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法王夢中親遇根本上師記》

晉美彭措法王02.jpg

法王如意寶 (晉美彭措法王)的根本上師 - 如意寶 土登曲彭尊者(堪欽土登曲紮/土登·曲吉紮巴)的開示:

晉美彭措法王01.jpg  

 

  西元1997年4月8日,聖者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在講完了長達兩個月的《八大菩薩傳記》後,全體僧眾一起共修了三天大威德金剛降伏法。圓滿後,準備在這一天開講《藥師佛八百頌經》。

大威德金剛

然而在開講前,法王卻臨時決定改講 麥彭(米滂)仁波切的《降伏贊》。其中緣起則是這日黎明時。法王的一個夢境。

在正式講法之前,法王向大家敘述了這個緣起。 

 

  與以往經常處於光明之中,無有掛礙,或者可以作轉變的夢境不同,這次似乎極類似於一般人的夢境,且不知當時身處夢中,但又顯得很清晰,且極具加持力。 

    夢境中,法王來到了一個陌生的清淨地方,突然見到了四十二年前已圓寂的根本上師 如意寶土登曲彭尊者,處在無數清淨僧眾之中,寶座高廣,身相極其莊嚴。

土登曲紮尊者01.jpg

法王心中生起無比歡喜,當時想到:“這幾天我們修了大威德金剛降伏法,尚不知究竟對眾生是有利抑或有害?因為如此多的僧眾念了降伏咒後,也許許多邪魔外道的身心及城市已遭摧毀,然我們雖有摧毀的能力,卻難以使其解脫,因此心中稍存顧慮,這次正好趁機在根本上師面前作一請教。” 

大威德金剛05.jpg

   法王接著問道:“對真正具有能力的瑜伽師來說,降伏確實是大放生,而我們缺乏使其解脫的能力,如此該有很大的過患吧?” 

 

  根本上師(土登曲彭尊者)說:“不管能否使其解脫,凡依靠以前高僧大德的降伏儀軌,並依等持、咒語、手印,及以清淨的發心行使降伏,則其功德不可思議,遠遠超勝於一般意義上的放生所得的功德。” 

 

爾後根本上師又以很清晰的聲音說:“在末法時代,降伏法很重要,若不夾雜自私之心,真正以眾生的利益出發,則僅僅做個降伏法的形相也有無量的功德。

現在末法時代,有很多人不信而且誹謗降伏法,更有人不具大悲,反而以非理之嗔恨心行使降伏,均極不應理。”。

 

此時根本上師問法王是否還清楚記得 麥彭(米滂)仁波切的《降伏贊》?

法王回答: 清楚記得。

根本上師囑咐應在合適時講一下這個法。說完之後,根本上師賜給法王一尊大威德金剛像,並以很高興的口吻說:“你們這次修大威德金剛法為眾生作了極大利益,故爾送你一尊大威德金剛像。”

大威德金剛08.JPG

此大威德金剛像眼射火光,具足憤怒姿態,極其莊嚴、猛厲。

大威德金剛06 .jpg

 

 

 

土登曲彭尊者 (土登曲紮/土登·曲吉紮巴) 傳記:

土登曲紮尊者02.jpg

班瑪賢瑟塔益堪布 原著   迦造喇嘛 翻譯(覺海) 

 

一切聖賢一致公認的當代寧瑪派的五大堪布,他們分 別是:

 

堪欽門色

堪欽晉美彭措(法王如意寶)

阿日紮堪欽班才(白瑪才旺)

色達堪欽曲洽(白瑪曲英洽達爾)

堪欽土登曲紮(土登·曲吉紮巴)

 

這五位大成就者在整個藏地都是被公認為真正人格賢善、學識淵博、修行高深的大堪布、真正的具德上師。以及真正的空行母 - 年龍佛母,她是藏地公認 的女性大成就者。

這些高僧大德雖然都已經圓寂,但是他每一位都培養出了眾多優秀的弟子,其中有許多真正的大學者和大成就者,他們繼承著藏傳佛教的優秀傳統,依然高舉著佛教的明燈!這裡轉貼五大智者之一、遠離世間八法的密宗大師 - 堪欽曲洽簡傳。

 

多康色達地區裡多勝義顯密法輪苑 白瑪曲英喬達爾尊者,是著名的大成就者,他殊勝奇妙的三密功德,只有了達一切的佛才能講得清楚。

正如佛經雲:“一切善逝到過的刹土,所有細小的微塵都能數清,但是您的三密功德無法說明。”

 

