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唱誦: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02.jpg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01.jpg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出自大幻化網,義即『根本摧滅金剛地獄』,亦稱「中陰百尊」。以人亡故後,在實相中陰期,由心識所現之。

所謂大幻化網者,以行者頂心二輪,所化出之寂靜、忿怒本尊。

《文武百尊》之教授是蓮花生大士從普賢王如來所說之根本密續中,摘要攝集。若祇聞寂靜忿怒本尊之名,亦可超三惡趣,倘得入壇灌頂,則雖犯三昧耶戒者,修此法亦可還淨。

 

《文武百尊》即是一百位寂靜尊與忿怒尊的總稱。其中寂靜尊共四十二位,而忿怒尊共五十八位。

在中陰階段的七七、四十九天中,各有各特殊的曼達拉逐漸出現,散發出各種不同耀眼炫目的亮光及如雷響的怒吼。只要行者能在中陰階段辨認出,便能得到解脫。文武百尊的法性,涵蓋六道有情眾生,是一切法界的真實顯現。

故修持此度亡法的利益,本尊曾有開示:「若有見者、聞者、身觸者,不僅是對於過去亡者令其解脫,並接引至普賢如來的法身淨地,還能利益現世者,未來也能達到普賢如來的法身境界」。若往生先亡、祖先、親眷及累世冤親債主能入壇接受超薦,一切罪障清淨,速得解脫生天或生佛國淨土,此為參加超度法會殊勝之處,亦即中陰文武百尊何以能在諸多超度法會中,得被推崇為最特別最殊勝的度亡密法!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03.jpg

 

※遼西諾布喇嘛口傳《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儀軌》的講話記錄   雲水師兄 錄音、文字 

 

問:是不是所有的眾生在死後中有都會見到中陰百尊?

答:是的,所有的眾生在死後都會見到。

 

問:那麼生前曾經領受中陰百尊灌頂與否有何差別?

答:領受中陰百尊主要的目的是先行瞭解死後中有的狀況,如此等到中陰百尊現起才不會慌亂恐懼。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04.jpg

 

※2012 03 24晚共修《捷徑自解、本淨自解》後 遼西諾布喇嘛在口傳《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儀軌》

 

喇嘛傳完後說:

在他們的寺院新龍大蓋寺,大前年圓寂了一位喇嘛,這位喇嘛閉關13年專誦此儀軌。圓寂三天后縮小成一手掌高,色達慈城洛珠堪布、噶陀莫紮法王都前往他們寺院瞻仰,並大加讚賞。

 

昨晚24日晚喇嘛口傳《噶瑪林巴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後講的內容,禪心心有懷疑,有點不相信這麼多喇嘛都“虹化”了,恐有錯誤,故於今天(2012 03 25)早上仔細詢問喇嘛後,請喇嘛坐在禪心的身邊,記錄成以下的對話:

 

禪心:喇嘛說的您寺院的這7、8位喇嘛,是現在的還是過去幾百年前的?

喇嘛:不是、不是,大概30年前的。那時我十歲左右。

 

禪心:他們一起閉關,修大圓滿?

喇嘛:閉關、閉關!他們一天到晚主要念這個中陰習氣自解脫的儀軌。

 

禪心:7、8個喇嘛一個一個都縮小了?

喇嘛:是的是的,我那時十歲左右,他們是一個接著一個“死”(圓寂)的。我跟著喇嘛們一起去縮小的(法體)前念經,寺院的喇嘛們都去,那時候我小,我肯定這樣看到了縮小成這麼高,法體供在經堂,他們的身體高高大大的,一天天念經後,最後縮小成這麼高,但是那時我年紀小,所以不懂為什麼會這樣。

 

禪心:最後這位喇嘛怎樣的?名字叫什麼?

喇嘛:最後這位喇嘛格卓,兩年前“死”的,我由遼西回大蓋寺做管家期間,他“死”了,他活著的時候(大約)1米8多(禪心根據喇嘛比的高度估算、但不胖),“死”後三天請出來火燒時,縮小成一手掌高多……

 

禪心:等等,喇嘛您看到了沒有?

