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井雄哉大阿闍黎01.jpg

久慕延曆寺,今日始登臨。在一個深秋的日子,我與朋友一道登上了日本京都附近的比睿山。比睿山是一座聖山,也是一座學習和修行的道場。

 

延曆寺01.jpg

延曆寺02.JPG

 

在1200多年前,日本天臺宗祖師  最澄大師在這裡開山。傳播天臺、禪、律、密教,年輕的學僧幾乎都要到比睿山學習和修行之後才能獲得僧侶的資格和作為僧侶的自信。

 

最澄大師.jpg

日本天臺宗祖師 最澄大師

 

日本真言宗的祖師空海、淨土宗的祖師法然、淨土真宗的祖師親鸞、曹洞宗的祖師道元等都曾在比睿山學習,從這個意義上說,比睿山可以說是整個日本佛教的發祥地,是日本佛教的母親山。

 

    在1200餘年的歲月裡,比睿山雖然也曾遭兵火之災,但正如根本中堂中的長明燈未曾熄滅一樣,最澄大師的精神和事業也代代相傳、燈燈相續。即使面對現代文明的衝擊,比睿山依然像一位氣定神閑的老人,全然不顧周邊的浮躁和喧囂,完全按照自己的節奏在安然踱步。

 

    這次登臨比睿山,除了參觀之外,我們還想追尋一位神秘的修行者的蹤跡。這位大修行者就是 酒井雄哉大阿闍梨(1926-2013)。這是一位兩次修滿“「千日迴峰行」的大修行者。

 

    從西元1585年到現在,總共只有約50位和尚通過「千日迴峰行」的考驗。在這極端追求開悟的歷程中,許多和尚因而喪命。他們一旦接受這7年的考驗,無論任何情況都不能中途放棄。這些和尚都備有繩索和匕首,萬一撐不下去時,就用來結束性命;反之,若能順利過關,就成了眾人敬仰的「大阿闍梨」。

 

    比睿山飯室谷不動堂長壽院前住持 酒井雄哉大阿闍梨,是其中最負盛名的「大阿闍梨」之一。他曾通過兩次「千日迴峰行」挑戰。他非凡的一生對世人啟迪甚多,許多書都以他為主題。他曾鼓勵大家:「每一天就像每一生,都要積極樂觀地過;今日事今日畢,明日還有明日事!」想想,這豈非苦行僧修行生活的最佳寫照?

 

酒井雄哉大阿闍黎00.jpg

 

    「千日迴峰行」

 

    「千日迴峰行」即在7年的近1000個日子裡,每天都要拜遍比睿山和京都府的270餘處聖跡(包括佛、菩薩、神、巨樹等),而且走的都是崎嶇不平的山路。完成千日回峰行,總行走距離大約4萬公里,相當於繞地球一周。在規定的一千日中,無論颳風下雨還是生病受傷,都不能成為停下來的理由,一旦有一日走不下來就等於修行失敗。

 

    「千日迴峰行」的源頭可以追溯至比睿山的第二代 慈覺大師圓仁(794-864)。圓仁曾到中國巡禮佛教聖地五臺山,回日本之後著《叡山三塔巡禮記》,記述了自己到中國巡禮的感悟。其弟子相應和尚在此基礎上,吸收了一些日本文化的元素,最終創立了“千日回峰行”這一獨特的修行法。

 

    由於「千日迴峰行」極具挑戰性,所以只有極少數人能夠完成這一壯舉。在比睿山開山1200餘年的歷史上,只有3人曾兩次修滿「千日迴峰行」,而酒井雄哉大阿闍黎就是其中之一。他分別於1973年至1980年、1980年至1987年,兩次完成這一艱苦卓絕的修行,並獲得“佛教傳道功勞獎”,成為頗有社會知名度的修行者。有許多記者問酒井雄哉大阿闍黎,為什麼要修「千日迴峰行」,酒井雄哉大阿闍黎總是回答“我只能做這個”。

 