從勝義而言,曲洽尊者在自在輪回和涅槃的 普賢王如來體性中本來成佛。在無礙智慧力,無分別不著邊的密嚴刹土中,示現具五定報身佛金剛持相。所有淨與不淨的國上,眾生需要如何調服度化,他便隨機應化利益有情,普度眾生。

 

尊者化身及事業,諸大德有很多預言。蓮花生大士的化身 郎卡林巴和空行益西措嘉真身達熱拉摩在《伏藏授記》中說:“從前勝觀佛時代您是 德瓦那;蓮師座前您是 嘉瓦卻央;噶瓦奇聖地處您是 吉巴多傑則;拉多迥地您是 赤誠多傑;您是修鐵索橋大成就者 唐東傑波;您是密宗法王持明者 無畏洲;您是寧瑪巴太陽 麥彭(米滂)仁波切;濁時您現善知識 白瑪曲英喬達。諸多轉世應化身,我要三門恭敬頂禮虔祈請。”

在《三昧定經》中說:“誰知法(曲)性(英)清淨,就會得成心胸廣闊(喬達爾)不可思議的真諦菩提,尋找菩提心而講授無數經論。”這裡指出了尊者的名號,證得十地五道的功德以及行六度而做偉大弘法利生事業。

《大乘言教》授記說:“此譯師 嘉瓦卻央,生在印度北方一個外道盛行的地方,那時他的名字叫德瓦贊紮根,未法時代,他降生名號為曲英。”這個授記與《伏藏授記》中“蓮師座前您是嘉瓦卻央”完全一致。

馬頭明王的化身 嘉瓦卻央轉世持明者仁增鄧登多傑說:“朗欽白勝的化身名為達瑪(法),來世與金剛持無別。貝瑪拉米紮到康區南方,生於猴年名為達瑪(法)班雜(金剛),他將為妙乘佛法做出無比殊勝的功德。”此處預言了尊者的屬相和名字。

《香如寶藏》中說:“貝瑪拉米紮的轉世,他修持、弘揚佛法如陽光一樣。”《打開空性密藏竅訣的鑰匙》中說:“一個護持正法,諸多授記讚美持法(曲)名的人,從東方出現。”在《住世祈請文·不壞金剛之音》中說:“法界(曲英)無戲論,遍滿(喬達爾)虛空。示現幻化文殊米滂,轉世化身殊勝上師。”這裡授 記了尊者是 貝瑪拉米紮(無垢友)、蓮花生大士和米滂仁波切等聖者的化身。

成就者 多珠欽授記說:“玉紮轉世降生于下多康地區,名曲(法)的大圓滿瑜伽行者,是弘揚密宗教法殊勝主。”持明者多吉司傑在《伏藏總指·寶鬘》中寫到:“色達的下游,化生一個持清淨戒的大德,他度化眾生三百萬,結緣者皆引解脫地。”

佐欽寺 白瑪格桑仁波切說:“您是蓮花(白瑪)佛化身,遍佈法界(曲英喬達爾)無二趣的執著。”“您得到了文殊菩薩的攝受,敞開了心庫寶藏的門,智者之王是光明的太陽。”這裡預言了尊者現世應化的地點及功德。

 

正如以上金剛聖言授記,尊者化現如同寶鬘綿延不斷,在淨與不淨國土行弘法利生,持無礙佛與佛子的本性。也正如諸多經部、伏藏部授記的那樣,藏曆十五繞迥鐵猴年(1920),尊者誕生在多康岡境內色達河右岸佳拉多勒的一對青年夫婦家中,父名馬·多洛,與宗喀巴大師同宗族,他正直、勇敢、有智慧、善射箭、具有豐富的社會經驗,心胸似草原般寬廣。母名童薩·洛布吉,聰明、勤勞、善良、賢慧,特別同情無依靠的窮人。夫婦都虔信佛法。母親懷孕期間,總覺得身心出現了從未有過的快樂,感到自己體內有一部經書。嬰兒降世的前一天晚上,夢見開啟經書念誦。臨產時沒有絲毫疼痛,當時正值嚴冬季節,但出現了大地盛開各種鮮花,天空佈滿彩霞,室內充滿虹光,山谷香氣撲鼻等許多奇異瑞相。

 

嬰兒誕生不久,母親帶他去拜訪大成就者 嘉西珠陀仁波切,早結法緣,祈請加持。

仁波切看見他們前來十分高興,急忙帶眾弟子迎上去說:“我的上師來了。”

