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達吉堪布01.jpg

 

經常有人問:“如果我觀蓮花生大士,其他佛是否不高興?我常拜的觀世音菩薩會不會不歡喜?”其實不會這樣。前段時間也講過,三世諸佛在法界中本為一體,你觀想一尊佛的時候,應觀想其他佛也一併融入;修持一位上師時,應觀想其他上師、諸佛菩薩與他的本體無二無別,這一點很重要!

 

  否則,像去年我講上師瑜伽時,有些人一直很矛盾:“哎,我有七八位上師,每位都對我恩德很大,如果只觀修一位,其他上師可能不高興,我也對不起他們。我考慮了好長時間,晚上睡都睡不著,但仍無計可施,怎麼辦呢?您有沒有一個辦法,可以不分主次地,好像在我頭上放塊木板一樣,讓所有上師都坐在上面,由我來撐著,然後進行觀想?”我說:“這個沒有必要,諸佛菩薩也從未講過‘上師們坐在木板上’的上師瑜伽。雖然你對所有上師都有信心,這樣很好,但在修行的時候,觀想一位上師是一切上師的本體即可。”

 

  同樣,觀修蓮師也不例外,應當觀想他與其他聖尊無二無別。以前竹欽仁波切在修法中也說過:觀修蓮師時,若能觀一切佛、一切上師與蓮師無別,必能獲得真實的加持。

 

  現在有些剛學佛的人,心裏矛盾特別多,他們好像對所有佛、所有上師都想修,覺得這個也殊勝、那個也慈悲,每一個都想搞好關係,不願意得罪,但在實際修持時,又始終認為聖尊們是別別他體,就像因明中所說“這是火的本體,那是水的本體,這是風的本體,那是石頭的本體”,統統都要分開,不可能合為一體。這種想法大錯特錯,完全屬於凡夫的實執分別。因此,你們修行時一定要知道:上師的智慧、佛陀的心、現空無別的光明皆為一體,沒有任何差別,只不過在名言中現為文殊菩薩、蓮花生大士等不同形象而已。

 

  退一步說,假如你實在想修不同的本尊,可以白天修觀世音菩薩,晚上修蓮花生大士。蓮師在前往羅刹國時,曾給有緣弟子留下教言:“你們應白天修觀世音菩薩,念觀音心咒;晚上修持蓮師我的相應法,念我的心咒。”所以,白天修一個、晚上修一個,這並不矛盾。同理可知,晚上幾座中有不同的修行,也是可以的。

 

  但總的來講,觀修時要想到,所有聖尊均為一體,諸佛與眷屬亦無差別。以後我們若能講成《大幻化網》,裏面就有一段是:主尊與眷屬是否為自現?二者是否無二無別?如果二者的確無別,眷屬皆為主尊的幻化,那麼在祈禱皈依境時,顯現上中間是釋迦牟尼佛,周圍是八大菩薩,佛和菩薩的境界似乎不同,但實際上主尊與眷屬心意無別,專門有這方面的修法和理論。現在許多人缺乏深一點的理論基礎,始終認為聖尊們是他體的,這種想法不合理。因此這裏也講了,主尊與眷屬的究竟本體無別,這就是我們所祈禱的對境。

 

索達吉堪布02.jpg

索達吉堪布仁波切(左二)與如意寶 晉美彭措法王

 

 

索達吉堪布 丹增嘉措活佛 慈誠羅珠堪布 希拉榮博活佛 益希彭措堪布.jpg

上圖由左至右為: 索達吉堪布仁波切 丹增嘉措活佛 慈誠羅珠堪布仁波切 希拉榮博活佛 益希彭措堪布仁波切

 

 

索達吉堪布仁波切簡介:

 

索達吉堪布01.jpg

 

索達吉堪布仁波切,生於1962年,甘孜爐霍下羅科瑪人。師幼時即信佛,對三寶信心始終無退,對一切眾生從小就有猛厲的大悲心。小時候,其家中鄰里宰牛殺羊,根本不讓師見,倘若彼見到,則死命地護住被殺動物,懇求勿殺。若見痛苦的有情,悲心油然而生,淚水不禁自流。經讀小學初中後考入甘孜師範學院就讀。

 