    經歷了生活的很多苦難後,40歲那年,大阿闍黎走到了人生的轉捩點,在比睿山出家為僧。雖然已經40歲,但按照佛教的規矩,他必須從沙彌做起。最初的沙彌生活,對酒井雄哉大阿闍黎來說是艱苦的、甚至是難堪的,他不僅要嚴格按照寺院的規定修行各項科目,還要像傭人一樣照顧師父一家人的生活,從替師父照顧孩子到為客人準備下酒菜,無所不為。

 

    終於,幾年後,大阿闍黎正式入睿山學院學習。對於日本天臺宗的修行而言,最基本的是在睿山學院的2年學習,其中有60天是“解行雙修”,要學習天臺密教的修法,如護摩等。而要在比睿山大大小小的寺院中擔任住持,除了睿山學院的學習修行之外,還要有3年的修行。其中,第一年,在淨土院掃除,掃除不是一般意義的打掃衛生,而是一種修行意義上的掃除,一年之內,不得走出院子,不得言語,院子裡不能看到一個雜物,不能有一片落葉。還要不斷地誦經、禮拜等,所以有“掃除地獄”之稱。第二年,修“百日回峰行”,這可以說是“千日回峰行”的迷你版;第三年,在彌陀堂修“常行三昧”,即在40天裡常行不臥,繞阿彌陀佛念佛,由於這是一種挑戰人體忍耐極限的修行,故有“常行地獄”之稱。

 

    酒井雄哉大阿闍黎在40多歲時入睿山學院學習,其同學皆是20來歲的青年。他克服年齡大、知識基礎薄弱的困難,取得了優秀成績,並修滿包括「百日迴峰行」常行三昧的科目,成為了長壽院的住持。這時候,他已經接近50歲,按理說,他完全可以過一種安穩而充實的僧侶生活,不必再去接受更嚴酷的挑戰,但他毅然選擇了「千日迴峰行」。

 

    實際上,「千日迴峰行」並不是僧侶的必修科目,甚至不是任何人想挑戰就能隨便去挑戰的。在本人提出意願之後,需要得到比睿山所有寺院住持的一致同意,才能走上修行之途。大阿闍黎之所以得到許可,與他在之前修行中的突出表現密切相關。而一旦得到許可,等於與佛和比睿山全體僧眾簽下了生死文書,修行者必須以自己的僧格和生命來踐行承諾,決不能半途而廢。在修行者的身上佩戴著一柄“降魔劍”,這柄劍不是裝飾品,而是在修行有失敗危險時自盡用的。想想看,在長達7年、1000日的時間段中,天災人禍、疾病受傷的概率是很高的。酒井雄哉就曾經在行走途中指甲化膿,一隻腳腫得穿不下草鞋。但即便如此,修行者也不得以此為藉口而休息或謀求治療,只能硬撐著走下去,等傷口自然痊癒。

 

 

    入堂

 

    為了體驗「千日迴峰行」,我和朋友也在山上走了一小段,有些地段坡度很大,走上幾步就已經氣喘噓噓,渾身冒汗。而大阿闍黎在14年的歲月裡,幾乎每天都要走遍全山,僅憑想像其情景就讓人欽佩不已。其實,「千日迴峰行」的難關不僅限於每天的行走,最具挑戰性的環節還應算是從修行的第七百日到第七百零九日之間的“入堂”。

 

    “入堂”修行是在不動明王堂舉行的集中修行,在前後9日的修行期間,不食、不飲、不臥、不眠,每日念誦不動真言,9日念誦10萬遍。其目標是通過這種極限修行,獲得不動明王的加持,全身心得到改造,最後與不動明王合體。如果說在此之前的修行是為求自我解脫的修行,那麼這之後的修行則是為了解脫眾生。之前的修行是“動”中修行,這裡的修行則是“靜”中修行。在進入這一特殊修行之前,要發帖給比睿山各寺院、以及在家信徒。信徒會集聚在明王堂周圍,為修行者祈禱。在明王堂中還有兩位僧人負責焚香、換蠟燭、搖醒打瞌睡的行者,同時也負責監視修行者是否嚴格按照規矩修行。