康東伏藏大師 吉美多傑慧眼發現尊者的本尊護法是黑金剛橛後,親自教他念誦黑金剛撅,並賜名為 普巴多吉。

 

尊者幼年便具足對上師的信心,真實無偽的菩提心以及圓滿無礙的智慧,從小就懂得行善得樂、作惡受苦的道理,該做或不該做什麼十分清楚。

《現觀莊嚴論》中說:“對三寶有信心,行佈施等六度,心生圓滿念,無分別禪定,遍知有法智慧,菩薩具這五個特點。”尊者具足了與生俱來的大菩薩征相,充分反映出前世修行大乘道的標誌。

在伯父索朗巴丹處學藏文讀寫和金剛舞、唱誦經文、設計壇城、結手印、吹奏法樂等,只需稍加提示即會。在普賢王如來的化身 秀瓊·慈誠桑波仁波切處,尊者得到《北傳伏藏經典前行法寶五要點注釋·明指詞義·寶梯普賢捷道》的傳承,修念來、住、去,體驗到心念本無來、住、去之分,對仁波切的各種提問皆能準確回答。仁波切以大悲心給予尊者特別的關心和照顧,並為他賜名白瑪曲英喬達爾(蓮花遍滿法界)。

 

尊者依止科東·久麥多吉仁波切,得到大伏藏師 尼丹卓盤林巴伏藏經典三十函的全部灌頂。從此,尊者生起大圓滿殊勝覺悟,虔信蓮花生大士,堅持念誦《蓮花生大士本生傳》、《蓮花生大士速獲任運成就祈請頌》等。他常對人說:“現在能繼續對寧瑪巴教法起點好的作用,是因為我得到了蓮花生大士的加持。”

在康東伏藏大師 切麥仁真那裡,尊者得到並修了北藏伏藏大師 仁增果登著《殊勝空行心要金剛亥母講授經》,澤旺傑波從芒域貝巴山取出的《金剛亥母深廣講授·寧丹多吉伏藏大師補缺動作》儀軌及氣、脈、明點。

誦持《正法念處經》“眾生在地獄受獄火苦,餓鬼道受饑渴苦,旁生受互相殘食苦,非天受爭戰苦,人受生命短暫苦,天道受放蕩苦,輪回如針尖,從來不會有快樂”時,深深感到從無色界到地獄的六道輪回都是苦,更加厭離五欲,生起了強烈的出離心,驅使他依止了持戒清淨的善知識 多哇·日多堪布,並受了戒,取法號為 土丹羅桑准珠。

他和弟弟沙爾瓦瑜伽士商議立誓,自己精進聞思,淨障善業。弟弟發願以後去塔公釋迦佛像前三步磕一個長頭,一直磕到印度。

 

彌勒菩薩說:“不學五明學,菩薩也不能成為遍知者。為辯駁他宗攝受眾生,自己必須努力學五明而成遍知者。”聖者們遵循解脫之道,即或是六地菩薩,為了聞思,也要越過刀山火海去尋求廣大如海的顯密佛法。

為此,尊者到密宗道場柯洛東上丹多阿朗傑法院講學苑兩年多,依止 仁多堪布、玉達和欽繞等上師,全面修習《大圓滿隆欽心髓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戒律根本經》。一切教義皆能通達,獲得究竟。

 

藏曆十六繞迥水馬年(1942),尊者前往康東拜大圓滿瑜伽士 玉科·洽紮·曲英讓卓上師,在那裡得到皈依發心、《佛子行》、《證實明燈》等教授。此後,玉科上師對尊者說:“你去雜多格貢寺,那裡有一位寧瑪巴的明燈 - 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博珠·多阿丹貝尼瑪仁波切,今後你定能成為寧瑪巴的立宗者。”臨行前,上師送給他一些銀元和茶葉,對尊者說:“為使你成為精通顯密經論的人,你應當時常祈請諸佛智慧本體文殊菩薩。途中為消除災難還要念誦度母明咒,經常祈 請蓮花生大士。”並按照以前成就主持明者的做法,讓他喝了一碗優酪乳子。

尊者非常高興,他說:“密勒日巴離開上師時,瑪爾巴送一碗酒讓他喝,智美俄色離開昌通鄧覺多吉時,上師向他敬一嘎把拉酒一樣,一切法都是因緣生起的,上師讓我喝優酪乳子,這是給我授記,緣起好。”

 

