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松嶺寶藏.jpg

一切諸佛密意總集起來就是本文!蓮花生大士開示《松嶺寶藏》

 

蓮師向 伊喜.措嘉佛母開示之甚深寶藏口訣

 

蓮師淨土 銅色吉祥山.jpg

蓮花生大士06.jpg

蓮師銅色吉祥山 鄔金淨土01.jpg

 

    聖號為蓮花生的烏迪亞那大師,是阿彌陀佛的化身,神妙地誕生於海中島嶼的一株蓮花中。他已阻斷了出生與死亡,安住于超越滅度與遷轉的身相中。他的語音能宣說九乘教法,其中包含了一切因乘與果乘的教法。他的心意具有遍知智(一切智智),能理解一切法的至要關鍵。

 

    卡千公主措嘉佛母向這位上師問道:「我無法瞭解外內教法、八萬四千法門,以及上下乘的要點,因此請您賜予我至要的教言。」

 

    她不僅以身、語、意令上師歡喜,並隨此次請法而獻上黃金曼達,且在曼達上以綠松石為嚴飾,以象徵七種珍貴的財物(七皇寶)。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顯、有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虛空,是為總攝一切顯現與存有的至要關鍵。四大都在不斷地變異之中,是無常的,但虛空的本質從一開始就是空性與不變。地、水、火、風這四個大種,都是瞬間即逝的性質。當它們顯現的時候,顯現於虛空的廣袤之中;當它們留駐的時候,留駐於虛空的廣袤之中;當它們消融的時候,消融於那相同的廣袤之中。由於虛空的本性是穿越三世都不變的,因此一切顯現與存有的事物,都可以凝萃入於虛空。

  雖然以虛空為例,但其涵義為法性,法性有如虛空一般,自本初之始以來即是空的。而其徵象是,在有如天空一般的空性中,習氣與煩惱正如雲朵和薄霧。當習氣與煩惱顯現時,它們顯現於空性的心中。留駐時,留駐於空性心的廣袤中。消融時,消融於空性心那相同的廣袤中。

  當你了悟它是如此的狀態時,便不受業行與煩惱等習氣的過患所染,即稱作總攝一切顯、有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八萬四千法門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總攝八萬四千法門的至要關鍵,是為法性的大自在。其他的法都會變異,且不持久。法性的大自在,從一開始就是任運現起(任成)的,它離於刻意的努力,是無作意的狀態,本自即有的自然現起,且一直是無造作(非構想)的廣袤。

    當其他道乘的八萬四千法門顯現時,是在法性大自在的廣袤之中顯現;留駐時,是在法性大自在的廣袤之中留駐;消融時,依然是在法性大自在的廣袤之中消融。不論諸法如何變異,不論用哪些文字作為表達,不論博學者如何加以解釋,法性大自在的本性都保持不變。

    因此,一切法的至要關鍵為,於法性的大自在中毫不奮力地平等安住,這就是總攝八萬四千法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每一位有情眾生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總攝每一位有情眾生的至要關鍵,是為覺醒的心。每一個色身和每個心的狀態,都會變異,且為無常。具四種投生方式的有情眾生,最初之所以出現,乃因未能了悟自心的緣故;接著,由於不了悟自心,故而留駐;由於不了悟自心,所以有情眾生繼續在娑婆世界中流轉。

    他們只要認出這從未生起的心,這本初清靜、本自即有的了知,他們便已在自身之中找到『覺者』。在眾生了悟這個自心自性並平等安住的那一刻,且不為這個心做任何努力時,他們便已經在這廣袤之中覺醒。