 

    據大阿闍黎後來回憶,第一、第二日沒有特別的感覺;第三日,睡眠欲、飲食欲等各種欲望變得強烈,在上衛生間洗手的時候,看到水就有跳進水中的衝動;第四日,身體發出臭味,感官變得格外敏感,連香灰落下的聲音都聽得到;第五日,允許用水漱口,但不得咽下,為了驗證是否咽下,陪護的僧人要用器皿稱量;第七日,感官變得驚人地敏感,10公里之外飯店的食物的味道都可以嗅到,淩晨兩點到堂外取水時,水的香氣都可以嗅到;第八日,是最危險的階段,行者被允許兩臂掛在橫杠上稍事休息,信徒齊聚明王堂周圍,為行者加油;第九日,淩晨三點,修行結束,由延曆寺總管宣讀“入堂修行圓滿”的證明書。

 

    據醫學研究,人在不吃不喝不眠的情況下至多能堅持一個禮拜,超過這一界限身體機能就會紊亂,意識模糊,甚至有生命危險。而“入堂”修行可以說是對生命極限的挑戰。如果沒有修行基礎而盲目挑戰,即使能夠活命,也必然會對身體造成極大傷害。而像大阿闍黎這樣的修行者經過這樣的修行似乎身體得到一次徹底的新陳代謝,據大阿闍黎本人講,似乎感到全身細胞都更換過一遍。大阿闍黎活到88歲才過世(2013),也驗證了修行的正面功效。我們不能不驚歎修行生活在開發生命潛能方面不可思議的功效。

 

    一缽千家飯,孤僧萬里遊。行腳歷來是佛教修行的基本功課。用日本禪學者鈴木大拙的話說,靈性就是大地性,大地孕育萬物的生命力恰如人的靈性的生生不息。人走在大地上,呼吸大地的氣息,有助於喚起自身沉睡的靈性。從印度的遊行乞食,到中國的行腳巡禮,再到日本的“千日回峰行”,雖然內容形式各有不同,但親近大地、親近自然,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的宗旨是一脈相承的。隨著現代文明的進步、交通工具的改善,人的生活節奏越來越快,以至於我們的靈魂趕不上自己的腳步。如何找回丟失的靈魂?唯一的辦法就是放慢我們的腳步。不要懸在半空,而是腳踏實地。當我們行走在堅實的大地,大地便會幫助我們重新找回人與自然的一體感。

 

(資料來源:中國宗教網)

 

 

 

不動明王

不動明王01.jpg

不動明王02.jpg

不動明王,梵音為Acalanatha意為不動尊或無動尊,教界稱為『不動明王』,亦謂之不動使者。 〝不動〞,乃指慈悲心堅固,無可撼動,〝明〞者,乃智慧之光明,〝王〞者,駕馭一切現象者。依密教三輪身之分類而總判,不動明王為一切諸佛教令輪身,故又稱為諸明王之王,五大明王之主尊。就金剛胎藏兩部而分別其德,五方佛(阿閦毗佛、寶生佛、毘盧遮那佛、阿彌陀佛、不空成就佛),各有三輪身。

 

中央毘盧遮那佛為自性輪身,金剛般若蜜多菩薩為正法輪身,不動明王為教令輪身。所以不動明王是奉大日如來(大日如來的梵音是摩訶毘盧遮那佛,摩訶譯為大,毘盧遮那譯為光明遍照,故中文別稱大日如來)教令,示現忿怒形降伏一切惡魔之大威勢明王。表面看來,大日如來,金剛般若蜜多菩薩,不動明王,是三尊不同的個體。而實際上,卻是諸佛總體的身、口、意三密,次等顯現,即身密是大日如來,語密是金剛般若蜜多菩薩,意密是不動明王。即使是大日如來與釋迦牟尼佛,也是如此,祇不過是法身佛與應身佛之不同示現罷了。

 