尊者精進求法實修,像饑餓人欲食,乾渴人欲水一樣。在前往雜多格貢寺途中,他不怕饑渴,不畏艱苦,白天趕路,夜宿荒野。在光明夢境中,親見 博珠·多阿丹比尼瑪仁波切向他授記。到了雜多格貢寺後,依止 博珠·多阿丹比尼瑪得到 米滂仁波切著《論三戒本性為一》、《勸戒親友書注解·白蓮鬘》、《隨念三寶經注 疏·無盡吉祥妙音》、《俱舍論注疏·寶鬘智者嘉莊嚴》、《量理寶藏注疏·戰勝一切的武器》、《智者入門》、《釋量論注疏·明講光寶藏》、《修清淨極樂國生起信心仙人真言日》、《入中觀論注疏·月稱教言無垢水晶寶鬘》、《論入菩薩行·智慧品格達嘎》、《中觀莊嚴論注疏·文殊上師言教》、《反駁日光》、《答別 人問理論法則·使繞色自明之光》、《解中觀等論總難題·寶盒》、《現觀莊嚴論注疏·珍珠項鍊》、《集經注疏·入般若波羅密》、《寶性論注疏·彌勒菩薩言教》、《大論如來藏·獅子吼》、《辨法法性論注疏·智慧之光》、《辨中邊論注疏·光鬘》、《真實法義智慧寶劍注釋·圓通佛法之光》、《論大幻化網消除十方 迷暗光明心要》、《論修持八大心法成就心要》、《蓮花生七支祈請注疏·白蓮》、《論本來心光明依佛持明傳承言教·金剛心要》、《辨論本來心光明大圓滿基道果·智慧之光》、《論本來心彙集·寶花鬘》、《大圓滿道歌·樂聲》、《殊勝大圓滿教誨十方密義精要·手中持佛》、《觀察清淨心念·觀修輪》、《七支祈請上師相應法加持妙語》、《自然解脫意圓滿次第六中有講授》、《大中有附言·自然解脫幻化中有解脫分支》、《大圓滿隆欽心髓實修共同前行念處》、《記生起次第 共同儀軌竅訣總匯》、《大幻化網注疏·日月雲大光驅除十方一切暗》、《大幻化網總義明示格言·大勢至菩薩言教》、《大圓滿隆欽心髓原始佛道次第教授·智慧上師》、《金剛乘灌頂傳承和注解》、《量理寶藏注疏·明亮因明七論之燈》、《詳論各宗派觀點疑難之燈·文殊莊嚴論》、《現觀莊嚴論注疏·彌勒菩薩言教》、 《大乘入行論》、《真實法義寶燈略疏·開發智慧門》、《真實三戒注疏·如意樹果》、《極樂淨土原文講授·往生捷徑》等傳承。博巴仁波切象一個寶瓶灌入另一寶瓶那樣,對尊者進行了時輪金剛、大圓滿隆欽心髓四心滴等灌頂。

 

在依止大成就者 協慶貢智仁波切時,尊者得到《米滂仁波切全集》所有傳承,及 多堪達摩菩提得瓦蘇達那和 朱西切贊吉等印度、尼泊爾四位阿闍黎傳給 努欽波的經部總經意集灌頂竅訣,《大幻化網分續部修部·丹達十八部根本續密要》,貝瑪拉米紮、瑪仁切確和朗甲那古瑪拉翻譯成藏文,大智者 珠吉等傳承的竅訣。得到了修部八大行法善逝會集等印、藏四大傳承祖師法脈、竅訣和大圓滿心部外內密灌頂。大班智達 貝瑪拉米紮意譯,毗盧遮那大譯師語譯,從 良定增桑波、吉增桑格旺修等傳下來的,遍知法王 無垢光從蓮花生和 貝瑪拉米紮那裡直接得到傳承灌頂,而從心庫中自然流露出的《隆欽心髓四心滴》。

在受四心滴灌頂時,尊者在智慧境界中安住了一天。貢智上師讚美說:“唯一能把四灌頂之義轉化為智慧之性,而了達頓悟的便是色達曲洽。”

 

在協慶寺金剛上師 剛夏爾堪布座前得到了《量理寶藏注疏·戰勝一切的武器》、《中觀莊嚴論注疏·文殊上師言教》、《入中觀論注疏·月稱言教無垢水晶鬘》及噶陀寺禮丹(努丹)堪布著《經部意集注疏·瑜伽日格言燦爛之光》等四函傳承教授。

在紮拉寺大徹大悟者 智美俄熱堪布處得《持三句精要》、《智慧老人教誡》、《大圓滿心意直指》等被稱為懶惰的人不努力而解脫的“本淨立斷”法門,精進的人苦修解脫任運成就的“頓超”竅訣 - 光明心要口耳傳承,見到了明空法身本來面目。