    由於覺醒的心在三世之中本來不變,因此一切有情眾生都是覺醒的佛。而由於此佛——如來藏——乃遍存於每一位有情眾生之中,了悟這覺醒狀態,便是極其重要的。了悟它,即稱作總攝一切有情眾生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每一類智慧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本自即有的覺醒性,是為每一類智慧的至要關鍵。其他的智慧都會變異,且不持久。本自即有的覺醒性,從本初之始就是自然現前的,它是法性的本性,無有限制的了知。這本自即有的覺性無有未能了知的,無有未能見到的,無有未能了悟的。由於這本自即有的覺性,其本質為覺醒且無可測度,它也是每一種法與智的基礎,它也是法與智的居處,因此稱作總攝每一類智慧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每一類三摩地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一切三摩地的至要關鍵,是為真如三摩地。其他的三摩地都會變異,且不持久。真如三摩地即是法性,你的真實體性。它是無誤、如是的本來自性,無作意而真實的體性,因其單純具此自性,真如三摩地的空性即包含其他各種的三摩地,無有例外,因為它們都含攝於這一個三摩地的狀態中。每一種可能出現的法,以及覺醒狀態的每一層面,雖然可能是無可計量,但皆無例外,都含攝於本始空性的無費力狀態中,法爾如是。因此,它稱作總集一切三摩地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處所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不變的法界,是為一切處所的至要關鍵,所有其他的處所,都終將毀壞。對於未能了悟法性不變本性的有情眾生,他們的居處、時間、壽命、境況、作為以及意念都會改變,而法性則不因任何境況或情緒而有所改變。法性與佛國淨土的莊嚴處所或輪回眾生的可怕居處不同,它不變的本性不受制於善或不善的概念。它因保任無為而無有變異,不經巧計或加以費力,那就是法界之處。了悟法性的自性,即稱作總集一切處所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語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總攝一切語的至要關鍵,是為具有非實有本性的語。其他的語都會變異,且不持久。有情眾生的語以聲音顯現,然後又滅止。一旦你了悟法性的非實有本性,你就會瞭解到,所有眾生的語也都是無實質的。聲音是聽得見的空性,沒有體性。它們從空的自性中無礙地出現,因為這本自即有的本性是非實有的。瞭解並悟得這個本性,即稱作總集一切語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心的狀態之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離於迷惑的平等性,是為總攝一切心的狀態之至要關鍵。其他的心的狀態都會變異,且不持久。諸佛的心是無迷妄且無作意的,是沒有束縛的平等性,已淨除一切迷惑的過患,並已開展了知的覺醒。有情眾生的心未能自我了悟,而共乘所涉及的表面、幻化現象,則都是迷妄。覺醒的心是無謬誤且無作意的,它離於勤奮及努力的束縛,總含了諸佛心意的一切狀態。瞭解並悟得這個本性,即稱作總集一切心的狀態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三昧耶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遍在(pervasiveness,遍及一切),是為總攝一切三昧耶的至要關鍵,因為它是無有時間和超越持守的。其他的三味耶都會變異,且不持久。覺醒的心離於過患與遮障,因此是清淨且明澈的。覺醒的心離於要接受的良善對境,也離於要拒斥的有漏對境,它沒有要持守的事物,也沒有持守這個作為。處於這樣的本性中而毫無動搖,不與這個了悟的狀態分離,就稱作超越持守三昧耶的遍在。可能違犯的共(一般)三昧耶有無數無量,因此要緊緊管好你自己,守住它們。瞭解並悟得這個本性,即稱作總集一切三昧耶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善德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全然等持的狀態,是為總攝一切善德的至要關鍵。其他的各種善德都會變異,且不持久。說到覺醒心的善德,一切修行的善德都是從心萌生。若你的心是柔軟的,你便能主宰你所願求的一切,就像是滿足一切需求和想望之源的滿願寶。相對的,扭曲錯亂的學習所產生的微小善德,就不像是全然等持,且不會達到圓滿。柔軟心的獲證與穩定,能賦予你圓滿證悟功德的全然等持。瞭解並悟得這個本性,即稱作總集一切善德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事業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無有奮力而任運成辦,是為總攝一切事業的至要關鍵。所有一切其他的事業都會變異,且不持久。你的自明之心,從一開始就是無造作地任運現前,因此由於早已達到其目標,所以它並非能靠勤奮和努力而達成的一個事業行為。所以有修持因果教法的人都相信,透過勤奮和努力可以達到一種覺醒的狀態,但這個至要的事業,就有如這樣的說法:『一切作為,乃借安住而不奮力所達成;離於奮力,則法身即可證得。』瞭解並悟得這個本性,即是總集一切事業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密咒各方面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究竟要義的密咒,是為總攝密咒各方面的至要關鍵。咒的所有其他方面都會變異,且不持久,了知這一點,即是密咒的要義。然而,即使此一了知的空性自性,就在每一位眾生之中,卻依然是個秘密,乃因難以讓各個眾生都了悟。 這個究竟要義的密咒體性,從一開始就難以言詮且無法造作,因此依然是個秘密。