喇嘛:看到了、看到了!我是管家、我當然看到了,其他喇嘛們也都看到了!色達慈城洛珠堪布來了拍了電視,格卓喇嘛的房子多多拍了電視、照片,堪布多多說:喇嘛好……。噶陀寺的莫紮法王也來了,多多讚揚說:這個喇嘛好、這個喇嘛好……

 

禪心:其他幾個喇嘛呢?

喇嘛: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喇嘛澤仁青培,他是大蓋寺堪布阿格的弟子。(禪心注:阿格堪布是遼西阿格旺波尊者的親弟子。閉關修《上師明點印》時三次親見跟阿格旺波尊者無別的龍欽巴尊者。)喇嘛澤仁青培“死”時,我12歲的樣子,他閉關時一天到晚念噶瑪林巴這個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他高高大大、胖胖的,他“死”前交代家裡人說:你們休息,我今天晚上要“去”……然後雙盤打坐“死”了,。7天后變成這麼高(手掌高一點)。火裡面燒了,心臟燒不掉,眼睛燒不掉,舌頭燒不掉,現在供在寺院的塔子裡面。

 

喇嘛:還有一個叫堪布阿的,他的根本上師是阿格旺波尊者,閉關20年修大圓滿,同時主要修這個噶瑪林巴的修法。阿的是現在在噶陀寺當大堪布、阿松堪布的上師之一。誰叫他“堪布”,他就罵“我不是堪布……”他死的時候,7天也縮小這麼高,火燒了後,心臟、眼睛、舌都也沒有壞掉,也供在塔子裡。

 

喇嘛:還有喇嘛阿欽、喇嘛巴嘉、喇嘛噶瑪、喇嘛索龍貢波、喇嘛噶波、喇嘛洛布桑遮……他們全部都縮小成小小的(喇嘛雙手比劃手掌高的手勢)這樣……

 

喇嘛:現在我們寺院最大的堪布才勒(遼西怙主松吉澤仁仁波切的親弟子)經常說:現在你們(大蓋寺的500多位出家人)要多念噶瑪林巴的習氣自解脫,其他念的不念都可以,你們都看到了、聽到了他們(指前面這些喇嘛上師)都去完了,大圓滿你們就修阿格旺波尊者的最好!哦,現在最棒的上師是遼西遍知松吉澤仁仁波切……他(堪布才勒)一說到松吉澤仁仁波切的名字,就一定合掌到頭頂),……

 

禪心:哦,我們漢族人,自己沒有福德資糧,沒有福報報見到這些虹化者,所以喜歡跟人家說:虹化?你見到了?

總之,當我們還在一天到晚爭論虹化的真實性時,那些老老實實的大圓滿瑜伽師們根本就沒理會我們的這些爭論,還是一個接著一個這樣去掉了……

 

偉大的大圓滿導師吉美林巴(無畏洲)尊者原來也是念這個時證悟的。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08.jpg

 

※原來我就是靜忿百尊呀!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開示

 

在金剛乘的傳統裡面,有兩種方式可以建立和上師的關係。第一種方式就是把師父當做是一個善友,或者是一個很有功德的一個朋友,或者是這樣子的的老師----把上師當做是一個精神上的老師,大家經常這樣做。這是修習金剛乘最基本需要這樣做,也是必須要這樣做。不管你是修金剛乘還是一般的大乘,你的目的都是要成佛。要成佛,唯一的辦法就是要瞭解你自己心的本性,要瞭解你清靜的本性。

  