這時,上師多次留他繼續長住實修,同座法台。但尊者在光明夢境中見到江河洪水猛漲,目不忍睹,斷定不久將蒙受戰亂之苦,被迫返回家鄉。

 

為消除戰亂給人們帶來的災難,尊者到觀音菩薩的化身 白瑪斯德上師處,共同修“六字真言”一百億。隨後,到阿舍赤村多吉上師處得 米滂仁波切著大圓滿二函講授。依博珠上師授記,又到隱居大瑜伽行者雅須·羅珠堪布那裡得 無垢光尊者從心庫取出的伏藏經典《七寶藏》 (即:《宗輪藏》、《妙乘藏》、《如意藏》、《竅訣藏》、《法界藏》、《本性藏》和《詞義藏》,《大幻化網注疏·消除十方迷暗》、《消除總綱意迷暗》、《簡義消除無明》、《總綱光明心要》、《大圓滿心性休息》、《心性休息注疏·大馬車》、《簡義·太陽心要》、《佛教源流開發智慧》、《掏空輪回的講授》、《大圓滿禪定休息》、《禪定休息注疏·準確的馬車》、《簡義月亮心要》、《講授·解脫道明燈》、《大圓滿幻化休息》、《幻化休息注疏·好馬車》、《講授了義心要》、《大圓滿心性自然解脫》、《心性自然解脫注疏·光網》、《講授·法身自顯》、《大圓滿法性自然解脫》、《法性自然解脫注疏·光穗》、《講授法身自然安住》、《大圓滿平等自然解脫》、《平等自然解脫注疏·光明網》、《講授·法身任運》,還有如《智者玉兔》等故事集;《贊善逝如來·天鼓之聲》等讚頌偈;《四法寶鬘》等竅訣;《百本尊寂靜和忿怒的修誦儀軌·寶藏》等儀軌;《密咒護法母后賜成就海》等護法念誦儀軌;《敬祭法要》等施供儀軌;《要義道歌》等金剛歌;《教誨中有·竅訣》等修持儀軌,等等。還在大成就者 智果貢澤仁波切那裡得到《大圓滿隆欽心髓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筆記》、《前行彙集》的教授傳承。在善說教理智者達色堪布處系統學了聲明學《三十頌》、《音勢論》、詩學和曆算等。

 

尊者接受諸多顯密經論和大圓滿的各種傳承灌頂後,日夜堅持勤聞思、苦實修,對一切教義均能領悟,各種密義全能了知,證悟了光明大圓滿智慧,得到最高成就。

伏藏大師 列繞林巴轉世 晉美彭措勇列堪布,足具智悲力的 申嘎仁波切、西藏大智者 白瑪澤旺倫珠、白玉寺 智旺·貝諾仁波切、多珠仁波切、阿宗珠巴仁波切、隱居瑜伽行者 阿其·嘎曲喇嘛、麥瓦·西村仁波切等都異口同聲讚美:尊者曲洽與了達一切的榮素·曲桑(法賢)和偉大的 密勒日巴尊者無二無別,是名副其實的大瑜伽師,特別是對寧瑪巴的見修是沒有能與他相比的。

 

尊者時刻把“利益和成就讓給別人,損害和失敗留給自已”作為自己的座右銘,牢記心間,經常對身邊的人說:“降服敵人,養育親人,貪愛恨,世間八法,眷屬受用,親戚朋友,連自己的僧房,好一點的衣服都應當唾棄。”

他不受世間八風所染,只求不餓死凍死即可,別人供養的財物,那怕是一塊糖也要給別人,或作供品,終身堅持頭陀行,過著十分清苦的生活。他長期住小木屋,以乾草樹葉鋪地當床,身著粗布破衣,化緣為食。他遵循世親菩薩“守三戒,行四業”的甚深竅訣,自受戒起,便護戒如眼,按律經持戒清淨,過午不食。廣大僧眾,信眾稱讚說:“受戒的人象星星那麼多,曲洽尊者持戒象月亮一樣明。”

 

尊者本來具足智慧神通,在幼年時就常有顯現。有一天,他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時,騎著一根木棍跑來跑去,嘴裡不停喊著:“鄉城的軍隊來了。”不久, 鄉城的軍隊真打來了,其父在戰鬥中也受了重傷。作為利樂有情,調服眾生令其生信的一種方便,尊者在有緣眾生面前也時有神通顯現。

