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間法包括大乘和小乘。即使小乘的修行,也必須要有出離心。有了真正的出離心,並在此基礎上行善,這種修法就叫作出世間法。

 

世出世間法.png

 

現在,無論是在漢地還是藏地,許多人都自詡為佛教徒、居士、出家人,經常放生、磕頭、修五加行。很多人也以此而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很不錯,天天都在修法。

 

大禮拜.jpg

 

但如果詳細地觀察他們為什麼而修這些法,就會發現,有為數不少的人,其修法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現世的利益,如,健康、長壽等等,或為了消除一些壽障等現世的災難。

還有的是因懼怕三惡道(地獄、餓鬼、旁生道)的苦難,而希望自己下一世不墮惡趣,得到人天果報。凡具有以上這些發心的任何修法,都只能屬於世間法。

 

六道輪迴.jpg

 

我們不能以為:燒香、磕頭等是世間法,而聽聞『大中觀』或『大圓滿』等就是出世間法。因為,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並不是依外相而區分的

比如向三寶供燈,在同樣的供養對境、同樣的供養物、同樣的供養人的情況下,如果不具備出離心,供燈的發心是為了求得世間的圓滿,為了健康長壽、升官發財,或者來世得到人天的福報,這樣的供燈就是世間法;反之,如果具備了出離心,供燈的發心是為了求得解脫,而不是為了健康長壽、升官發財,這樣的供燈就是出世間法。衡量世間法與出世間法,就是以是否具備出離心為標準的。

 

大圓滿.jpg

 

『大圓滿』本身是出世間法,可是修大圓滿或聽大圓滿的時候,由於發心的緣故,就有可能把它變成世間法。譬如說:僅僅為了得到一些現世或後世的利益而聽大圓滿或修大圓滿,當此法進入我們的心相續時,它就不是出世間的法,更不是大乘的法。那是什麼呢?就是世間法,這叫作“世間法的大圓滿”。

 

放生是什麼法呢?那也要看你的發心。

即便不是為了得到現世的健康、長壽等等,而是為了得到後世的人天果報,或是避免一些後世的災難,如不墮地獄等三惡道而放生,這種放生也只能成為世間法;如果是為了自己一個人從輪回中得到解脫而放生,這種放生就成了出世間的小乘法;如果是為了拔濟一切眾生而發誓成佛,為了得到佛的果位而放生,這種放生就是大乘的出世間法;如果在此基礎上有一些密宗的見解,這種放生就是密乘的法。

 

所以,我們一定要審慎思維,並反躬自問,我放生放了那麼多年,到底是為了什麼?是不是為了自利?如果是為了一切眾生得到佛果而放生,那就可以成為大乘法。如果放生只是希望自己可以長壽,或者下一世轉世為人並且健康長壽,或者自己往生淨土的話,那這個放生看起來似乎是利益眾生,實際上卻是在利益自己。

 

其他修法也應當這樣觀察。比如到學院或是到其他地方去領受灌頂、聽聞佛法,這是世間法還是出世間法呢?和剛才講的一樣,如果只是為了自己的健康、長壽,或是為了逃避一些現世或後世身體和精神上的痛苦而聽聞修持的話,就同樣是世間法。為什麼呢?因為你的目的沒有離開世間的發心,所以在此基礎上所建立的一切都是世間法。

 

世出世間法02.jpg

 

什麼叫作出世間法?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的界限在哪裡?出世間法包括大乘和小乘。即使小乘的修行,也必須要有出離心。有了真正的出離心,並在此基礎上行善,這種修法就叫作出世間法。

 

“出離”這兩個字的涵義是什麼?“出”,就是要放下世間的一切。也就是說,要對世間的任何事物都不留戀,並很清楚地意識到三界六道輪回的痛苦本質,這叫作“出”;“離”就是希求解脫。“出家”中的“出”也是這層含義。“家”是指世間,並不是走出家門、穿上出家僧裝就表示出家,而是要對輪回生起真正的厭離心。

 

出離心01.jpg

 

在家人學佛、修出離心也是一樣,就是要對世間的事物沒有任何貪圖之心,這叫作“出”。這個“出”外道也有,很多外道的出家人也不願意在六道中輪回,也希望解脫,但這不叫出離心。真正的出離心,還必須要有一個正確的見解。正確的見解是什麼呢?就是首先要意識到輪回的痛苦,所以不再留戀輪回,並努力去尋求解脫、走向解脫。但是,與此同時必須要有解脫的智慧。如果只是一味盲目地、沒有智慧地尋求解脫,並不是完整的出離心。出離心的解脫智慧包括小乘的四諦法門,精通四諦之後,才算具備了完整的出離心。