  為了要這樣做,一個人對自己必須要有淨觀,也就是對自己有清靜的見地,但是這很困難。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染汙,所以要把自己看成是佛是很困難的事。因為我們對於這種想法,一點都不習慣,反之我們是對於分別式的那種想法,比如是有朋友、敵人,這種想法非常習慣。所以,我們要能夠瞭解到從無始以來就很清淨的本性,我們必須有上師的加持。只有經過上師的加持,我們才能瞭解我們自己心的實相。薩(迦)班智達曾經說過,只有通過一個凸透鏡才能把日光聚起來,才能把一塊布燒著。沒有日光是永遠不可能有火。所以,通過上師的加持,可能是唯一一個成佛的辦法。但是在現在這個時代,要對上師有清淨的見地很不容易,我自己恐怕也沒有。所以,我們對我們自己的上師也沒有辦法進行這種清淨的見地,在某種角度可以瞭解為什麼這樣。因為在現在這個時代要碰到一個好上師很不容易。多半的上師都在上面掛上標價的,他們沒有說減價出售這樣,或者至少可以減減價錢沒有,至少說可以大量出售也不行。

  

  現在經濟不景氣得很厲害,所以現在這個時代,上師也變得很貴。有的時候上師價錢很貴,如果他能真的做一些事也沒關係,但是現在這個時代永遠都會聽到一些不好的消息。但是人們經常覺得,如果找一個好弟子,再找一個好上師不太難,但是希望這個好弟子和好上師能夠有好的關係這很不容易。實際上是因為懼怕與期望,總而言之相互之間的溝通上有很多的問題。因為我們的心充滿了很多矛盾,有的時候我們心裡希望上師具有這種好像超乎人類能力的能力,什麼時候我們會這樣想,通常是你有問題希望上師有這種神通,希望用他的手指頭一碰你前額,你全部問題都解決了,或者在你身上灑一點水,這些問題都沒有了。這種對於上師的期望我們都有。

  

  我們希望有這種超乎過我們人類,比如說他具有像超人一樣的能力。比如我們現在高興的時候,或者你午餐、晚宴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就希望你的上師能夠按照你所期望的方式來做事。假如你真有一個上師,你請他參加晚宴,你或者希望,假如你請他來吃晚飯,你的上師突然從天上飛下來,然後一看那個食物,食物全部飛到他的肚子裡,然後他飛走了,你會不會希望你請上師吃晚飯,他會是這樣?這一次你就希望你的上師跟你聽的是同樣的音樂,然後等於說喜歡那些,或者說欣賞那些你很喜歡的東西,這就是我們的心,我們的心就是這樣子互相矛盾。所以,上師都很辛苦,因為同時要做一個超人,又要做一個平常人。所以,要把上師和弟子之間的關係保護得很好,這也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為這個不是今天的主題,我們不用談那麼多。

  

  跟上師在一起有兩種關係,其中一種關係,把上師當做是一個精神性的導師。這種方式其實是比較次的,實際上有一種更好的辦法。另外一種更好的辦法,把上師當做是道,不只是一個老師,而且是你修的那個道。上師是一個道,他並不是一個有限的人類,是一個無限的道。同樣,本尊也是。同樣,對於本尊也是有兩種方式,其中一個是你認為本尊是可以給你加持的,或者是各種化身的顯現。另外一個方式是一個更好的方法:以本尊為你的道,因為張喇嘛在教大家靜忿百尊,對這些本尊是可以給你加持的本尊,但是有一個更好的方法,以他們為道。

  

  為什麼認為這個方法比較好?如果你把本尊一直認為是一個物件,也就是一個可以給你加持的這種東西。那樣子,慢慢你就會把本尊變成一個像神一樣的東西,或者你把本尊當成一個人,那個時候你就會有很多完全非常不合理的擔憂。比如你會擔心一件事,如果我把這些供品放錯了位置,可能本尊會生氣。或者你說不對了,這個本尊吃素的,他不吃葷。比這個更糟的,這些本尊可能變得更物件化了,或者說是客觀化,或者你認為本尊就是那幅畫、那個佛像這些。在目前我們雖然稱我們自己為佛教徒,實際上我們都是一些偽裝的偶像崇拜者。這就是為什麼人們經常聽到一些非常荒謬的問題,比如說我有這樣這樣一些問題,結果他說你要解釋這個問題,你要問哪個本尊比較好,問白度母好還是綠度母好,這個人到底期望仁波切講什麼呢?也許仁波切應該說白度母。這樣講,仁波切大概認為綠度母處理不了這件事。或者有的人說,如果你是學生你就應該學文殊菩薩,這樣講就好像你認為說,觀世音菩薩本來就很蠢,談到智慧就沒有他的事。

