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藏.jpg

黑財神伏藏神咒.jpg

 

土登華丹 英譯中

 

 

 

一、德瑪:功用與傳承

 

共同佛教之德瑪

 

在大乘佛教的經部和續部,都有將法門伏藏起來並由具證聖者以神通力再開啟的傳統。這樣的傳統有兩方面:首先,具緣的法門可以由聖者開啟,或者從虛空、山、湖、樹林中根據他們的願望與精神證悟的能力而任運顯現;其次,聖者可以將法門伏藏於經函或者其它媒介中,並將其托付給天、龍和其他具力眾生加以守護,而在因緣時節成熟時再交付給具緣者。其他具證聖者會在將來再開啟這些法藏。

 

從佛教理論的觀點來說,在勝義諦或究竟真理的層面上,並沒有上師與弟子的差別,或者說法與聞法的差別。只是在相對的俗義諦,當合適的因緣圓滿具足時,凡庸諸相對於有緣者顯現為佛法。佛法(達摩)即是證悟、傳遞證悟之源泉以及生起並獲得證悟的方法。根據當事者的水平與根器,佛法可以顯現為上師和弟子之間的教言與對話所表詮的“心念(thought)”。如是,佛陀並沒有說一句法,而對於眾生則出現了諸法門。佛法是根據眾生的業力因緣而顯現。佛法可以通過上師的心意、教言或者口授等方式而感知,它可以色、聲、字、(心)念等方式顯現。根據接受者的業力因緣,佛法可以來自聖者或凡夫、樹木、水、虛空、山、土地、巖石或心意等。對於具有高度證悟的聖者,一切諸相皆是佛法之源,而對許多人某些相才是佛法,而對於一些人則只有經函與口授才是佛法。甚至對於許多人而言,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佛法之源。如《功德分別經》雲:“吾從未曾說一法,正法遍顯為眾生。所化希冀次第道,諸法相應而顯現。化機希求速頓道,圓頓諸法剎那現。諸佛真實廣大語,滿諸眾生之所願。”《幻化網秘密藏續》雲:“彼時,諸相隨眾生心而顯現。(如來)不離真如之座,隨眾生之業也而顯現不同,就如鏡中顯影水中現月。”

 

菩薩在因地修道時,發願在成佛時能以佛力化現,廣度有情。如《入菩薩行》第十品《回向》雲:“願一切有情,相續恒聽聞,鳥樹及光明、虛空說法音!”

 

包括《般若十萬頌》在內的諸多大乘經部、《時輪金剛》在內的續部,在某段時間裏,都曾由佛與聖者的神通力伏藏於不同的處所或置於不同的界趣,而當時節到來時,又被迎請至南瞻部洲人間。

 

《聖海龍王所問經》開示德瑪具四特征:維系佛陀正法住世、令眾生相續生起證悟、滿足眾生的心以及如虛空般廣大。

 

經部有伏藏與掘藏的方式的描述。《聖一切功德集三摩地名經》雲:“智瑪美巴滋濟!對於希求正法的大菩薩,佛法的寶藏就伏藏於山嶺、山谷和樹林中。正法和陀羅尼將以經函的形式落入他們手中。”又雲:“對於彼等心相續圓滿者,乃至佛陀不在世間,佛法將從虛空、墻壁和樹林中顯現。”

 

《琉璃寶鬘》雲:“大乘佛法三藏中大多數曾到過諸如天界、龍趣等不同的剎土並曾在南瞻部洲消失過。續部則是由持明聖者和空行母結集並伏藏於鄔金剎土的達瑪甘覺等地。後來時節到來時,唯識學派的大師們從諸如智巴南瑟等菩薩處得到那些大乘佛經,龍樹菩薩從龍宮請回《般若十萬頌》。證得殊勝成就的聖者,諸如薩惹哈、達秋、措吉、盧伊巴和慈盧巴,將包括《秘密藏》、《勝樂輪金剛》、《喜金剛》和《時輪金剛》等續部帶回南瞻部洲。因此它們都是德瑪。”

 