    它之所以為究竟要義的密咒,乃因這個經由究竟教言而能開顯的要義,是獲證佛果之因。想要借由精勤且奮力的修持本尊和持誦咒語而證得佛果,是以有所渴求之心去捆挷佛陀。相信可由努力而獲得對這個本性的了悟,就如一種說法:『成就(attaining)的本身,無法獲得諸佛的境界,因為行者受到試圖成就的作為所束縛。』因此,當你瞭解它是在你之中任運現起時,佛的覺醒狀態便非為要去成就的對境。瞭解並悟得這個本性,即是總集一切成就為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祈願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無有希望且無有恐懼,是為總攝一切祈願的至要關鍵。所有其他的祈願都會變異,且不持久。換言之,遵循且修持共通見解之乘,即是持有希望與恐懼的二元見地。密咒金剛乘的祈願,超越了希望與恐懼的二元性,有如鳥兒飛翔的路徑, 就有如這樣的說法:『圓滿道,不經五道而入;佛陀道,不經願求而渡。』在你僅只是認出覺醒心的無謬誤狀態之刹那,即是認出任運現前的法性之刹那,你就既不希求證得佛果,也不恐懼落入輪回。如此一來,願望即已從根本上淨除,修道即已于根本上超越行渡。瞭解並悟得這個本性,即是總集一切祈願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一切禪修學處(修)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無作意的無修續流,是為總攝一切禪修學處的至要關鍵。所有其他的學處都會變異,且不持久。

 

在無念的狀態中,無修而修。

任由修學處於自然樸實之中。

沒有修學的原因。

也沒有禪修的人。

真實修學的至要關鍵,

是了悟這全然的無有。

 

  共通乘門的有所作禪修,其所教導的已受到費力與獲得這兩個概念所束縛,因此無法帶來自由解脫。因此,瞭解這自然現前的無修,即稱作總集一切禪修學處於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各種行止(行)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無行止,是為總攝各種行止的至要關鍵。其他各類的行止皆會變異,且不持久。在行止的同時離於努力,則可成辦一切所做。追隨念頭與習氣,就是落入因果法則之中,此為有情眾生的共乘。

    那麼,無行止所指為何?即是不涉及希望與恐懼二元的行止,不論從事什麼法,任隨而處於無奮力的平等捨中,離於刻意與執著的希求。任隨而處於不費力的平等捨自性中,不論所知與所想為何,都是一切諸佛的行止。瞭解並悟得這一點,即稱作總集一切種類的行止于單一的至要關鍵。」

 

 

  1. 措嘉佛母向上師問道:「總攝各類成果(果)的至要關鍵是什麼?」

 

  上師回答:「真實及圓滿的佛果,是為總攝各類成果的至要關鍵。所有其他的成果都會變異,且不持久。真實及圓滿的佛果離于常邊與斷邊,超越各類實體的對境,不變且無生無滅,超越各種維度,就如以下陳述:

 

法身,本自為圓滿清淨,

個人覺受,無二的基本自性。

此一了知,寧靜如法性狀態,

殊勝之果,超越了一切成就,

源之於你,且於你的內在獲證。

 

  反之,此處並不教導共乘中的所說的:由信心而獲得解脫,佛果可在他處得證。瞭解並悟得這個自性,即稱作總集各類果位於單一的至要關鍵。」

 

 

 

    措嘉我,為利益後世,將此精聚一切諸佛密意的二十一至要教言封藏起來。若那具業緣的堪為法器者,在領受之後隨即廣為弘揚,將有損於此人的修證。因此,要隱藏此為伏藏寶藏一事,而只逐漸傳揚之。「二十一至要教言」如是圓滿。

 

 

 

  寶藏封印。

  隠藏封印。

  託付封印。

 

 

祖古烏金仁波切.jpg

 