  

  這樣講起來,就好像你在公司裡面分工一樣,如果是講到智慧,那是屬於文殊部門的,講到慈悲就是屬於觀世音部門的,可憐的阿彌陀佛就專門處理別人的喪事。在這種方式之下,實際上我們把本尊放在一個過分的物件的立場來處理他們,這就有點像你對於上師也是同樣,把他當成是一個物件來處理,是同樣的。這就是為什麼要把上師和本尊更當作是一個道來修的原因。

  

  我們花幾分鐘短的時間來談一下靜忿百尊,我連靜忿百尊的名字都沒有記清楚,如果要問,可以問張喇嘛。實際上靜忿百尊這裡面這些本尊,實際上是一些你個人的經歷,而這些經歷是以本尊的形式教導給你,這是一個很高的教授。舉例來說,你自己之內任何智慧型的經驗,可以說他是文殊菩薩,任何你自己經歷的慈悲或者是體驗的慈悲,你都可以說是觀世音菩薩。不只是本尊,實際上佛教講的所有的東西都是一種象徵。因為在佛教之中比較高的教授,或者是像金剛乘這種教授裡面,它本身並不相信有一個真實存在的地獄,如果有個真實存在的地獄,如果地獄真個是在某個地方真實存在,那我們造了很多惡業的人,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死了要到那個地獄去,那中間這個旅費誰來出呢?金剛乘所描述的地獄完完全全只是描述你個人憤怒的一種經驗,這樣講其實很合邏輯。為什麼在有一些很高的教授裡面就講,一個人其實在一天之中可以經歷六道,你們就能瞭解這個。

  

  舉例來說,比如你現在很嫉妒,這就是阿修羅道。如果你要把他變得更清晰,可以觸摸得到的話,你可以說伊朗、伊拉克他就是阿修羅道,因為他們多半的問題都是因為他們嫉妒解放組織或者以色列而帶來的,他們也並不是很有錢。我們一向是這樣描寫阿修羅道。他們在沙漠裡很熱,沙漠裡有很大的風,溫差非常大,熱的時候很熱,冷的時候很冷,這些也都是描寫阿修羅道的。現在在這個屋頂底下,一定有人覺得很不舒服,很生氣或者是很嫉妒,這就是阿修羅道,你現在就處在阿修羅道,你並不在這個房子裡面。也許現在這邊有的人很有信心,或者是有這種光明,有慈悲,這個時候你就是在淨土,你也不在這個房子裡面。有的人像我們這樣充滿了無明,我們這些無明的眾生是被這些街道的名字,被房子的主人這些名字捆綁住了,對於我們這些無明的人來說,我們在這棟房子裡面。

  

  五方佛母、五方空明是五大,八大菩薩代表的是我們的八識,八大菩薩每個也都對著他們的佛母,代表八種供養的天女。我們一講供養天女,你就想這些佛找了很多女的,特別喜歡這些女的供養東西給他。不是這樣的,我們不應該從這個角度去看他。比如花的這種香,這個我們就說是供香的天女,我們所看到的東西,就是有一個供燈的天女。就像這一類,如果這樣談下去永遠也談不完。

  

  有六道的六個佛,這六個佛實際上是代表了六種存在的不同形式。這些就像剛才講的一樣,他都是代表了我們本身的經歷,所以它一直都是發生的,一直都在那邊。但是當我們看到人們在手上拿這個的時候,我們沒有一個人會說這是一個供花的天女。因為當我們看到花的時候,我們沒有清淨的這種見地來稱他為一個供花的天女。因為我們自己這種分別,當你看到這個的時候,你就會覺得這個只不過是我在很擁擠的交通裡面,跟某個人買的花。因為你對這個沒有清淨的見地,所以你對這個花就沒有虔誠的信心,因為你沒有虔誠的信心,所以你買的時候一定要跟他講價。你跟他講價,是對供花天女是多麼大的侮辱!你買花的時候應該跟他說我付你幾百萬,我現在有什麼全部給你買這個花,這個是供花的天女。這樣子,所以每個東西都是很特別的,這只是舉一個例,你們能瞭解。

