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囊派賽格寺根本護法“貢布哲謝”及 阿知仁波切秘密護法之傳承及修法略釋

 

贡布哲谢01.jpg

 

一般情況下,寺院及成就者們會依所屬教派和傳承,或實修之法門來修供與之相應的瑪哈噶啦。但就實際情況來說,往往會因不共的因緣產生一些與上所述不同的特殊情況。這裡就要介紹本文之重點——覺囊派賽格寺,這座十三世阿知上師生活、學習、修行和住錫的寺院,所供護法的因緣。

藏傳佛教覺囊派供奉的瑪哈噶啦,既是寶杖怙主 - 二臂紅棒瑪哈噶啦,也是薩迦派最重要的護法。

 

二臂紅棒瑪哈嘎拉.jpg

 

該尊傳入覺囊派的因緣要追溯到覺囊派祖師,大成就者更欽篤布巴·喜堯堅贊。

 

覺囊派祖師  大成就者更欽篤布巴 喜堯堅贊.jpg

 

尊者早年依止薩迦派,遍學薩迦所有經論和密續。31歲改宗覺囊派後,將薩迦顯密教法傳承匯入覺囊。寶杖怙主也隨之進入覺囊派,成為覺囊寺院最重要的護法之一。現今,藏哇寺等覺囊大寺都是以該尊為主要修供對象。而同屬覺囊大寺的賽格寺,雖然也非常重視寶杖怙主,而且在閉關院內是連七十五尊瑪哈嘎拉一起供奉。但寺院最為重要的護法卻是另外一尊特殊的瑪哈噶啦。

這尊瑪哈噶啦名為“貢布哲謝”,“貢布”意為“怙主”(諸多護法中,只有瑪哈噶啦才被稱為“貢布”),“哲謝”為“極度凶忿”,“極度憤怒”之意。

 

贡布哲谢.jpg

 

哲謝瑪哈噶啦乃觀世音菩薩之意化身,因而悲心廣大,又因具大威猛力而現忿怒身。護法身色黑紅,二面(正面右側有一狼頭),頭戴五骷髏冠,鬚眉赤黃,頭髮上揚,怒睜雙目,張口露出上下四根獠牙,做威猛呼喝之聲,現極度凶忿之態。身有四臂,前兩臂置於胸前,右手持毒樹,左手持盈滿血紅甘露之嘎巴拉,內置破壞佛法邪魔之心臟;後兩臂上揚,右手持套索,左手持紅色法器長木向(藏文音譯)。身著藍袍,肩披黑色錦緞,下著白褲,腳踏藏靴。以鮮濕人頭為腰帶,以人骨瓔珞纏繞手腕為莊嚴。胯下鋪鮮人皮做馬鞍,騎乘迅疾之黑色白鬃駿馬,住于智慧烈火之中。

主尊左側伴有明妃——騎黃騾之四臂吉祥天母(梵名:瑪哈嘎哩,藏名:班滇拉姆)。主尊前方下側,從右至左依次伴有白、紅、藍三色獅面勇父。獅面勇父一面二臂,騎乘白色雪獅。為主尊身、語、意之化現,其麾下統領眾多具大神力之忿怒非人眷屬。(著名的乃瓊護法——白哈爾王,為白獅面勇父所統領;著名的金甲衣護法,為紅獅面勇父所統領;著名的ra呼啦護法為藍獅面勇父所統領。他們都是極忿瑪哈噶啦之重要眷屬)

 

上面說到,覺囊大寺多以寶杖怙主為瑪哈嘎拉之首,那為什麼賽格寺主要供奉的是哲謝瑪哈嘎拉呢?這要從覺囊派另一位舉足輕重的祖師大德——多羅那他尊者說起。

 

覺囊派  多羅那他尊者.jpg

 

多羅那他尊者是繼更欽篤布巴尊者之後,又一位以學識廣博,力行證道,成就卓著聞名於世,將覺囊派代入輝煌的大成就者。而哲謝瑪哈嘎拉即是多羅那他尊者秘密不共的護法。尊者和哲謝護法的因緣起于古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的年代。多羅那他尊者的第一世,即是八十四大成就者中赫赫有名的勝樂金剛化身——黑行者那波巴

 

黑行者那波巴.jpg

 

從彼時那波巴至多羅那他尊者轉世化身的50代以來,哲謝瑪哈嘎拉就以秘密護法的身份一直伴隨護持,未有一刻相離。(在多羅那他尊者的著作中,專門著有怙主哲謝瑪哈嘎拉的極密修法。可參考《多羅那他尊者著作集》)