 

具備了真實無偽的出離心後,所修的一切善法都將成為出世間的法。《俱舍論》裡講,從有了出離心以後,就算是小乘的入道。此處“入道”的意思是指進入小乘次第的第一步。

 

出離心很重要。『人身難得、壽命無常、輪回是苦、因果不虛』這些外加行,對增上出離心有很大的幫助。

 

四加行.jpg

 

但現在很多所謂的佛教徒,卻不願意修加行,特別是人身難得、壽命無常這些外加行,直接就想修大圓滿、大手印等法。這樣的人,在藏地的出家人裡也有,但在漢地的居士裡更多。

 

人身難得02.jpg

 

『大圓滿』、『大手印』,當然是很好的法。但我們現在是不是這樣的根器呢?自己現在的心相續調整好了沒有?如果沒有調整好的話,那麼大圓滿、大手印是不可能修起來的。

 

調整的方法又是什麼呢?就是修『人身難得』等修法。

 

人身難得01.jpg

 

對這些修法,我們絕不能等閒視之。阿底峽尊者及以前藏地很多專門修行的高僧大德,他們當中有些人一生只修人身難得和無常,最後還是同樣獲得了成就。前輩們已經為我們作出了最好的表率,我們就應當追隨他們的足跡。那些不願修加行,第一步就妄想邁得很高的人,他們離解脫的目的地,也就如同被重重關山阻隔一般,永久難以抵達。

 

人身難得03.jpg

 

曾經有一位大成就者,當他的一個弟子將要離開的時候,就到上師面前,祈請傳一個更殊勝的竅訣。上師說:我並沒有什麼更殊勝的竅訣。弟子將所有的東西都供養了以後,再一次苦苦祈求,上師就握著弟子的手情真意切地說:『你也將會死的!我也將會死的!這個問題你回去好好思考。我的上師給我講的也是這個法,我修的也就是這個法,我的上師也沒有再給我講什麼,我也沒有修過其他什麼,這就是竅訣,你回去認真修持吧!』

 

說起來就是這麼簡單,你也會死,我也會死。這個不爭的事實大家都知道,但是平時卻似乎遺忘了。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深入細緻地思維一下這個修法,否則,什麼結果也修不出來。

 

五加行02.jpg

 

很多人都認為自己肯定在修出世間法,修的是『五加行』,這怎麼不是出世間法呢?

『五加行』本來是出世間的法,而且是大乘的法,但是,在你修持的當下,自相續中是以何等見解來修持的呢?

雖然為現世的健康長壽等而修五加行的可能性比較小,但為了後世不墮地獄而修五加行的可能還是有的。如果沒有尋求解脫的發心,修五加行也是世間法,而根本不是出世間法。這樣一來,修五加行的意義也不是很大。

念咒、磕大頭是很累的,但如果修出來的不是密法,不是大乘法,也不是小乘法,而成了世間法,就非常令人惋惜。

 

我們都在法王如意寶前接受過灌頂,看過很多珍貴的書,這非常不容易。如果讓它變成世間法,與解脫就沒有什麼關係了。以後即使會得到一些世間的福報,滿足我們鼠目寸光的世間願望,但與解脫卻沒有緣分,這豈不是很可惜嗎?

 

所以,一定要重視『人身難得』,不能白白地耗盡人生而不求解脫。欲求解脫,就一定要從出離心著手;如果沒有出離心,修行也好、念咒也好,都不是獲得解脫的出世間法,這個特別特別重要。在出離心的前提下才能講菩提心,沒有如理生起出離心,就不可能生起菩提心。

 

 

慈誠羅珠堪布簡介:

 

慈誠羅珠堪布.jpg

 

左欽丹增松波仁波切說:「以前在藏地在錄音機裡聽到最​多的是曲恰尊者的聲音,現在聽的最多的是慈誠羅珠堪布的聲音。

我​雖然沒有與慈誠羅珠堪布見過面,但對於我來說,他就是我的上師。

​你如果在聞法方面發現我與他的說法有差異,那一定是我錯了。

我在​印度的親戚對我說,在印度喇嘛慈誠羅珠堪布的名聲也非常大,他如​同藏地的雪山,越遠看越感到莊嚴而無與倫比。」

 

 

索達吉堪布 丹增嘉措活佛 慈誠羅珠堪布 希拉榮博活佛 益希彭措堪布.jpg

上圖由左至右為: 索達吉堪布 丹增嘉措活佛 慈誠羅珠堪布 希拉榮博活佛 益希彭措堪布

 