  

  我們生活裡面的每時每刻,你所看到、碰到的一切東西,實際上都是本尊的一個化現。但是我們不認為他是本尊。但是多半的時候我們都認為這是一個很不好的、很痛苦的一個經歷,偶爾不知道哪裡從天而降我們有點好經歷,但多半是不好。這些很偉大的密宗的老師,希望能夠教導我們這些。我也很清楚,那些老師也很清楚,如果老師給你講,這朵花實際上是供花的天女,你絕對不會相信。唯一能夠穿透你這個非常厚重腦殼的辦法是什麼呢?同樣也只有這種方法你才會相信。唯一的方法就像張喇嘛這樣的老師在,然後他告訴你,的確是有一個供花的天女在裡面,她是很特別的、很漂亮、很好。這時候你對天女就會有很多羅曼蒂克的想法,所以,你寧願建立起來一個觀念,認為那個樣子的天女你不太願意接受,所以一朵花他是一個天女。可能我們情況更糟,這種天女是畫在唐卡上。實際上你畫一朵花和畫供花的天女,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對我們而言,它有很大的不一樣。現在把一張畫了一個天女拿一朵花,說這是供花天女,給你這個,另外給你一張明信片,上面也印了一朵花,你保證會向前者磕頭,不會給後面那一個。因為對我們而言,我們總認為本尊不是一個道,而是一個物件,一個我們以外的什麼東西,所以我們會認為供花的天女必須要從外面的一個什麼東西來,那才叫做供花天女。

  

  你觀想那個供花天女的時候,他們是哪一國的人?你一定覺得他們都是西藏人。為什麼?因為現在多半是西藏喇嘛在教這些東西。我們這種很有限度的心靈就是按照這種方法把東西割得一塊塊的。總而言之,你要瞭解這些東西表像的意義是非常重要的。學靜忿百尊,實際上就是讓你來學,我們每一天、每一刻所過的日子。對於一個根器很好的學生,你稱你的身體叫做色,形色的色,或者你稱你的身體是毗盧遮那佛是一樣的。

  

  另外說為什麼修靜忿百尊很重要的理由是:因為你死的時候,你粗重的五大要收攝。記不記得以前談過中陰的教授?五大當他收攝的時候,實際上在那個時候,你真正地趨進本尊真正的清淨相。當我們死亡到中陰的時候,如果我們對靜忿百尊的教授不熟悉,那時候當這些經驗出現的時候,我們又一次會把這個經驗當成是我們以外的物件,而從他們逃開。這些我們所謂的本尊在那個時候就變成了閻王,或者說死主,或者是處分你的人,或者說是摧毀你的人,就變成了你所最討厭的那種東西。但是,這個靜忿百尊是絕對不可能離開你的。因為如果這個靜忿百尊真的是沒有的話,你也沒了。因為他們就是你,你就是他們。實際上除了這個靜忿百尊之外,你找不到另外一個什麼部分可以稱作你的。所以,請你好好地研究這個靜忿百尊。

  

  現在前言已經介紹完了。

  

  提問:如果有一個瘋子瘋瘋癲癲的,我們怎麼對待。

  

  這當然很困難。為什麼困難呢?因為我們的知識永遠都會替我們找一個理由,我們為什麼要幫他的忙。我現在沒有辦法告訴你,你要用這個方法來幫助一個瘋子。因為很大一個部分是看你處於什麼狀況……

  

  如果可以的話,你自己瘋了比較好。為什麼呢?因為對方可能唯一瞭解的就是這種語言。有的時候就幹乾脆脆地就忽視它,有的時候要非常地注意它,看狀況。

  

  提問:包括從你出生一直到你成名,把你從父母身邊帶走,你有沒有懷疑佛法是不二法門,如果懷疑你怎麼做?