1982年,師捨俗出家,前往喇榮十三大光身成就聖地(色達五明佛學院)依止大恩根本上師晉美彭措法王,潛研教理,精苦修持。來院九個月即被法王任命為堪布。在三年內,對中觀、般若、因明、俱舍、戒律等方面五部大論,善學善辨,業已通達。後通過講論、辨論、著論,而成為學院的大堪布。對時輪金剛、大幻化網、大圓滿等密乘湛深之義,能善修善講。其主要原因,師於傳承上師與根本上師具有不共之殊勝信心。特別對全知無垢光尊者與全知麥彭(米滂)仁波切具有極其不共之信心。從那時起十多年來,對藏漢學法弟子日日未斷傳講顯密經論、竅訣,尤其於1987年隨法王及一萬餘僧俗,朝拜清涼聖地文殊菩薩,同發無上菩提心,共遵普賢行願之後,對漢地四眾弟子,深具大悲、大恩護持,志欲弘揚密乘於漢土,每歎內地聖教衰危,邪外猖蹶,不忍目睹。於是至勤至精,日夜操勞,日不缺講,夜不乏譯,漚心瀝血,竟於英年便患有嚴重心臟病,講經時經常發作,臉色發黑,但從未休息。講經餘外,一有空暇,便埋頭於閱覽經論之中。

 

師是法王任命的、為漢地四眾弟子傳法的主要上師。他主持的漢僧顯密經常堂,經過十年的努力,現有常住四眾弟子五百餘人,隨師修學顯密經論。作為數百人僧團的主人,任勞任怨,一絲不苟。每日教誡弟子眾樹立以聞思修為主的正知見,發菩提心,為弘揚正法,救度眾生而精進修學。他對漢族弟子具深厚情感,從生活到學修,極為關懷。數年來,師以其悲願,培養造就了一大批僧才,其中於教於證,不乏佼佼者。數百弟子已能安住道場,聞思修學顯密法要。且戒律清淨,具備正知正見。

 

在譯文著方面,十年來,師從未間斷著述、翻譯,故其譯著頗豐,且極具加持與利益。前幾年,口譯了十多部大圓滿方面法本,這幾年,筆譯了十餘種顯密經論,如《定解寶燈論》、《智慧品澄清寶珠論》、《大圓滿心性休息頌詞及引導文》、《大圓滿三自解脫》、《格言寶藏論》、《大圓滿見歌》、《悲哀之歌》、《三十忠告》、《淨土教言》、《文殊靜修大圓滿》、《光明精華講義》等等。至於諸小類型儀軌、竅訣,教言,有數十種,恐繁不尋。現時又譯出了無上密法《大幻化網光明藏論》,此譯花了一年時間,才告圓滿。師言,其譯論經過,甚為嚴謹,唯恐有誤,譯前三閱原文,深領句義之旨,後才動筆,又經再三校對,方才定稿。師於翻譯經論的同時,又寫出了許多啟迪信眾的短小論文,諸如《入密明燈論》、《放生功德文》等。著述了《論各教派互不相違》、《忠言心之明點廣釋》、《五臺山志》、《溫古寺記》等著述。

 

師於國內外信眾中。有很高的知名度,影響頗深。1990年,師隨法王前往印度、不丹、尼泊爾等地弘法。印度的貝諾法王,贈師一頂精美的班智達長耳帽,而師珍藏不露。1993年,又隨法王進行環球弘法,在美、加、法、德、荷、英、香港、臺灣等地普度眾生,受到貴賓般禮遇。師被推任為美國紐約喇榮顯密中心導師。1994年9月,師代表法王前往內地弘法三個月,從西蜀至東北,從華北,至華東,大半國土,留下了弘法足跡,與漢地無量眾生,結下了殊勝法緣。1995年師又隨法王至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弘法廣利有緣眾生。

 

師依止法王如意寶根本上師,一心一意,安住道場,輔佐法王,教化弟子眾,不為名利八風所動,信眾供養物,全部用於供養法王或漢僧長住之用。其學識淵博,智慧深邃,平時不苟言笑,然內心慈悲。許多弟子都敬畏他。

 

 

索達吉堪布的前世今生 -多芒寺 格瓊活佛

 

索達吉堪布03.jpg

索達吉堪布02.jpg

 