密教諸尊,依三輪身之分類而總判之:則大日如來為一切諸尊之總體, 為自性輪身,而此尊為一切諸佛之教令輪身。故又稱為諸明王之王, 此尊於大日華臺雖久已成佛,而以其本誓之故,現初發心之形, 為如來之童僕而給使諸務,且給使於真言行者,故稱使者。

 

使者即使役於人之義也。不動使者,不動即使者而非不動者, 不動之使者如二童子,八大童子等(是約於胎藏界)。 不動明王是大日如來的教令輪身, 降魔時示現的忿怒身,也是諸佛意的化身。

 

他的身相是對那些頑固不化、執迷不誤、 受魔障遮蔽的眾生而變化的,以喝醒眾生和嚇退魔障。 在五方佛示現的五大明王中,不動明王居首位。 其誓願為“見我身者發菩提心, 聞我名者斷惡修善,聞我法者得大智慧,知我心者即身成佛。”威力甚大,不論漢地佛教或藏傳佛教, 都重視修習本尊法門,又被稱作大威力不動明王或常住金剛。

 

不動明王,為一臉二臂,髮垂披肩,愁眉瞋目,嘴角兩側露出兩虎牙,現大忿怒相,上衣斜帔,下著擺裙,右手持劍,左手提索,以童子相站姿安立周身智慧烈焰中,造型特殊,顯示此不動明王更具積極性與行動力。不動明王久以證得大光明遍照,已登大日華臺,因其三昧耶本誓願,而示現初發心時諸相不備之形,為如來之童僕,而執行諸務。

 

不動明王身相亦有二臂,四臂或六臂的, 藏密崇奉的多為二臂像。全身青藍色,表法性不變。 腰圍虎皮裙,三眼紅圓。右眼仰視,表示能捆住天子魔; 左眼俯視,表示燒毀龍魔和非天; 額眼平視,表示降伏夜叉和羅剎。脖子上掛著一條蛇, 表示除根本煩惱之"瞋心”以五骷髏及不動佛為飾,表消除一切惡障。

 

全身以八大龍王為飾。右手高舉著龍劍,左手拿繫杵的金剛索以勾縛魔。 右腿弓,左屈膝著地,於蓮花月輪寶座上。 修習此尊法,可斷除煩惱所生的一切障礙, 施一切欲求如願,順利修成佛果之道。

 

而其忿怒相,是大慈悲的顯現,就如同父母對其頑劣不化的子女,以忿怒方法予以調教,其動機是“慈愛”而非毀滅,因此可以說比祥和寂靜之示現,更具慈悲力。右手持的劍,非一般的刀劍,乃是智慧之劍,能斷煩惱之根,左手所提絹索,是用來捆綁一切惡魔,而最大的惡魔,是我執魔也,所以其內在的密意,不在降伏外在的惡魔,而是以智慧力為武器,來降伏自己內在的“魔”。而魔之真實意思應為“磨”,並非一般人口中的魔。“魔”之所以為“磨”,完全是因為執著這個“自我”在作祟,所以一切外在的障礙、痛苦是來自於內在的障礙與執著,只要降伏了內心,則外在的一切將得到淨化。

 

 

護摩

護摩01.jpg

護摩 (Homa)是梵語之譯語,為焚燒之義,可分深淺二種解釋。

淺者,因印度 祀火外道盛行此法,以火為梵天之口,認為捧物供於火中,產生之煙可遙達天上諸神,今密教為攝伏彼故,乃借用彼法,但於主旨則大異於彼,比之外道,猶如天地,不可相並。

 

密教護摩可分為外護摩與內護摩。

外護摩是造作壇場、搆設爐器、順次加持、投於爐中,供養本尊祈求成就之焚薪供養事作法,被形式與祀火外道有所相似。

內護摩全是精神方面的,行者利用觀想和智力將煩惱業障燒盡,令純淨菩提心成長,作三三平等觀,行者、本尊、壇上之爐火,一體無二,平等無礙。以智火燒無明薪,因一切眾生皆從業生,今燒除前業即得解脫,而行者在修三密觀想中成就廣大供養,是即佛法真正護摩,深密火法,但以密教當相即道,故此外護摩亦不可廢除也。