 

在眾所周知的年代裡,雪域高原的寺廟遭到前所未有的毀壞,僧眾受到迫害,特別是諸大德已只剩下名字。當時正出現大災荒,人們饑瘦如柴。但尊者依《上師心要之心要·三寶貝》修氣精要 密訣,不吃食物十多天仍紅光滿面,眾人無不感到驚奇。

在定中,他親見 玉科曲英讓卓上師和 博珠多阿丹貝尼瑪仁波切等大德,得大自在,來去無礙,隨時可以把有形的物體變得無影無蹤,從無形的虛空中變出種種物品。

有一次,尊者請 德色仁波切等四十多位元弟子一起吃飯,全部食物只有一頭羊的四分之一的肉,他分了一次又 一次,大家從早吃到晚也沒有吃完。又一次,他把一盤優酪乳子分給二十多位弟子吃,也是分了多次,總是分不完,大家再也吃不下了,可盤裡的優酪乳子還是那麼多。

 

他那木屋的門常年關閉,進出總是穿牆而過。在給眾弟子講授《中觀莊嚴論》本無幻化相時,他一邊用手來回穿過身旁的柱子,自由揮來揮去,一邊說:“物質的東西本來是空的,你們看這裡那有柱子。”

 

每當出現魔害、瘟疫、乾旱和水澇等災難時,經他加持即能消除。當地有人中魔、患精神病或其他怪病,尊者總是拔下自己的頭發燒了煙熏、撒淨水、或用佛珠觸頭等方法,使這些病人立即好轉,個個痊癒,甚至有人死了多時,經他念誦經咒又活了過來。

尊者了知過去,對現在未來也能預知。如時局演變、事物變化等都用慧眼觀得一清二楚。有一天,尊者在格貢寺為信眾傳法後仍久久坐在法座上,弟子們請求開示,他說:“我們將發生一切戰亂。”隨後向弟子講了這場災難將帶來社會的變化,對國家的危害和佛教事業的影響。從以後所發生的事實來看,完全證實了他的預言。

 

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有一個名叫 切西·昂日的到尊者座前,發願念“六字真言”一億。尊者說:“你修持時要供油燈,這樣就可以看到殊勝的真相。”這個人照辦以後,某天夜裡果然作了一個夢,見到白色嬰兒從燈光中出來,融入自心。尊者得知後,肯定了他修持的成果,又作了許多開示。

有一次,他的弟子要到喇榮五明佛學院迎請《入中觀論》,尊者對他們說:“你們不能乘車去,如果乘車,晚上回來頭就砸破了。”那天,達姆·珠陀等多數弟子步行前往,只有班瑪轉珠等三人乘車,結果路途翻車,這三人全部頭受重傷住院。

又有一次,尊者正給弟子們講授《大幻化網注疏·大勢至菩薩》,突然對座前一個名叫克蘇的弟子說:“你快要死了,從明日起不用來聞法了。”不幾天,這個弟子真死了。由於厲鬼作祟,阿烏都嘎牧人家中經常發生橫死,一天又有一個小夥子被殺,尊者得知後,拿著《中觀莊嚴論》在天葬場跳來跳去,示現降魔相,從此斷了這家遭橫死的根。

 

尊者主持法會或傳法灌頂也經常出現奇異瑞相。有一年冬天,他講授《智慧上師·七寶藏》等大圓滿經典時,天氣變暖,盛開鮮花,時有雷聲,出現一些夏天才飛來的鳥兒在空中盤旋。尊者為剛修好的小塔子開光,在請智慧本尊安住時,出現萬里晴空,喜降細雨,橫跨彩虹等吉祥瑞相。人們見了議論紛紛,大成就者 東· 根色說:“這些是曲洽尊者加持的緣故。”

尊者的神通顯現無數,應寫入本傳的也很多,但他像歷代祖師那樣,是一個喜歡隱居禪修的人,經常對弟子說:“自己的功德要隱藏,別人的功德要宣揚。”我們懇求尊者允准寫傳時,他嚴肅他說:“秘密成就的功德不准多寫。”這樣,我們就只介紹到此了。

 

灌頂傳法,廣轉法輪,是最主要的弘法利生事業。按照 王科·曲英讓卓、博珠等上師教言和授記,尊者一生堅持不懈為有緣弟子轉法輪,慈悲度生。在霍紮西 曲塘等地舉辦極樂淨土法會,向廣大信眾宣說行善積德的道理。先後前往格公、達龍、丹吉、吉俄、雅岡等地寺廟大開無盡法施之門,講授《五部經論》、《定解寶燈》、《觀點與派別明辨論》、《入菩薩行》等共同學問,並講授了戒律、俱舍、中觀、般若以及大幻化網、無上大圓滿等,培養了一大批有學識、有成就的弟子。