索達吉堪布的寺院 - 多芒寺,成為一些具信弟子的朝聖之地,他們想一探他們神秘上師的淵源。

夏天,他們來到多芒寺,一些諱深莫測之事在多芒寺竟是普通尋常。多芒寺的密室中供有大伏藏大師 - 多傑德欽朗巴,以及其後世 陽塘活佛和 格瓊活佛的聖像。

 

多芒寺01.jpg

多芒寺02.jpg

 

多芒寺和學院的老常住都知道,大伏藏師 德欽朗巴是 索達吉堪布 前世的前世。

 

德欽朗巴尊者01.jpg

德欽朗巴尊者02.jpg

 

德欽朗巴尊者,是 索達吉堪布翻譯的《蓮師剎土雲游記》的作者。在其傳記中說:

大師生於一八六四年……出生在屬於甘孜爐霍境內的一處聖地,第二世 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親自認定其為藏密大成就者轉世再來。

 

第二世 蔣陽欽哲旺波.jpg

第二世 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

 

在《蓮師剎土雲游記譯序》中說:

據 德欽朗巴本人之自傳介紹,從第一世開始算起,到他已轉歷兩世。其第一世乃比丘 雲巴江措,大成就者 菩提金剛認定其為 喬美仁波切之轉世。

 

喬美仁波切,就是西藏家喻戶曉的《極樂願文》的作者,出生在公元第十七世紀,是攜帶母親、僕人、牦牛和家犬不捨肉身飛往極樂世界的藏地大成就者。

 

《喬美仁波切的密傳》中說:他五歲就對心性有所認識,六歲時看了《密勒日巴道歌集》後,就能安住在泯滅八識的深度寂止中,即使與人交談也能安住於樂明無念的境界……

 

陳那論師的化身,喇拉曲智仁波切所著的《藏傳淨土法》的頂禮句中說:

聖者觀音化身喬美尊,所著願文妙論如意寶,

賜予無數有情勝利樂,應如佛語百般贊頌之。

 

對於 德欽朗巴的出世,很多教典都作過授記。

《秘密菩提心金剛橛續》說:未來濁世,會有集甲瓦秋陽之身、貝若匝那之語、南克陽波之意的一位殊勝化身應世,其名為班匝斯卡波智。他會取出眾多伏藏品,並廣弘密法,且培育出為數不少之成就者。「班匝斯卡波智」是梵語,翻譯過來就是多傑德欽朗巴。

《集密意續》記載:與其教法、教言結下法緣之傳承弟子中,虹身成就者二十一人,真實成就之眾生六萬余。

《蓮師剎土游記譯序》中又說:尊者即定居在錫金,並於那裡示現圓寂……在其圓寂之後,人們公認他有兩個化身繼續存世:

其中之一就是 陽塘活佛 (揚唐仁波切) ,如今仍待在錫金,實為現今 爐霍多芒寺的住持

另一位則是 格瓊活佛,六十年代時已圓寂

 

陽塘活佛.jpg

陽塘活佛 (揚唐仁波切)

 

多芒寺的一位管家說,索達吉堪布前世是錫金的一位王子,有一次跟媽媽去河邊,看見河水川流不息,沒有一刻剎那止息,就心動一念,想要讓河流停下。年幼的上師把河水撈起,就像撈一根繩子,他又把河水像繩子一樣打了一個結,放下,河水就停滯不動了。

 

這位 格瓊活佛就是出生在錫金的王子,後來,他來到藏地爐霍多芒寺,和 陽塘活佛在一起。

 

據說,索達吉堪布去印度時,多芒寺委托 索達吉堪布請 觀音上師認證 格瓊活佛的轉世。觀音上師對上師仁波切說:就是你呀。

 

有一種說法:格瓊活佛不是圓寂的,而是消失,在一個無人知曉的山洞中坐禅。有一天,如意寶 晉美彭措法王 (法王的前世為大伏藏師 列繞朗巴尊者) ,出現在 格瓊活佛的光明境界中,對格瓊活佛說:您難道忘記了我們兩人的誓言?

 

列繞朗巴尊者.jpg

列繞朗巴尊者02.jpg

大伏藏師 列繞朗巴尊者

 

格瓊活佛就此圓寂,轉世為 索達吉堪布仁波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