 

(位於日喀則地區的彭措林寺,由多羅那他尊者創建,曾是覺囊派的根本道場。後雖經五世DL喇嘛改宗為格魯,但寺院仍然修供哲謝瑪哈嘎拉。寺院現存極著名的四件法寶中,其中一件(一對寶石)就供奉在護法殿,據傳是龍王獻給哲謝護法的貢品。阿知上師曾經在前往該寺朝拜時,和全寺僧人共同于護法殿修供哲謝瑪哈嘎拉。來自阿壩塞格寺的上師一行七人,和彭措林寺三十多位僧人,念誦時發現大家使用的護法儀軌完全一樣,無有差別。)

 

多羅那他尊者於1635年示寂。同藏地諸多大德一樣,因悲心不舍眾生,尊者仍不斷轉世化身於娑婆繼續弘法利生。秘密護法哲謝瑪哈嘎拉也依誓言及往昔不供之緣起妙力,一直不間斷地護持著多羅那他尊者轉世化身及法脈傳承。

 

約在西元十六世紀末,來自阿壩哇爾瑪鄉的根呷輪珠仁波切前往後藏依止多羅那他尊者學習,學成後依尊者囑託回到阿壩廣宏覺囊教法,創建了果爾哇寺(舊賽格寺)。之後,由於當地土司百般阻撓,製造違緣障礙,仁波切無奈下回到多羅那他尊者身邊尋求幫助。

尊者觀因緣成熟,授仁波切極其特殊之不共教授(包括哲謝瑪哈嘎拉極密修法傳承和竅訣)。根呷輪珠仁波切返回後以此修法成功遣除了違緣障礙,令教法廣宏。此後約在西元十八世紀,于阿壩哇爾瑪鄉仲莫村(賽格寺東面500米處),誕生了一位相好聰慧的轉世靈童。他就是被視為多羅那他尊者的轉世化身之一,賽格寺歷史上最重要的第一位金剛上師——仲莫仁波切(仁增南囊多傑)。仁波切誕生伊始,護法哲謝瑪哈嘎拉就一直秘密護持左右。

 

直到仁波切十六歲時,哲謝護法在他面前顯現,告訴他離開當時學習的格魯派才尼寺,並引導護持他前往覺囊卓格寺依止大成就者雲登嘉措為根本上師。仲莫仁波切在雲登嘉措仁波切的引導下修行獲大成就,彼時,果爾哇寺,卡爾桑寺等七個寺院,由果爾哇寺寺主——第二世賽活佛雲登輪珠(根呷輪珠仁波切轉世)和卡爾桑寺寺主為代表,前往卓格寺洽談七寺合併,創建新覺囊寺事宜。並迎請仲莫仁波切為新寺總金剛上師。這座合併的新寺院就是現在的賽格寺。

 

而仲莫仁波切就成為了賽格寺第一位金剛上師,將傳自卓格雲登嘉措,源自多羅那他尊者的所有珍貴教法在賽格寺傳承下來。(賽格寺供奉乃瓊護法和金甲衣護法的因緣也來自于鐘莫仁波切)。以此因緣,賽格寺在圓滿、完整地傳承覺囊法脈的基礎上,尤側重於對多羅那他尊者教法的學習;而護法哲謝瑪哈嘎拉也因於賽格寺及寺院傳承祖師們的重要護持,功不可沒,成為了賽格寺的根本護法。

 

同時,賽格寺是整個藏傳佛教唯一完整繼承了此尊護法內、外、密和極密不共之修法傳承的寺院。雖然哲謝瑪哈嘎拉在寺院地位斐然,護持力量極大。但寺院一直是秘供、秘修和秘傳。(此尊作為多羅那他尊者的重要護法,也受到諸覺囊寺院的重視和供奉,但相對賽格寺略微公開)

 

覺囊派 賽格寺護法殿.jpg

(賽格寺護法殿)

 

賽格寺的護法殿位於大經堂之後,閉關院右側的位置,一般人不可隨便進入。二樓入口處供奉著哲謝瑪哈嘎拉的忿怒眷屬乃瓊護法。主尊及明妃法像被哈達秘密遮住,供奉在大殿最後方。(佛像由阿知上師的根本上師雲巴蔣木措仁波切親自裝藏開光)。