 

在動亂的年代,弘法被視為“封建迷信”,僧人被打成“牛鬼蛇神”,僧衣不准穿,講經說法被禁止,佛教遭受嚴重破壞。就是在極端艱苦的環境下,每當藏曆初十、二十五日,他都不間斷薈供。

有一次,被幾個所謂的“積極分子”發現,辱駡批判他,尊者卻笑著說:“看見拇指大的供品,說成是大薈供,還要到處宣揚,這是否餓鬼界?”

那時惡人很多,但尊者把一切違緣轉化成弘法的增上緣,斷除此生貪欲,捨棄衣食名聲,獨自到偏僻地方隱居攝受有緣弟子,秘密為信眾傳法灌頂。這些日子,他寫了很多共同與不共的論著和竅訣,這些皆是在證悟法性中的自然顯現,與教理相應,但後來又全燒掉了。他說:“現在缺少如法實修的人,而不是要修的法。過去大成就、大智者的著作已夠多了,不需要這些。”尊者的著作沒有了,但他的很多開示仍銘刻在弟子們的心中。

 

他胸懷寬廣無邊,其心清淨一塵不染,身口意所做的一切皆如實而自然地體現了離欲無私、徹底利他的高尚品格。他為正法久住,嚴守戒律,常時平等對待一切有情,成為眾多持戒者的榜樣。他精通共同學問和顯密一切經論,能自在無礙地進行一切講解和辨證,成就生圓次第之證果多達無數,受到諸多大成就者的敬仰和稱歎。

大成就者 仁增桑阿林巴在沙拉寺給數百人傳法時說:“如果你們想修正法,若依止象我這樣收財物的“口袋”不會有好的結果。表裡如一、名副其實的大瑜伽師是 曲洽尊者、昌格·阿瑞和 拉格土登羅布堪布等,他們是諸佛菩薩為度化眾生而來的,如在他們面前得到佛法,那就算獲得有意 義的人生了。”

努欽·桑吉益西的再現化身 須岡·瑪珠·曲吉尼瑪上師說:“現在佛法衰落的時候,但我們色達有 如意寶晉美彭措堪布和 曲洽尊者,如同太陽和月亮一樣,這和 釋迦佛住世同樣好的緣起。”

博珠仁波切常常說:“色達的曲洽這個人,像個瘋子,但他是遍智者法賢的化身,將來能作偉大的利他事業。”大成就者 康薩·明色上師說:“我是密乘大圓滿傳承的大士,曲洽尊者是大乘般若波羅密多傳承的大士。”

 

觀音菩薩的事業之光照耀著雪域眾生。持明者 松阿林巴《金世界的授記·明亮的太陽》中說:“仲德帝鳥西多修建閉關房,裡多林修建講學院,此時弘揚德達林巴的《持明心要》伏藏經典。”

正如此授記一樣,在蓮花生加持過的聖地多康地區有一個叫裡多的地方,這裡是賢巴白則財神神山的附近,上有孔雀毛傘蓋,下有龍宮寶庫之門,中有獅子蓮台寶座,東方太陽早升晚落,南方生長各種香林,西方流著清涼泉水,北方雪山像酥油貢品,等等。這裡山青水秀,樹木叢生,草坪寬曠,鳥語花香,尊者根據高僧大德們授記和弘法利生需要,於藏曆十六繞迥土羊年(1979),在這個祥瑞之地創建了顯密法輪苑(五明佛學院)。

二十多年時間裡,他根據弟子不同根器,主要傳授了《大圓滿隆欽心髓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佛子行》、《入菩薩行》、《如意樹果》、《中觀》、《量理論》、《律經》、《俱舍論》、《慈氏五論》、《七寶藏》、《三休息》、《大幻化網》、《講授·上師智慧》等以及遍知者 法賢和 無垢光尊者、米滂仁波切、博珠仁波切等印、藏大成就者的論著,培養出眾多持三藏的堪布、主持寺廟的大德、利益眾生的上師、隱居苦行的禪修者、以及博學持戒的成就者等功德具足的弟子,遍佈藏地、全國甚至美國、印度、尼泊爾、不丹、香港、臺灣等國家和地區。

 