事實上,來自法、報、化三身,密意、表示、口耳傳承的所有正法在形式上都是德瑪--從諸佛或佛地殊聖寶藏中開啟的聖教法門。《琉璃寶鬘》雲:“實際上佛陀的全部聖教都是密意、表示和口耳傳承,而它們無異於德瑪。”

 

 

 

寧瑪傳承德瑪之不共特徵

 

在佛母益西措嘉的協助下,佛法寶藏的源泉--蓮花生大士建立了寧瑪巴的德瑪系統。還有一些法門是有蓮師的眾弟子,譬如貝若紮那,以及他們的轉世化身,還有九世紀的印度大智者和聖者毗瑪拉米紮,進行了伏藏或再伏藏。

 

這些德瑪是續部經函,尤其是三內密續部。寧瑪德瑪有兩種伏藏方式。其一是“地德瑪”,這種德瑪的伏藏與掘藏是用表示經函作為開啟之鑰。寫於紙卷上的表示經函被伏藏於巖石、湖泊和寺院中。它稱為地德瑪是因為要使用寫於紙卷上的表示經函來作為喚醒對於伏藏於明智界中的正法的憶念。有時候整個法門的經函會在伏藏地被發掘。德瑪掘藏時發現的所有聖物也都可稱為地德瑪。

 

第二種是“意德瑪”。對於這種類型的德瑪,在大多數情況下,掘藏師先在其相續中發現表示經函,然後這些表示經函成為發掘正法之鑰。有許多情況下,發掘意德瑪時並沒有表示經函。在意德瑪體系中,不論是何種情況,發現表示經函並不須依靠外在的對境,因此它們稱為意德瑪,而不是地德瑪。寧瑪德瑪體系的顯著特征是,蓮花生大士通過他心意付囑傳承之力將正法伏藏於具證弟子們的明智界之中。因此,寧瑪德瑪並非是以經函形式伏藏於其它界趣,而後再將這些經函發掘帶回(人間),而是通過喚醒蓮師眾具證弟子等人明智界中的法藏來發掘。

 

寧瑪傳承中另一種德瑪是凈相法門,雖然並非所有的凈相法門都一定是寧瑪德瑪。例如在凈相中從本尊和上師領受的正法就不是寧瑪德瑪;而那些通過心意付囑傳承伏藏於弟子明智界中、後來由凈相喚醒的法門則是德瑪。還有一些用神通發掘的密續法門是基於蓮師和其他寧瑪派大聖者傳授的續部和竅訣教言,它們被稱為德瑪是因為其功德。完整的德瑪目錄有成千上萬條。貢珠雲丹嘉措收集了諸大掘藏師發掘的德瑪並編錄成六十函《仁欽德佐(大寶伏藏)》。

 

 

 

德瑪的功用

 

在《卓提旺秋》中,袞欽晉美林巴列舉了伏藏與發掘德瑪的四個理由:“(伏藏德瑪)目的有四,即聖教不會消失、竅訣教言不會攙雜、加持不會衰弱以及縮短傳承之鏈。”

 

首先,許多古代時傳講的法門已經消失,但這些法門再三以德瑪形式重現在如今這個時代,對於維系聖教並讓人們有緣得到這些法門很有助益。其次,來自具有“溫熱氣息”源泉的清新正法,沒有經過(漫長)傳承中各色人物之手,確保了竅訣教言的真實性。第三,教法的純正性和真實性確保它們具有全然具足的加持力。第四,在這些(德瑪)傳承中,除了第九世紀的蓮花生大士和如今的掘藏師以外,中間沒有間隔其他人,因為該掘藏師曾作為蓮師的弟子並得到過這些法門。因此德瑪的掘藏縮短了傳承。

 

在《貢度南協》中,袞欽晉美林巴說:“《喇嘛貢度(上師意集)》中《隆丹嘎嘉瑪》闡釋了(德瑪傳承的)功用:當佛語教言象集市中的牛奶般受到攙雜,並且濱臨消失之際,(彼時德瑪教言)將會傳播。因為德瑪未受攙雜並且是修持之速道。它們諸多勝妙功德包括具力和易得成就。這說明了德瑪的重要性。”

 

在不同時期發掘不同種類的德瑪來適應彼時眾生的希冀、需求和根器,這樣很有益。

 

 

 