其前另設供台遮擋,只在左右兩側留有一狹小的通道供人進出。此處除寺院重要活佛、金剛上師及護法殿經師外,一般情況下連寺院普通僧人都不能隨便進入。每年夏、東兩季,寺院會擇日在護法殿舉行一次特殊的法會,由護法殿專職喇嘛從全寺僧眾中挑選80人進行連續9天的閉關式護法共修。

冬季護法法會結束之後,也就是在藏曆十二月十九日那天,護法殿會在大門口懸掛巨幅哲謝瑪哈嘎拉唐卡供信眾朝禮。同時,寺院會迎請本寺的一位高僧(必須是大成就者)為遮擋的護法像揭幕。屆時,只有護法殿內參與法會的這八十多位僧人可以朝禮護法像。

 

此外,還有另一傳統,若寺院活佛有重要事業需要承辦,經上報寺管會獲批准後,同樣需要迎請本寺一位大成就到護法殿為護法像揭幕,然後該活佛才可到護法像前,向哲謝護法祈禱並託付事業。(包括夏東兩季的護法法會在內,若此時具證量之大成就者因故不在寺院,沒有合適揭幕人選的話,護法像之遮簾絕不予以開啟)。

 

寺院如此慎而重之,尋常百姓也是一樣。如果藏族信徒在家供奉這尊護法,也會用哈達秘密包裹起來,不敢隨便示人,更不會讓人觸碰。

另外,因一般人很難得到修供護法的儀軌傳承,所以在家供奉時僅呈上金飲等供品,而不會念誦儀軌。在修供上如此嚴格隱秘,在傳法上則更甚。共通來說,一個護法的修法傳承從形式上主要有灌頂、儀軌及密咒口傳,以及事業託付三種。同時又由淺入深有外、內、秘和極密四種區別。

 

一般情況下,事業託付在時間上有長期性(比如請護法在行者的一生中提供幫助和護持)和永久性(比如請護法生生世世都不離行者做護持)兩種。前者僅傳給重要弟子或心子,後者一般只有大成就者才能獲得。

灌頂的話,戒律清淨、信心具足且有一定修行的弟子才有可能得到外灌頂;內灌頂一般傳給活佛、堪布級別的高階修行人;只有心子或大成就者才能得到密和極密的灌頂。儀軌和密咒的口傳一般包含在灌頂的程式中,因為護法的灌頂較本尊的灌頂更為嚴格,一般情況下很難得到。

所以因修供護法需要念誦儀軌和心咒時,這一部分也可以單獨獲傳。就哲謝瑪哈嘎拉來說,一般人連外層面的儀軌和心咒傳承都很難得到,不要說更深的另外三層及相關的灌頂了。在寺院也僅有出家眾才能得到儀軌和心咒的口傳。

 

在整個覺囊派,只有賽格寺完整持有哲謝瑪哈嘎拉全部的修法傳承。其中,極密不共的修法傳承從仲莫仁波切開始一直由賽格寺的大成就者代代相傳,而且是單傳,每一代只傳一人,一直到十三世阿知仁波切。

 

阿知仁波切的哲謝瑪哈嘎拉傳承得自於賽格寺著名的大成就者堪爾活佛(又譯作卡爾活佛)。活佛以極高的修證聞名於覺囊,也被視為是蔣貢康楚仁波切的化身之一。(蔣貢康楚仁波切被視為多羅那他尊者的轉世化身。往昔,多羅那他尊者在撰寫某本普巴金剛儀軌時,故意只寫了一半就停下。待其轉世化身蔣貢康楚仁波切在因緣聚合之下讀到這本儀軌,發現不完整時,突然回憶起前世寫作這本儀軌的場景,因此才把剩下的一半完成。整個覺囊派使用的普巴金剛儀軌就是這本由一個大德的兩世化現合寫的。)

 

一日,堪爾活佛的侍者來請阿知上師前往活佛處,具體原因未述。阿知上師到了以後,發現堪爾活佛已將所有灌頂所需資具安排妥當,等待上師到來準備灌頂。雖事出突然,阿知上師也沒詢問,就坐下來和現場其它僧眾一起受灌。堪爾活佛所傳就是哲謝瑪哈嘎拉的護法灌頂。首先傳授的是外灌頂,結束之後,遣走部分僧人,然後進行內灌頂……等到密灌頂的時候,現場除了上師,僅剩一些活佛。

 

密灌頂結束之後,時間已近深夜。這時,堪爾活佛讓在場的其它人都離開他的住地,僅留下阿知上師一人,然後親自關上了門。接下來,堪爾活佛開始給上師傳極密不共的護法灌頂。可剛開始沒多久,活佛念著念著儀軌,突然憤怒地瞪著眼睛重重地一拍桌子,大聲吼到:“這麼殊勝的密法,想要盜法!怎麼可能?!”。