  

  就像昨天晚上我在演講裡面講的一樣,對於我在學習的過程裡面,我有意地希望去製造這種懷疑,有意地希望找佛教的差錯,但是經過這麼多年的學習以後,我至少可以講,我對佛教基本的哲學、哲理毫無一點懷疑。

  

  提問:仁波切說五方佛就代表五種煩惱,五種煩惱的具象就是五種智慧,一個人本身就具備五種煩惱,具備五種智慧。為何煩惱跟智慧是一體的?或者是煩惱如何轉化為智慧?

  

  因為我們所說的煩惱,因為煩惱本身是一種幻象,本身沒有辦法獨立地存在。當你把這個幻象除掉的時候,你就得到了自由。那是你自己的一種幻象,有沒有聽過這個故事,有一個人晚上做惡夢,他做夢的時候夢到一個很大塊頭黑色的一個妖怪,站在他身上掐著他,他當然很害怕了。他就問這個妖怪,到底我會怎麼樣。那個妖怪就說,我怎麼知道呢?這是你在做夢啊?他的問題就像你剛才講的問題,瘋子我們怎麼把他當做本尊。在憤怒者裡面有很多是瘋瘋癲癲的。

  

  提問:當我們覺得清淨的時候是在見,當在各個時候的狀態底下,你能保持清淨嗎?你在嫉妒、憤怒跟清淨會不會有衝突?

  

  你要習慣他,你要能夠習慣,你可以用一個很簡單的邏輯來想。比如我們對我們的情緒都非常習慣,同樣你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對你虔誠的信心很習慣。並不是說虔誠的信心是不可能,只不過說你沒有集中發展它罷了。或者我們可以這樣講,我們現在沒有修我們虔誠的信心,因為多半我們都是修的煩惱,我們把煩惱修得很好。因為我們修煩惱,都已經證得煩惱的結果。對於煩惱,我們每個人都是煩惱傳承的持有者,我們也可以給我們小孩這一類煩惱的教授。

  

  應該沒有不同,他們應該不會互相放棄而離開對方。

  

   (2005年9月7日校對)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

 

蓮花生大師  著

嘎瑪朗巴  取伏藏

丹增活佛  圖片設計 撰釋

 

 

嗡啊吽

普賢最勝文武會眾及

一切聖尊百部會眾前

恭敬頂禮中陰獲解脫

惟願眾生三身義竟成

 

  以主尊普賢如來和最勝黑日嘎父母為首的文武本尊聖眾,乃外之所有蘊界處不除本淨顯現為寂靜尊,內之所有煩惱分別心轉化顯現為忿怒尊,偈頌有雲:“界處清淨於本處,寂靜聖眾誓願酬,煩惱分別所轉化,忿怒聖眾誓願酬”。

 

  此百部聖尊有外內密之分:外百部聖尊,是如正文中所述的諸具面臂顯相者,象徵果位的淨相或以圓滿報身表徵方式說法;內百部聖尊,是指位於身壇城心間的四十二位寂靜本尊和腦部的六十位忿怒本尊,具細微光明身,常人目不能視,如本《法行儀軌》中所說,居於各處脈界;密百部聖尊,是指煩惱分別與妙力顯相等不淨迷亂法,若歸類則足有百部之多,以不除本淨的方式無一遺留、完全涵攝於心性自生聖智本面,住于超越一切性相行境的自性之中。

 

  如是外內密百部聖尊若與瑜伽士修道次第相結合,則基蘊界處等一切心生不淨迷亂法,如書中所言,以等淨之見基果和合。或對身壇城實相生起定解,以見抉擇本來具備百部聖尊自性。依靠生起道次第了知本基實質後,按照廣略生起儀軌中所說,具足明、淨、固三要[注:明觀形相,憶念淨相,堅固佛慢]觀修所有文武聖尊。或以圓滿次第深道觀修自身具足三位[注:蘊界為佛父佛母位,根境為男女菩薩位,肢體為忿怒父母位]寂忿壇城本性——百部聖尊體性。何時以見抉擇並以修持現前修行實相,基成熟於果時,稱為證得實相義之果百部聖尊果位。因此有諸佛歸集為百部聖尊之說,自己成佛時亦需證得百部聖尊體性。