“如果盛水的器皿被打破,月亮的影就會消失;如果是行惡的眾生,也無法見到佛的相。”在濁世中,特意為度化眾生而來的佛子,在弘法事業圓滿,與眾生緣份已盡時,色身攝法界是必然的規律。另外,為令貪受此生持常見的眾生生起出離心,也催促尊者把色身收回法界。

藏曆十六繞迥火牛年(1997),他開始出現病象,但仍堅持講授《經莊嚴論注疏·妙乘甘露薈供》。弟子們請漢、藏名醫給他治病,為他念誦羅漢經,做薈供祈請尊者長久住世。尊者不喜歡找醫生治病,也不願念經消除病魔。但他說:“為滿你們的願,我接受醫生治病和念經除病,不知有無空行母來迎接我,但絕對不要念拒絕空行母迎接的儀軌,可作一次持明聚會的薈供。

僧眾照辦後,於3月3日中午圓寂,正如《日月和合續》中說的那樣,“此時上師的諸竅訣當融入自心中。”依法身坐勢和觀視,而外相色身收入內性本空中。

 

當時,尊者色身轉變為童相,皺紋消失,神采煥發,莊嚴圓滿。封閉七日後,佛學院請 須岡·瑪珠·曲吉尼瑪仁波切主持念誦 “把內性任運兒門提醒祈請儀軌”。西繞堪布、曲彭堪布、格巴(花)、土欽、拉霍·根桑丹真等用六味香水給尊者法體沐浴,按儀軌寫部位字、結印和穿法衣,持鈴杵等完畢後安放在寶臺上。以後7日內供,來自四面八方的僧眾、信眾向法體告別發願、在弟子中有的看到法體現金剛持,有的看到現釋迦佛,有的看到全身遍滿蘭色明點等證相。

土登曲紮尊者03.jpg

尊者的意融入法界出現氣溫突然變暖、蘭天彩虹當空、各種鮮花盛開等外境征相。大成就者 東根色等大德還看到顯出阿裡噶裡咒。內證光明征相不退法體神采,發出冰片和檀香味。請 科東文波索朗衛色將法體送入火化靈塔,這時空中充滿虹光,整個山谷香氣芬芳,特別是火化場出現一道奇異的扇形白光。種種成就三身征相和利益眾生的征相都有印證。

火化時頭蓋骨和雙眼球跳出火化靈塔。根桑丹增堪布等打開靈房時,發現骨灰上現“樂”字和右旋海螺相。收骨灰發現很多白、黃、 紅、綠色舍利丸,燒供器護摩中長出十多公分高的綠苗。

 

《續部》說:“善哉,涅盤時留下的有漏蘊身,用火化就會有諸佛的舍利子,不同部佛而生五種舍利,夏利羅是佛部舍利,瓦利羅是金剛部舍利,丘利羅是寶生部舍利,色利羅是蓮花部舍利,良利羅是事業部舍利,”如是說與實際相吻合。

骨灰放在供臺上,依大悲觀世音 儀軌念誦祈請時,飛來一隻從未見過的松耳石色小鳥,站在寶瓶上,徘徊於壇城一個多小時。大家認為,這是法界勇士空行的化現。

 

三百多位僧人連續49天念誦《寂靜忿怒百尊聞解脫》、《持明總集》、《金剛薩埵修持法》、《大悲觀世音修誦法》、《普賢行願品》,還點供燈、供食品、供水香等。

尊者心傳弟子 德欽繞色、色塔、土欽侄兒等負責,用一百斤白銀、 十三兩黃金修建了舍利靈塔,鑲嵌珊瑚、松耳石、藏寶珠等珍寶,塔內裝有 迦葉佛和 釋迦佛的舍利珠等四種舍利、五種舍利羅,由玉科"恰紮爾仁波切轉賜亞果"曲薩喇嘛的舍利珠、兩尊青銅佛像為主的薩迦巴、格魯巴、噶舉巴、寧瑪巴諸多三依作裝藏物。

土登曲紮尊者靈塔.jpg

鄔金仁增仁波切為功德主建造了一尊曲喬尊者塑像,諸大弟子也盡力建造了一些聖物。按照遺囑,在荼毗(火化)處建了一座白色小靈塔,決定每年圓寂紀念日 在此開供養法會。不久,晉美彭措法王和須岡"瑪珠"曲吉尼瑪仁波切將至尊秋恰的修學苑交給西繞堪布管理,並向他贈送了全套僧服、哈達、鈴杵、藏氈。

晉美彭措法王03.jpg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