 

在諸尊法中各有其護摩法,凡欲求成就者,依所求之事不同,設壇之方法亦不同,所求之事雖多,略有四種:

 

一、梵云扇提卡那,此云息災,所以除災生德也。

二、梵云普朽替卡那,此云增益,所以增進福智,圓滿萬行也。

三、梵云阿比恰魯卡,此云調伏,所以損減怨敵,剋服強暴為能。

四、梵云瓦細卡那辣,此云敬愛,所以得人敬仰,使眾合和為功。

 

護摩02.jpg

此四種外,如鉤召,名五種法,鉤召者,攝召之義,所以召攝欲得之人也。更有延命法,亦增益之部所分出也。此四種護摩法,相應爐形。略述如下:

 

一、息災護摩爐-圓形,底有十二輻輪形,謢摩木用甘木。

二、增益護摩爐-方形,底有三鈷杵形,護摩木用果木。

三、敬愛護摩爐-蓮花形,底有蓮花形,護摩木用花木。

四、調伏護摩爐-三角爐形,底有獨鈷杵形,護摩木用苦木。

 

依護摩爐形之不同,護摩壇壇形亦須相應,成為圓壇、方檀、三角壇、蓮花形壇。

 

百八支護摩木代表百八煩惱,三支乳木表三毒煩惱、漱口水、蘇油、乳木、飯食、五穀、切花、丸香、散香等九種供物,攝入六種供具中,漱口水-閼伽、塗香-塗香,蘇油乳木-燈明、飯食五穀-飯食,切花-花蔓,丸香、散香-燒香。

 

行者於護摩法中,百八煩惱滅燼,六度功德成就。護摩法於世間事更有不可思議之功效,舉一些實際例子:

 

一、因眼睛過度疲勞而失明,經過三個月的加持祈禱而痊癒。

二、全身長滿糜爛的疣,經過三個星期的護摩加持而痊癒。

三、被嚴禁運動的慢性腎臟炎,經過間斷性的幾個星期加持而痊癒。

四、患嚴重痙攣性麻痺而導致發育停滯的小孩,經濄持續的加持而痊癒恢復正常。

五、高原病的患者,雙腿痿縮到皮包骨的狀態,經濄長期的加持祈禱而能夠走路。

六、顏面神經麻痺,口水流不停而不自知,經過加持而痊癒。

七、患嚴重的神經症,導致婚姻破裂,出現危機的夫婦,經過加持而恢復以前快樂開朗的生活。

八、患了嚴重的小兒氣喘病,經過加持,而未再發作。

九、有吸毒惡癮者,經過加持而改變其人生觀與生活態度。

 

經過護摩加持祈禱而痊癒恢復正常的事蹟多不勝舉,以上僅摘舉幾例,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天方夜譚,憑空捏造之事而不相信。人的肉體會生病有二種原因:

 

一、四大不調所產生的病。

二、業障因緣所引起的病。

 

若是四大不調的情志病或外感風寒諸病,由普通的醫師治療即可痊癒,而業障因緣所引起的痛,單靠藥物便無法痊癒。

 

為何護摩加持會有如此之不可思議力量呢?首先必須瞭解”加持”的含義。

 

弘法大師(空海大師)對”加持”的解釋是 :「佛日的光明,投印於眾生的心水為加;而行者的心水能感佛日的垂護則名持。加持即是表示如來大悲水的普施與眾生信心的承納獲益。」

 

有修證的行者,在護摩祈禱時,證入本尊德性,當下即是本尊之化身,藉本尊慈悲的功德力,為信心堅定的患者,消除業障,解脫惡緣的作障者,去除病根而得痊癒。

當然因為個人業障的深淺不同,加持痊癒的時間便有不同,因此接受護摩加持的信眾,除了須誠心的懺悔業障,更須對修持的行者具有堅定的信心,再加上一位已契入自性的上師之功德力加持,必能獲致不可思議之圓滿結果。

 

(轉載自 真言宗金剛院派清淨慈門)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