 

堪爾活佛德高望重,慈悲樸實,從來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行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阿知上師也嚇了一跳。就在這時,門外突然想起了由近而遠的腳步聲。原來,是有人在門外偷聽被堪爾活佛發現,才大聲喝止。

等這些人真的全部離開後,堪爾活佛才繼續給上師灌頂。因此灌頂極密不共之殊勝因緣,加上師徒二人非同尋常的修證,灌頂時出現了眾多殊妙難得的顯現。(此處因涉及秘密誓言而需守密)

阿知仁波切從堪爾活佛處圓滿獲得了哲謝瑪哈嘎拉外、內、密和極密不共的所有修法傳承,從此哲謝瑪哈嘎拉也成為了這一世阿知上師主要修持的,最為重要的護法之一。

 

(由上所述,極密不共的哲謝瑪哈嘎拉護法傳承一直是單傳,且僅由具特殊因緣的大成就者持有。因阿知上師歷來謙遜低調的風格,上師一直未提自己能獲傳不共傳承的原因。筆者以凡夫之分別念猜想,根據阿知上師根本上師——大成就者紮喇嘛初次見到上師時所說,阿知上師乃普巴金剛之化身。而哲謝瑪哈嘎拉是普巴金剛的特殊護法,以此推之,兩者關係甚為吻合)

 

自阿知上師從2003年前往漢地弘法利生至今,傳下顯密無數殊勝教法,凡弟子所求,皆儘量滿足所願,唯在護法的傳授上嚴格謹慎。在末學依止上師這些年,僅就本人所見,上師只給少數具緣弟子私下傳授,從未公開廣傳過。

至2014年4月,阿知上師責智慧光事業林整理、編輯和出版上師教法傳承的利美課誦集,特將修供護法哲謝瑪哈嘎拉的祈禱文及密咒收錄其中,末學意識到,廣傳護法的因緣已經來到。2014年8月,來自全國各地的眾多上師弟子前往賽格寺朝聖。法會期間,在上師開許授意下,就哲謝瑪哈嘎拉的修法,末學為大家作了詳細介紹。現場眾多弟子聽聞後歡喜雀躍,升起清淨信心。以此為緣起,大眾向阿知上師虔誠祈請修法傳承,上師亦歡喜賜予,當屬阿知上師為漢地弟子開廣傳護法之先河。

 

此後,於2014年10月禪修營期間,應弟子祈請,阿知上師給來自全國各地七十多位師兄口傳護法修供儀軌。傳法後,據精進實修之弟子所感應,護法加持極其迅捷猛烈,令眾弟子信心更為增上。此後,隨著利美課誦集在各地流通愈廣,越來越多的弟子想要進行護法的修持。上師亦隨順眾生,慈悲開許所有具信心者,無論是否獲得過口傳,皆可念誦修供護法哲謝瑪哈嘎拉。

 

如前所述,因教史上哲謝瑪哈嘎拉特殊的地位,傳、修皆嚴格而秘密。護法之法相、儀軌和密咒都難以見聞,能供大眾進一步深入瞭解學習的資料則更為稀少。因此,為相應上師和護法利生之悲願,末學在上師指導下勉力撰寫此文,以補尚缺之空白,願具緣者升起淨信!

 

 

 

阿知仁波切簡介

 

覺囊派 賽格寺 阿知仁波切.jpg

 

至尊具德化身上師阿知仁波切的第一世為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中的女性大成就者至尊空行達日尕,第二世阿知仁波切為密勒日巴大師與崗波巴大師的殊勝心子日楚巴,第三世阿知仁波切被僧俗信眾尊稱為“阿喇知瓦”,意為“教傳阿字大手印的人”,簡稱為“阿知”,從這之後每一世仁波切都被尊稱為阿知仁波切。

第三世阿知仁波切在相唐地區(即現在的西藏那曲地區)建立了阿知寺以及所屬的另外八座寺院,行持不可思議的利益眾生的事業。至尊阿知仁波切一次次的重回人間,不斷的化現為人間善知識,利益了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的眾生,成就了不可思議的利益眾生的廣大事業。

從建立寺院到現在,歷經了一千餘年,阿知系這些寺院一直由歷代阿知仁波切主持和管理。

 