 

慈誠羅珠堪布,無垢光尊者化身,法王如意寶讚為智慧第一

龍欽巴尊者.jpg

現今喇榮五明佛學院副院長,我們尊貴的慈誠羅珠堪布,前世是蓮師授記中生於安南家族享譽前藏的持教大德,今世又轉生於安南家族繼續弘揚光大寧瑪教法,卻如此謙遜,從來沒有接受過自己祖古的身份,而以普通人自居。

 

堪布慈誠羅珠學問淵博是公認的,其修證在《大圓滿傳承史藍寶石》中得到肯定,利生事業也非常廣大。雖然他一再否則自己是轉世的仁波切,但還是他被大德們認為是龍欽然降(無垢光尊者)、果讓巴、向秋朗巴的化身。

為此,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賜其名曰『慈誠羅珠』(全知龍欽燃絳巴名號之一)。

 

當年,無垢光尊者(龍欽巴尊者,證悟普賢王如來的法身,被尊稱為繼蓮花生大士之後的「第二佛」)十二歲在桑耶寺出家,法名就叫——慈誠羅珠。尊者留下《龍欽七寶藏》、《四心滴》、《三大休息》、《三自解脫》等二百餘種法寶。

無垢光尊者與宗喀巴大師、薩迦班智達,同為文殊師利菩薩身語意之化身。

 

法王從沒認證過活佛,這是公開的說法。

但他老人家為慈誠羅珠堪布破過兩次例。一次是1990年代初,法王對果青寺的活佛們說,他(指堪布)這個人可了不得,你們讓他坐最大的床(最大的活佛)吧!

可由於種種原因,他們最終沒有同意。 另一次是在 1990年代末,學院正在耍壩子,一天的早上法王說,今天會有一位釋迦牟尼佛一樣的人來,我們要好好地珍惜。但一天過去了,沒來陌生人。到了晚上,法王親自帶著一尊佛像、經續、錢送到堪布的帳篷。這時,所有的喇嘛都明白了法王如意寶的心意!

再到後來,法王在學院為堪布鋪了床,讓他在學院坐床(當活佛),可堪布把聖教『一子續』(『桑給契吉密續』,亦即「佛陀密續唯一的法嗣」,屬『大圓滿』的密續部)放在了床上,他不坐床,讓法坐床。(上師曾對某弟子臨別叮嚀--要依法不依人!)

 

在喇榮的小店,很容易請購到法王等各大堪布、活佛的法相照片和徽章,然而轉半天也找不到慈誠羅珠堪布的像。

忍不住問一小店老闆,老頭說:“怎麼沒有!”隨手舉起一袋像章,苦著臉說:“五月二十日左右學院剛開過會,就他(慈誠羅珠堪布)的不讓賣,抓到要罰款。你看看,我這麼多全在這兒不敢拿出來。”

 

在此引用“秋空遊雲”的文字:上師不收供養是公開的。為了讓他老能接受我的供養,我琢磨了好多天,一步步怎麼說,就能讓他接受我的供養。可到了那天見面的時候,我一開口就被他把剩下的所有的話封住了,根本沒辦法按照我的設想說下去。最後,還是我的誠心打動了他老,在答應攝受我、為我的依止根本上師後,接受了我的供養。  

 

上師辯才無礙。1980年代,慈誠羅珠上師隨法王朝拜拉薩,途中遇一名滿全藏的大格西,其辯才非常出名。

兩人就佛教最難的中觀展開一場辯論,結果不分勝負。那時的上師出家沒幾年,還非常年輕,卻一戰成名,譽滿雪域。

一次,從印度的佛學院來了位辯經第一的堪布非常厲害,沒人贏得了他。慈誠羅珠堪布坐在一旁靜靜的聽著,最後上場來, 三兩 句就駁倒對方。全場一片嘩然 ……

 

法王高興地說“看我們的慈誠羅珠呀!以後不一定有人能趕得上他的辯才了。 ”

 

 土登諾布活佛也說:一段時間以來,一些高僧大德相繼認定慈誠羅珠堪佈為某某活佛之轉世,他們還紛紛帶上眾多佛像、佛經、佛塔等供養物再三前來迎請堪布坐床。但他卻認為撈取虛名對修行人而言根本就是著魔的徵相,並擔心接受種種名譽會對自己的聞思帶來違緣與障礙,故從未承認、答應過這些認定及請求。

