教育去做很好的揣測,所以我去問我的老師,他是應該娶這個女的,把業耗掉,還是說他必須修行無執著。

 

仁波切:我猜我可以回答這個。"相對"上也許還算容易回答。不過你打開了一個大題目。

 

教導"業力"比教導"空性"要難的多很多。(仁波切沈思了好一會兒)

 

首先,你的故事跟你的問題是很好的例子。

因為廣泛來講,基本上有三種宗教:佛教、耆那教、印度教都講到"業(KARMA)"。

現在每個人都在談"KARMA",多到連英文的牛津大辭典裡都有"KARMA"這個字的出現。

 

但是即使是許多佛教徒,對於業力的了解,特別是我從東南亞裡聽到的,我聽到一種非常偏向印度教或耆那教的解讀法。

 

所以這個是很重要的主題。你所討論的、提出來的在佛教裡是個很重要的主題。你提出來的問題很重要。因為,你的問題暗示了—"業"是固定的。

你所說的"耗盡",記得嗎?

這說法意味著"業",是你創造了因和境緣,然後你必須要經受那個經歷,否則你沒有辦法可以逃脫,於是你就卡在那上頭。

 

你明白我要說的嗎?

"你必須要經歷那個業果",這種講法比較像印度教的。

順便一提,也不是所有的印度教,我想只有印度教的某些宗派、耆那教的某些宗派,他們的講法就像那樣。

 

在佛教,特別是「大乘佛教」,這絕對不是真的!

 

現在回到你的例子,這個出家人他其實可以經由成為出家人,並且繼續維持出家眾的身份,甚至是把功德迴向,以這樣的方式來耗盡跟這個女孩的"業"。而不需要娶她或是報恩。

 

我們在這裡要很小心,否則你就是在主張「命中注定」,「宿命」的情形。

如果你相信「命中注定」,這是很危險的。特別是在佛教的哲學裡。

 

我必須界定這個講法。

「業」,有點像是煮蛋。需要鍋子、水、火去煮它、因和緣等,沒有什麼障礙,像是(沒)有一隻羊經過把它弄翻,那個蛋就會被煮熟。

就算是你祈禱蛋不會熟(仁波切雙手合十做祈禱的樣子),但是蛋就是會熟,對吧?

現在你的問題比較像是這樣,那個蛋已經99.99%的熟了,那麼這樣就很難把它逆轉。

 

一般來說就很困難,這時我們就要帶進密續(金剛乘密法)裡的東西。

如果你把密續帶進來的話.....

 

是的!就是99.9999%熟了,密續大師還是可以扭轉一切(仁波切彈了一下手指),否則何必修「金剛薩埵」呢?

金剛薩埵02.jpg

明白嗎?修又有什麼用?

我們過去既然已經造了這麼多的惡業,(假設如果)無論如何都要經歷這些惡果,所以(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還不如什麼都不修。

 

所以你提起這點是非常好的。謝謝。

 

摘錄自 宗薩欽哲仁波切《遠離四種執著》

業障深重.jpg

 

善業與惡業是『動態的』

 

清靜業障最佳方法-具足四力念修金剛薩埵心咒

 

每天都要認真懺悔

 

《淨界法師:如何知道罪業已經懺悔乾淨》

 

你在修『五加行』嗎?修行的努力不會白費!

 

海濤法師: 被附體一定要快懺悔超度祂不要短視貪好處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效法阿底峽尊者今天罪業今天懺悔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簡介:

宗薩欽哲仁波切02.jpg

宗薩蔣揚欽哲卻吉嘉措(1961年6月18日 ~)是不丹的藏傳佛教薩迦派的轉世祖古,『第三世欽哲傳承』的主要持有人,也是一位電影導演,已拍攝的電影包括《高山上的世界盃》、《旅行者與魔術師》。

 

通常被尊稱為  宗薩欽哲仁波切,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或是  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出生於不丹,是已故寧瑪巴 敦珠傳承  第二世敦珠法王的長孫。父親為紅教大德聽列羅布仁波切,母親之家族出自貝瑪寧波,外祖父為著名之竹巴噶舉喇嘛,得法自  釋迦師利,終身修持「那洛六法」。

 

第二世敦珠法王.jpg

第二世 敦珠法王

宗薩欽哲仁波切05.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與父親   聽列羅布仁波切

 

七歲時被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薩迦崔津法王及  第十六世噶瑪巴認證為 宗薩欽哲確吉羅卓(1893-1959) 的轉世,後由  頂果欽哲法王為其進行昇座禮。曾在薩迦學院研習佛教哲學。

宗薩欽哲仁波切03.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繼承傳統上在西藏的弘法責任,主持宗薩佛學院及其閉關中心,並且也在印度及不丹創立宗薩佛學院及卻吉嘉措佛學院,在澳洲、北美洲及台灣等地區成立佛學中心,如悉達多本願會,其目標是提供個人成就證悟必要的協助,並在佛法的教示中,激起不分教派的覺醒正念。他也是利美運動在現代的主要推動者之一。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是國際武打巨星李連杰的皈依上師。李連杰曾為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書《正見》中文版作序。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