第十二世阿知仁波切·南喀堅贊生於西元1882年,由於仁波切一生顯現了不可勝計的神變而使眾生離苦得樂,仁波切的聲名如雷聲一樣響徹四方。

西元1959年藏曆1月25日,十二世阿知仁波切在端坐禪定中示現圓寂。圓寂之前,仁波切分別給未來的第十三世阿知仁波切的父母、賽格寺寺主阿旺嘉措活佛、朗依寺寺主康薩活佛、阿知寺攝政本塔仁波切分別留下四封內容基本一致的金汁授記信,信中明確的指出了十三世阿知仁波切的轉世以及利生事業的明確的情況。

 

西元1960年藏曆10月25日,十三世阿知仁波切如前世授記沒有一絲錯亂的在安多阿壩縣朗若村子降生,當時時至初冬,天空中佈滿各式的彩虹,傳來隆隆的雷聲和悠揚的海螺號角的聲音。

仁波切降生後,即被賽格寺的寺主啊汪嘉措活佛和郎依寺的康薩活佛依照前世阿知仁波切的授記信,正式認證為十二世阿知仁波切的無誤殊勝化身,前世阿知仁波切命名為“仁增堅贊”意為“持明勝幢”,至尊阿知仁波切又重回人間,濁苦的芸芸眾生重獲安樂解脫依怙。

 

自此,仁波切先後依止雲巴嘉措仁波切、紮喇嘛多吉羌、喇嘛圖吉華、貢珠仁波切化身卡爾活佛、喇榮晉美彭措法王、格魯大學者毛爾蓋桑木旦等等諸多各大教派善知識坐前系統的學習了噶瑪噶舉、香巴嘎舉、覺囊、寧瑪和格魯各大教派的顯密教法,並進行了嚴格的閉關實修,均獲殊勝成就。

 

29歲時仁波切得到本尊綠度母授記回到阿知寺院舉行了坐床儀式。坐床時,晴朗的天空上佈滿了彩雲和各式各樣奇異的彩虹,很多人都看到在虹光中顯現了蓮花生大師和眾多空行眷屬,如此種種不可思議的奇異祥瑞舉不勝舉。

回那曲時,應果洛州甘德縣多卡寺色德喇嘛迎請,賜予了修法寶源440位本尊大灌頂,講解了上下兩部戒律。

 

30歲時仁波切在賽格寺任總堪布,給寺院學僧廣泛的講解語法、詩學、攝類學、般若、菩提道次第、六支加行總義、天文曆算、星算等等教法和文化知識,在任職的6年中仁波切每天起早貪黑誨人不倦,每日的睡眠時間不足4小時,而且還要每日進行禪修,仁波切如此辛勞的為寺院培養了大批的學僧堪布。 並造就了許多格魯、寧瑪、覺囊等許多教派的人才。

 

37歲時,前世阿知仁波切授記中的災厄開始發生。曾于7歲時摔傷後而沒有治癒的右膝蓋開始腫脹,在拉薩進行治療後雖腫脹消失,但留下了膝蓋處僵硬的後遺症。回到賽格寺,仁波切斷除世事閉關專修。

 

2001年至2002年期間,仁波切到京津地區治療膝蓋舊疾期間,隨順具緣的漢地弟子傳授了相應根器的顯密教法,如修心八頌、菩提道次第、五大金剛、及修法寶源的部分傳承,文殊大圓滿、遷識往生法等其他一些本尊法的灌頂等等修行言教。

 

2003年,仁波切在夢瑜珈光明定中親見根本上師紮喇嘛授記將成熟與漢地眾生的極為廣大的法緣,由此仁波切開始專心學習漢語,並很快基本通達,並逐漸將寺院的教學任務囑託弟子負責,除每年重要的傳法和例行的法事活動以外,仁波切專心進行對漢地眾生的教化事業。

 

該年應弟子請求到海南為具信弟子傳授顯密教法,所到之處眾生無不獲益。

在應弟子請求到海南保亭縣七仙嶺的當天晚上,諸多護法在仁波切夢中貢獻一具莊嚴法座並祈請仁波切在漢地弘揚佛法並發願護持。

早上仁波切命侍者曲花上山巡查,侍者在當地七仙嶺的山頂的巨石上,找到了自然顯現的巨大而清晰的梵文“阿”字,以此因緣此事使當地的僧俗歎為稀有對仁波切深生信心,顯現了極為殊勝的利生緣起。

 

 

 

本文首發于阿知仁波切官方網站“智慧光”www.zhihuiguang.net,版權歸“阿知.智慧光事業林”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不可隨意刪改)

作者:雲登沃~小欣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