平日裡,他一直是以普通人的身份知足少欲地過屬於自己的清淨生活,外界的一切繁華、名利似乎都與他無關。已有很多人想對慈誠羅珠堪布以法王相稱,但他極為謙虛低調,堅不許。以致學院都沒他老的法照結緣。上師極 威嚴,學院的喇嘛最怕他老,以致於在課堂上他老隨便停在一處,身邊的喇嘛會怕的發抖,做了不如法的事會自動全說出來。

 

提起堪布慈誠羅珠,藏族人幾乎沒有一個不恭恭敬敬的,所有的法會上也不停的迴向他老人家長久住世。

他是藏族人的依護,他的話被奉為不可違背的教言。從佛教到文化,從生活到教育,無處不以他老人家的話為準。他是教法的尊者。

這些年,堪布深入各藏區傳法,時常得經過一些林區,因為怕碾死小生物,他往往捨四輪車而就二輪車,讓侍者騎摩托車載他。有時,途經河床,崎嶇不平的路使他從後座被彈起,可回頭一看,上師正跏趺坐在河中央。有些地區基本沒有路,當地居民多半以馬代步,但堪布不忍心牲口馱負著他氣喘吁籲,所以寧願自己步行,翻山越嶺。而那些前來迎接他的喇嘛們,見堪布走路,他們也不好意思騎馬,只得下馬跟著步行。卻見堪布健步如飛,那些主人上氣不接下氣,堪布就笑著請他們上馬。

 

一次,慈誠羅珠堪布至紅原地區傳法,呼籲當地藏民戒殺放生。堪布疾言厲色痛罵殺生行為。最後他說:“犛牛不會講話,我只不過是幫牠們講幾句話而已。”講到這裡,他再也忍不住,在大眾中失聲痛哭。

 

他老(慈誠羅珠堪布)在藏族人眼中是無所不能、與佛無別的真正善知識。是這一代寧瑪巴的太陽!

原來牧區殺生特別嚴重,現在很少很少了,因為藏民都特別尊敬慈誠羅珠堪布,都聽他的話。

慈誠羅珠堪布說了不允許殺生,讓他們發願。如果誰家殺生,喇嘛就不給這家人念經、超度,斷絕來往。

慈誠羅珠堪布讓寺院把放生的犛牛送給貧困又有善心的牧民代養,他們可以取用牛奶等,這樣既對犛牛有了照顧,又解決了貧困牧民的生活困難,一舉兩得。

藏區百姓響應堪布號召,殺生現象越來越少,這次參加寺院開光盛典時,當地牧民百姓自願放生的犛牛就有5000頭,法會後大家隨喜放生的款有結餘,因不忍大量的在甘孜縣屠宰廠被殘殺的犛牛被殺,寺院堪布、活佛等僧人到甘孜縣城截購即將被販賣給屠宰廠的犛牛,解救它們於屠刀之下,並運回寺院所在大草原送給貧困又有善心的牧民,並由寺院僧眾監管。為避免犛牛運輸中的傷害及節省運費,寺院僧人們帶著這百餘頭幸運犛牛翻山步行五天,回到四千多米高原上的草原! 

 

慈誠羅珠堪佈在藏區,號召百姓不喝酒、不抽煙。某縣全部寺院及鄉鎮以下百姓積極響應,集體承諾。為保證承諾的執行,百姓之間相互監督提醒,各寺院聲明寺院僧人將不到有抽煙、喝酒行為的家族出入 - 大家知道在藏地老白姓生活、生老病死與寺院、僧人聯繫多密切,就知道其中利害!承諾還包括老百姓有向寺院舉報抽煙喝酒家族的義務。

 

現在該縣除縣城,鄉鎮以下大小商店再沒有菸酒出售。影響之大,以一位上師的官員親戚為例:過去上師及當地各大仁波切都勸過他戒菸戒酒,他總說:沒辦法呀!...現在這位親戚(至少在家鄉及轄區百姓前)不敢抽煙喝酒了。

 

當初慈誠羅珠堪布出生時,在 一兩 百公里外寺廟裡的德增活佛就知道了。悄悄的騎了馬帶上哈達,前去認證迎回寺廟的。

 

法王的傳記裡面有法王幼年時調皮的一些記載,索達吉堪布在上課時也多次講到自己幼年時、上學時打架的事。無獨有偶,慈誠羅珠堪布幼年時的頑皮也毫不遜色。甚至有過之無不及。很難想像出現在這麼莊嚴、令人望而生威的大德,幼年時的樣子也是聰明而頑皮:某日,年幼的上師,突發奇想,要到深不可測的山谷底去一探究竟。自己用能找到的繩子連在一起還遠遠不夠,把一頂帳蓬扯下很多條,連成一根長繩固定在山頂,來了一次最原始的“拓展探險”。晚上家里人到處找不到他,招呼了很多人四處尋找,終於,在母親的啼哭聲中,上師被尋救上來。及至年長,上師到自己的家廟果青寺過起了出家人的生活。