德瑪的傳承

 

寧瑪巴的德瑪由以蓮師為主的諸多上師伏藏。對蓮師伏藏地德瑪加以解釋,並以此為例,可以易於理解其它方式的伏藏。

 

首先,關於德瑪如何傳承與伏藏,《康卓寧提洛具》列舉了六種傳承:三種共同佛語續部傳承和三種不共德瑪傳承。三種共同佛語續部傳承是如前所述的密意、表示與口耳傳承,而三種不共德瑪傳承則是授記授權或授記灌頂傳承、發願灌頂或心意付囑傳承以及空行托付傳承。

 

 

 

授記授權或授記灌頂傳承

 

蓮花生大士在傳授某特定法藏給弟子時,他授記該弟子在未來某特定時間將轉世化身為掘藏師並發掘出該法藏。蓮師為了利益未來的眾生而將德瑪法門傳授給掘藏師。他還授記了該德瑪發掘的時間和地點。他的授記並不僅僅是預測,實際上是他的佛力促成了他的預言會成為現實。《康卓寧提洛具》稱之為大悲加持傳承:是蓮花生大士賜予德瑪掘藏師加持,讓掘藏師在未來時僅僅見到這些法門就能開啟直指心性的明智。

 

 

 

發願灌頂或心意付囑傳承

 

根據《奇妙海》等諸多著作,這是德瑪伏藏的核心。安住於密意等持,蓮花生大士通過發願力將正法伏藏於他的諸弟子之明智界,或者在他們的明智界中。倘若正法被伏藏於外境或者凡庸的心相續中,它們可能會受到外緣變化的影響。伏藏於清凈不變的心的自性中,正法會穩固不變,直至發掘的時分到來。《康卓寧提洛具》雲:“蓮花生我發願:‘願此諸正佛於未來得遇具緣者。’因為有此發願,這些法藏將會遇到具緣者。”《奇妙海》雲:“心意付囑傳承的含義是指從蓮花生大士之意到其具證弟子之意的密意傳承......它是證悟的真實傳承,從而使得上師與弟子的心意無二無別。”

 

 

 

空行托付傳承

 

蓮花生大士為此諸法門創造出表示經函,將它們置於篋子中並伏藏與巖石、湖泊、虛空等處。之後他將它們托付給空行母與護法。

 

蓮師指示空行母和護法要保護這些經函篋子並在未來將它們交給具緣的掘藏師。蓮師還吩咐他們保護那些被發掘的法藏以及如法修持這些法門的行者。

 

《貢度南協》記錄了三種不共德瑪傳承另外的分類系統。這裏心意付囑傳承被解釋為表示教言所詮之義--智慧的傳遞:“(1)發願灌頂是(蓮師發願道):‘願持有此德瑪者發掘之。’(2)授記心意付囑傳承是將表示之義--究竟智慧伏藏於將來開啟此德瑪者,並通過蓮師安住密意等持而傳授之(3)黃卷的詞句傳承即表示經函,它們被伏藏於金剛巖石、吉祥湖泊與不變篋子等處,(對其他人)隱匿不見並托付給諸多德瑪之主(護法)。”

 

 

 

所有的德瑪都是經由這六種傳承而傳至諸掘藏師的。

 

在《貢度南協》中,晉美林巴解釋了《喇嘛貢度》是如何伏藏並傳承的:“念及未來如海般眾多弟子,在給予在場聞法眾三時授記之印後,他賜予國王父子發願灌頂的心意付囑傳承,並將表示教言竅訣之義伏藏於王子穆茹贊普明智界之金剛篋中。表示經函由妙音天女的化身益西措嘉伏藏......並托付給此德瑪的護法神......”