「蓮花生大士的口訣指導極為重要,因為他不僅僅是傳說中或古代神話故事中的人物,而是一位真實的人。他毫無間斷地任運開展佛行事業,其中包括化現為諸伏藏師等,使世人能一直有清新且完整無缺的教法得以修持,這也確保蓮花生大士的精神影響與加持得以連綿不絕。

這些伏藏法教的特點,在於其為針對特定世代、特定時期、得遇教法的特定個人,提供了適合他們的成就法門。蓮師在水晶珍珠松嶺所傳授的伏藏教法,包含了數以百計此類教言的精華要義。」──祖古.烏金仁波切

 

伊喜措嘉佛母.jpg

伊喜措嘉佛母02.jpg

 

耶喜措嘉佛母簡傳

 

作者:李守力

 

耶喜措嘉佛母生於(1136~1256)父名卡欽巴吉旺秋,母名格哇措,父親卡欽巴吉旺秋的祖先都是信奉笨教,可是到了他就開始信仰佛教,他尊崇西藏國王的命令,把自己管轄所有人民都帶進佛門。

 

25歲時的某晚父母二位都看到不同的八歲半的妙音佛母的境相及阿啊等十六個母音與舍舍舍舍舍咒語之聲音,第二天早上從來沒見過的一位仙女變美女到門口說:『佛法僧三寶來臨,太好了!』說完後立刻離去無從蹤影,再過了九個月的是雞年猴月十日早上日出同時誕生,天空響亮了琵琶,降下很多的花雨,宮殿上現出五色彩 虹,生下來立刻就能念母音及字音,花師心咒等,父親說:『對面的湖泊也長潮了,小孩取名爲措嘉吧!』(藏語:長湖意)

 

她長得太莊嚴,所以爲了安全考量十年不讓她出門,到了十歲她的美麗身材傳出亞洲各地,來自尼泊爾、中國各地很多大官來求婚,卻都不嫁,最後赤松德贊王娶她爲王妃。

 

她 對佛法有信心及興趣,宮殿裏管法務,學習文字、五明學等老師們教她一遍就全通了。此時迎請蓮花生大師做大薈供,佛殿中設置很多的供品與銀造的曼達盆上黃金 堆,是一場非常盛大的法會,巍巍莊嚴的蓮花生大師開示傳法,耶喜措嘉對輪回生起出離之心,跟進一步信心求學佛法的念頭,她向國王請求推宮,跟隨蓮花生大 師,王答應耶喜措嘉供奉大師,蓮師也很歡喜接受了,二位就回到欽普格吾。

 

過了很久後的某一天也就是藏曆過新年,大臣子民們聚會在宮,大臣們 追究耶喜措嘉的下落,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且誰也沒有正確答覆,直接向國王問,國王毫無不保留說出供養給大師事實,大臣們異口同聲向王說:『尊敬的大王!藏民們的之尊,是否上身魔鬼,請勿大臣當狗,祖先留下道德風俗,偏遠浪子蓮花生流氓阿闍黎被擾亂了,他不必勞力坐享其成,是藏民的悲哀啊!』大臣們緊急開會,國王此時無奈確定處罰。假扮處罰大師放逐至印度、佛母也放逐至洛紮地區作演戲給大臣們看,實際上大師及佛母二位送往聖地肖多滴卓泂空行大殿,外界一點都沒影響境況下傳法。

 

佛母供設共同曼達,先向大師頂禮九拜請法,開啓空行寧提之壇城,上師身壇城五種金剛持父母現出,授上師身灌頂,五蘊清淨轉五身,寶瓶外灌頂外器世界之天宮,內在有情衆生都爲本尊聖人,必修七天。還有無上密法灌頂上師現出本尊馬頭明王,她變爲金剛亥母,證悟氣脈明點,五毒清淨轉變五智慧,得到空樂無漏三摩地,同樣修七天。上師現出雙運紅嘿盧嘎六十一尊嘿盧嘎眷屬等,指明與生具來勝樂智慧,煩惱最細習氣等一切清除,能夠利益十方世界衆生,給她密名稱:『耶喜措嘉』。

 