在果青寺一年多的時間裡,全寺上下幾百人基本被上師全捉弄過。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上師一到五明佛學院就完全變了個人,不但對佛學的諸多難題從沒表示出難懂,人也現出穩重、嚴謹的相。

 

多年以前,法王對年輕的堪布說,你若能把學院的垃圾糞便清掃乾淨,你以後弘法的違緣將譴除,會很順利。堪布聽後二話沒說,同另一位堪布一起,用手將學院上下清掃的乾乾淨淨。據說單大便就裝了一三輪車。對上師的信心、對眾生的悲心使一向以乾淨、清潔聞名學院的堪布做出如此壯舉!

 

慈誠羅珠堪布來到漢地,有一位做生意的人聽到了很好奇,他這輩子還從來沒見過藏傳佛教的修行人。他想像中,藏地來的喇嘛是高大威猛的一條康巴漢子,跨刀吃肉,他也想去湊湊熱鬧,於是和居士們一起去見堪布。見到氣宇尊貴儒雅的慈誠羅珠堪布後,為堪布的智慧所折服,氣宇所攝伏,當下皈依堪布成為一位密乘弟子。原本這位居士是做生意的,每天睡到中午起床,下午晚上和客戶吃飯談生意,光吃一頓飯就花上千塊錢。皈依堪布後,走上修行的路,改變了生活方式,過著清靜簡單的生活,沒有過去有錢,卻輕鬆自在,活得快樂。

 

某弟子與一位藏族扎巴聊天時,談到喇榮慈誠羅珠大堪布。這位扎巴說:“我們藏族很多在家人提到慈誠羅珠大堪布都會流淚,稱呼他為喇嘛慈誠羅珠而不是堪布慈誠羅珠。因為慈誠羅珠大堪布常常給在家人說法,他對於藏地的恩德太大了。他的智慧真是非常大!很多人看到他後,會對其他人說,我今天見到真正的松吉(佛)、雄切參巴(菩薩)而不會說是見到了位堪布。”

 

去年,有人發心為堪布翻蓋了房子。多年來包括親人在內的很多人都曾想為堪布翻蓋房子,但都被拒絕了。這次是房子實在太久了,沒辦法在住了,堪布才同意。房子翻蓋完畢,堪布回學院一看,說,太大了太好了,我一個修行人要那麼大房子幹嘛?逼著拆掉一部分(都是木板房拆容易)。

 

慈誠羅珠堪布在近日的微博中提到他在學院的小木屋:“ 昨天從外地又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一切都變得格外單純。其實,人沒有那些複雜的用品和設備,也完全可以過十分舒適的生活。在這裡,我感到離天很近,離佛陀更近。”

 

對此,網友“秋空遊雲”評論道:今天看到上師發一張自己小木屋照片,不由記起多年前到上師原來小木屋時的情形。一間房子,四周靠牆壁全是書架,放滿了書。南面窗子下面有短短的一張床,根本沒辦法躺下,床前是一小茶几,看書用。整個房間非常整潔,顯得很空曠。早聽說上師是不倒單,到學院幾十年從沒躺下睡過,一看那所謂的床就很清楚。

 

 

附:慈誠羅珠堪布大事記  

1962年出生於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出家後於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依止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並獲得堪布學位。2 0多年來,於學院擔任教學重任,培育出為數眾多的僧才。20世紀90年代到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等地弘法。近年來,又深入各藏區,宣導環保、素食、教育、戒殺護生(近十幾年來,堪布每年都到漢地舉行百日大放生)等理念,同時講授基礎佛學正見,深化信教群眾對佛法的認知。為了弘揚民族文化,又積極於藏區建立圖書館、創辦學校,並邀請五省藏區專家學者編纂漢藏英新詞辭典,負責主編工作。歷時五年,目前已出版了《漢藏英常用新詞語圖解詞典》和《漢藏英常用新詞語詞典》。

 

下圖為 2015年1月22日,慈誠羅珠堪布於台北『看見希望』講座演講時,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特別親自蒞臨為  慈誠羅珠堪布做開場介紹時的合影照片。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1.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2.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3.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4.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5.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6.jpg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7.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