 

《奇妙海》中,發願灌頂之心意付囑傳承和空行托付傳承都用“達嘉(gTad rGya)”這個詞來表示。在發願灌頂中,我把“達嘉(gTad rGya)”譯作心意付囑傳承,因為這個傳承是通過蓮師等人的發願力和密意等持力將正法伏藏於弟子的明智界中;而在空行托付傳承中我僅是把它譯作“托付 ”,因為它就是把表示經函或其它物品托付給空行和護法,讓他們加以守護並在未來將其交給掘藏師。

 

 

 

二、德瑪的伏藏

 

對應於三種不共傳承系統,德瑪的伏藏有三個方面。

 

首先,蓮花生大士傳了以三內密續部為主的眾多的灌頂和教言。之後,他將其中大多數法門伏藏於參加法會的諸具證弟子的心性或明智界中。有時他將同一個法門伏藏於兩個或更多弟子,但通常是將諸多法門唯一伏藏於一個弟子。這個過程稱為心意付囑伏藏的發願灌頂。因為蓮師的等持力和弟子的證悟力這些法藏直到發掘時分都保持完好如初。根據《奇妙海》,伏藏德瑪者必須已經證得殊勝成就,接受德瑪伏藏者必須至少具有圓滿次第的證悟。伏藏的處所不是弟子凡庸的心相續,因為它不清凈而且是變化的自性,然而明智界或心的佛性是清凈不變的。

 

其次,在蓮師傳授諸弟子密法之後,佛母益西措嘉以其不忘總持力結集了這些法藏。隨後根據蓮師的願望和加持,在其他具證書法家的幫助下,她把法藏用黃卷紙寫成表示經函,並將經函置於篋子中伏藏於不同的處所,以便(將來)由掘藏師發掘並用作從其覺悟的心性中喚醒憶念德瑪之句、義和證悟之鑰。他們還為掘藏師伏藏了授記指南。這個過程即是向空行母或德瑪護法作托付。

 

表示經函、黃卷、篋子和伏藏處所很重要,也很有趣。有時候蓮師和益西措嘉在伏藏德瑪時會親臨彼處並加持,但通常他們是通過佛力遙距離進行伏藏。有時蓮師召喚非人成為護法,賜予加持後將法藏托付給他們,在他們管轄的領域保存和伏藏這些法門。蓮花生大士的德瑪並不全部都在九世紀他在西藏時伏藏。如果有重要的原因,現在他也會為了利益眾生伏藏或給予德瑪,留待將來發掘。這個傳承的延續是由於蓮師的佛力,而並非是因為種種有限的因緣。

 

第三,在進行伏藏的時候,蓮花生大士還給出有關該法藏將來發掘的加持授記,包括何時、何地、由誰來發掘這些法藏,誰會是掘藏師的佛母或所依,誰將是他們的法主和上首弟子。由於蓮師真諦語之力,這個授記授權並非僅僅是未來事件的預測,而且具有促成被授記事件發生的能力。這些授記還激勵諸弟子去領受並修習這些法藏並強烈發願在未來發掘這些法藏。

 

 

 

伏藏處所

 

通過蓮花生大士的佛力和神通化現,表示經函和聖物被伏藏於巖石、樹林、山巒、寺院、佛像、湖泊、虛空等處。因為得到蓮師的加持,它們對其他人隱匿不見,並且在德瑪護法的保護下它們不為四大所壞。它們被保存在伏藏處所,直至若幹世紀之後因緣時節到來。有時候,如果伏藏處所被毀,德瑪將被德瑪護法或者通過蓮師無邊的加持力和事業轉移並伏藏於它處。

 

 

 

表示經函

 

表示經函有兩種:空行文字經函和非空行文字經函。對於所有不同的空行文字經函,只有具高度證悟者或者具特定德瑪傳承者才能閱讀。非空行文字經函包括藏文、梵文和其它印度文經函。有三種表示經函以其內容著稱。有些經函只有 一兩 個字,而且不一定是名詞。有些只給出一點點關於主題的竅訣、關於該法藏的歷史或者標題。有些給出一點與經函主題並不直接相關的、(掘藏師)當代事件的信息,來幫助喚醒這隱匿的法藏。有些情況下,經函被完整地伏藏起來,這種類型的經函看來無一例外都是藏文的。譬如釀尼瑪沃瑟(1124-1192)發掘的九函《噶吉德協度巴》即是完整的經函。法王杜炯(敦珠)仁波切(1904-1987)在他的圖書館中就有這個大部頭經函的一部分。

 

表示經函是由蓮師具證的諸弟子書寫的,有時是蓮師親自書寫的。他們能夠在一彈指間寫完長度是《喇嘛貢度》一百倍的表示經函。

 