蓮師預言:從今天起你進入大圓滿法阿地約嘎的時候了,不過你要修行大圓滿密法必須有伴侶才行,在尼泊爾來自印度的十七歲流浪叫做阿闍黎薩勒是馬頭明王化生,胸部有一隻紅麻只你去尋找他,才可以迅速的達到淨土。佛母動身前往尼泊爾路途中遇上七位強盜,她唱了佛法的詩歌後,強盜們念頭轉變非常誠信向她懺悔,對輪回生起出離心,且請法與訣竅最後都得到解脫。

 

到了加德滿都Bodha塔前發願:佛塔放光出來,並且蓮花生大師親身顯現給她預言,附近小鎮裏找到薩勒的年青人,可是他是個僕人,主人輕易不讓他走,佛母在主人門口一一的描述,主人說:雖然他是我的僕人,可是像個我的親身小孩,得來不易啊!要五百克黃金你有嗎?若沒有你真的還是喜歡他,就跟他一起當我的僕人也可以的。她只剩有一百克而已,很無奈。當時當地死了一位地主的獨生子,父母非常難過屍體放在家裏。那時佛母給二位老人家安慰說:『若你們願意給我五百克的黃金,我可以讓復活。』地主高興的如果兒子復活不用說五百克,五千萬克也可以。佛母把白布屍體蓋住,五蘊一一的加持終於復活了,佛母的名譽傳遍十方,當地也遇到了一些蓮師的弟子大成就,交換佛法見地而後帶薩勒返回西藏,蓮師非常讚揚及給二位開啓壇城上師灌頂之讓薩勒也開悟上軌解脫道,了義不了義法都證悟了,與耶喜措嘉伴隨同修二位成就爲止。山洞裏修了七個月的四喜(喜、勝喜、殊喜和俱生喜)後身體遠離了生老病痛之如金剛般得到了四大自在及成就了四喜。

 

蓮花生大師在桑耶清樸洞,傳密集修法儀軌和一 百個口訣,包括無量壽爲主的修法儀軌,給大弟子瑪仁欽秋和玉紮寧波,並要他們在桑耶清樸洞好好實修。當時蓮師傳給耶喜措嘉佛母外內密心髓法門,以及三根本壇城合一的實修方法,並特意要佛母去翁撲打倉、悶打倉(打倉,藏文指的是老虎住的洞穴)等地修行。在打倉中可見到蓮師自然顯現的法相,尤其在滴卓空行殿中 要好好修行。

 

蓮師告訴佛母:「你會遇到很多困境,你要虔誠的向我祈禱,我會親自來指導。你實修的過程中,千萬不要離開你的同修阿闍黎薩 勒。」耶喜措嘉佛母照著蓮師的指示,到了滴卓空行殿以及措嘉密洞長期實修。當地的信衆們,虔誠的供養修行所需的衣食給佛母。佛母將文武百尊中的寂靜尊與上師蓮花生大師無二無別的去實修,許多的本尊也在佛母眼前示現,體會到氣脈是空性的壇城,可以無礙的利益衆生,也體會到明點是上師的化現,她得到上師許多的加持。佛母到了滴卓山的山頂苦修拙火,在雪霜之上僅僅鋪上一條薄薄的布,這樣實修了一年的時間。

 

當初實修拙火時,還未能暖身,尤其是到了新年,氣候嚴寒,特別難捱。阿闍黎薩勒因爲難以忍受,就暫時離開。但佛母因發過誓,沒有修成,就不離開。她身上因酷寒起了很多水泡、皮膚也凍出許多裂痕凍瘡,每當難以忍受時,她就向上師蓮師虔誠的祈禱,之後佛母身上開始有了變化,發出拙火的溫暖。之後她堅持繼續實修,蓮師此時示現,對佛母說:「我要傳給你深奧的法門,你要好好持有,我要將所有的密法傳給你,打開壇城,傳給你許多無上密續的壇城法門。」蓮師對佛母預言:「你利益衆生的時候到了!」佛母帶阿闍 黎薩勒和德哇莫,到了孟辛給種這個地方,在那裏實修成就。佛母的身體,成就了金剛不壞之身,語則成就大梵天的妙音,心則成就無漏的金剛禪定。

 