(……)

 

  “五大界種莫要成敵障,五部佛之淨土願親見”一句中:地大界種為敵,是指猶如被埋於地下的痛苦感覺顯現;水大界種為敵,是指猶如被投入水中的痛苦感覺顯現;火大界種為敵,是指猶如在火炕焚燒的痛苦感覺顯現;風大界種為敵,是指猶如摩擦擊打身體的痛苦感覺顯現;空大界種為敵,是指猶如身體被推墮懸崖的痛苦感覺顯現。故此時應發願五大界種不為敵而顯為五部佛刹,發願:空大不為敵顯為藍色佛刹,親見出有壞金剛不動佛刹土;地大不為敵顯為白色佛刹,親見出有壞大日如來刹土;水大不為敵顯為黃色佛刹,親見出有壞寶生如來刹土;火大不為敵顯為紅色佛刹,親見出有壞無量光佛刹土;風大不為敵顯為綠色佛刹,親見出有壞不空成就佛刹土。

 

  如是文武法行發願,若三時精進努力行此法,今生可以清淨五無間罪並且滅除那日嘎地獄,無疑往生持明佛刹,此乃出有壞普賢如來親授:“何人虔心敬頂禮,幻化文武壇城尊,一切失壞皆令淨,五無間罪亦能消,根除惡處那日嘎,稱為持明佛之刹”。如理修持此法行之功德不可思議。壇城諸本尊之名號,僅聞一遍則不生惡趣,漸次成佛而作宣說,吉祥普賢如來親允諾:“若任何瑜伽男女僅一次聽聞此壇城諸聖尊之名號,不會墮入大地獄。” “自性幻化壇城前,何人虔心敬頂禮,一切失壞皆令淨,酬補誓言證悉地”。如是宣說故,是因為法行意義超出此內容功德,因此願當精進明觀自身文武聖尊並修持,今生獲證共與不共成就,死亡法性中陰文武光明初現時,無二融入而成佛。當努力修持,即使百千殺手驅逐之時切莫忘記法行詞義,當執持守持、念誦、徹底通達、如理作意。

 

  極明文武會集法行,《中陰聽聞解脫》之修法,《文武羯磨儀軌·受自解脫》之精要,《中陰自灌自解脫》之分軌,《酬懺·失毀自解脫》之正行,具緣士夫之解脫道——《法行儀軌·習氣自解脫》,輪回未空之前此法不終止。

 

薩瑪雅!嘉嘉嘉!! 嘎瑪朗巴伏藏竟

 

印光大師: 什麼是『中陰身』?

 

聖嚴法師: 什麼是『中陰身』?

 

最殊勝的觸解脫聖物 -【桑給契吉密續 (聖教一子續)

 

在『中陰』階段的49天裡,是否人人所見相同?

 

蓮師:『臨終』與『中陰』必將成佛的竅決!

 

希阿榮博堪布: 『大圓滿』的加持力真的不可思議

 

創古仁波切:從容面對『中陰身』-『三種心』的禪修

 

慈誠羅珠堪布: 如何面對『死亡』

 

慈誠羅珠堪布: 如何面對『投生』

 

『十八層地獄』是那十八層?是否就是『無間地獄』?
 

覺囊派祖寺-壤塘藏哇寺『大紅甘露丸』

 

瑟波法王: 不墮輪迴 - 阿彌陀佛 聖物總集摩尼寶

 

息增懷誅「147本尊心咒 轉經輪」殊勝功德利益

 

《大隨求陀羅尼》咒文一字,無間地獄變成淨土!

 

《大隨求陀羅尼》的功德福德

 

同性戀的人會下地獄嗎?

 

宗薩欽哲仁波切:『閻羅王』正是『文殊菩薩』!!!

 

海濤法師:自殺是痛苦的終結嗎?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 講解開示錄

 

閻王“生死簿”真實存在 淨空法師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