佛母此時覺得到了修行「陽達」法門的時候了,爲了清淨語所造的業,她不停的持咒,先持百字明咒,後修九層次第中外密續的事部、心部、瑜珈部來懺悔。每日念誦 經律論的法本,日以繼夜的苦修。到後來修到口幹臉腫,從口中流出血來,直到此時,語才成就。此時佛母已達到辯才無礙的境地,也得到過目不忘的成就。之後佛母又開始修無上瑜珈八大黑嚕嘎本尊,直到自己成就本尊爲止。

 

佛母雙手結禪定手印,以金剛加趺盤坐,專心修行,眼前一一示現八大黑嚕嘎的本尊,發著光,開始出現成就的象徵。過程中,本尊也預言佛母會得到不共的八大成就,最後達到金剛般的禪定,而在普賢的法界中解脫。

 

佛母到卡拉雪山實修時,吸引了很多信衆聚集,因此人們稱她爲卡拉佛母。她的弟子中,成就而顯現神通者有三十九位,其中能利益衆生者有二十位;達到與佛母無二無別的成就者,則有七位。依此法脈的傳承,也利益了許多的衆生。

 

佛 母到了角木囊,女性的實修者超過一千名,能真正利益衆生的有七百位,而達到佛母修行境界的有七位,成就者有五百位。有一天佛母要到香波雪山的路上,遇到七位強盜,把佛母身上的東西都搶走,並準備對佛母非禮,佛母此時以妙音唱出四喜法門,爲強盜講經說法,使他們達到證悟。這七位強盜也成爲她的弟子,她們一行8人到了尼泊爾的加德滿都,她以前的功德主,及當時的尼泊爾國王,向佛母請法。佛母傳了許多蓮師的秘訣,講解因果法門,廣收無數男女信衆,使得尼泊爾境內偏遠的地方,也得到了佛法的滋潤。佛母也因此收了許多弟子,尤其傳了無上密續法,嘎拉悉地、洛卓吉、德欽摩、薩紮等等弟子都因而成就。

 

西藏 的國王木赤贊布,派了三位大臣迎請佛母回藏。佛母要大弟子洛卓吉留在尼泊爾傳法,而帶了嘎拉悉地等十三位弟子回到西藏傳法。回藏的過程,經過卡拉等過去修行的地方,得到信衆很多的供養。到了桑耶寺,國王以隆重的儀式迎請佛母至大殿頂樓。此時佛母的舊識,如今的大譯師、臣子和一般百姓,看到佛母,充滿了久別重逢的興奮和欣喜。此時堪布菩提薩陀已經圓寂,佛母落淚向他的舍利塔獻上曼達。

 

之後佛母到了蓮師所在的桑耶清樸洞,由國王做功德主供養蓮師和佛母,他們在洞中住了十一年廣傳佛法。十一年間,蓮師將金剛密法和口訣傳給佛母,兩人間已經無二無別。蓮師告訴佛母不久後將離世,去吉祥銅色宮淨土,蓮 師說:「我要留給西藏人無窮盡的法門,這些伏藏交由你來保管。」兩人在藏王的支援下,在桑耶清波洞住了十一年,對國王、王后、大臣、平民百姓傳了許多佛法。猴年猴月初十的那一天,蓮師離開人世,前往吉祥銅色宮。蓮師離開後,佛母繼續弘法利衆,將蓮師的伏藏藏在西藏各地,遍滿大地。

 

佛母在她211歲,在初十清晨的破曉時分,有四位發光的空行母拿著八瓣蓮花,放在佛母前方,佛母立刻起身,一手拿著手鼓,一手拿著彎刀,信步走進蓮花中,周圍許多 信衆圍繞著,佛母融入蓮花的光中消失。信衆哭泣無助,問道:「您走後,我們將要怎麽辦?如何向其他西藏人交代?往後誰來指導我們修行?」此時空中傳來佛母 的聲音,教導信衆該如何繼續修行,之後,佛母就離開人世。

 

佛母教導的弟子中,包括十一位大弟子瑪仁欽秋、歐增巴吉勳努等成就者,無數信衆也得到她的法,是一位在藏傳佛教中女性的大成就者之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