 

 

黃卷

 

雖然被稱為黃卷,但這些紙卷卻有不同顏色,書寫經函用的墨水也有不同的種類和顏色。《琉璃寶鬘》中提到一個由唐東嘉波(1385-1509)掘藏的黃卷,長達 六十英尺 。但這也許是一個完整的經函而不是代碼經函。

 

 

 

篋子

 

黃卷被放置於珍寶、金屬、木、土或巖石所做的篋子中。有時許多法藏的表示經函就放在一個篋子中,而有時一個法藏分裝數個篋子。但最常見的是一個法藏一個篋子。篋子是封閉的,沒有蓋子,甚至連裂紋都沒有。

 

 

 

德瑪護法

 

在黃卷被置於篋子中之後,它們被托付給諸如一髻佛母、金剛善、羅睺羅等德瑪護法神,護法將保護這些德瑪,將它們交給具緣的掘藏師,並護持此法藏的修行者和傳承。這些護法神包括天、龍、藥叉、羅剎等非人鬼神之類。它們曾從蓮花生大士領受佛法並發誓守護正法。他們中大多數是自己同類眾生的首領。有些護法守護許多法藏,而有些德瑪有許多護法。許多護法神是佛菩薩化現的具力鬼神。其他的則是凡庸眾生,但與生俱來就有大力,或在蓮師的教化和加持下獲得證悟而具力。

 

 

 

三、德瑪的掘藏

 

寧瑪掘藏師是蓮花生大士諸具證弟子的轉世化身。當掘藏的時節到來時,具證弟子會應世出現。他們發掘出伏藏中的德瑪,從而成為掘藏師。

 

大掘藏師有超過一百位,而小掘藏師則數以百計。根據《奇妙海》和其它資料,如果一個掘藏師發掘出三種類別的法藏,那他(她)就是大掘藏師。若只發掘出一種或兩種,他(她)就是小掘藏師。這三種類別是:蓮師法門、觀音(大悲)法類和大圓滿法。但欽哲旺波在《法座紹勝者簡述》中說:“對於地德瑪,有一百大掘藏師和一千小掘藏師。根據德達林巴,如果一個掘藏師發掘出一整套完整的法藏得以讓行者(僅僅修習這些法)即能成佛,那他(她)是大掘藏師。僅僅發掘出事業法藏者是小掘藏師。前者的例子是釀(尼瑪沃瑟)及其諸弟子,後者的例子是噶丹赤巴。”

 

《琉璃寶鬘》給出了230位掘藏師的簡要生平或名號,其中189位是地德瑪掘藏師,41位是意德瑪和凈相法門掘藏師。但在這230人中,有三位重復出現於地德瑪和以德瑪掘藏師中。還有一些人雖名為掘藏師,但他們發掘的法藏是否屬於寧瑪傳承或可追溯至蓮師則無法確定,他們包括拉尊絳秋沃、覺沃傑、尚達摩仁欽、格西多傑袞紮和喇嘛桑日熱巴。

 

十一世紀的桑吉喇嘛是寧瑪傳承的首位掘藏師。他是藏王持松德贊的轉世化身,在西藏西部阿裏地區的洛沃格嘎寺的柱子中發掘出蓮師和觀音儀軌法本以及大圓滿法。在諸大掘藏師中,有五位特別突出,被稱為掘藏師之王,他們是釀尼瑪沃瑟、咕嚕秋旺(1212-1270)、多傑林巴(1346-1405)、貝瑪林巴(1450-?)和欽哲旺波(1820-1892)。還有其他數以百計的著名掘藏師是貢珠同時代和後輩之人並沒有在他寫的《琉璃寶鬘》中列出。

 

大多數掘藏師從小就顯現出具有特別的能力。他們出世時伴隨種種神奇的征相,學習經典毫不費勁,隨願顯現神通,經常見到境相並得到諸佛、本尊與空行加持。有些掘藏師起初象凡夫一樣,到後來當他們發掘法藏時才與眾不同。

 

 

 

授記指南

 

授記指南是給掘藏師的在他們發掘德瑪之前的授記和竅訣。它們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掘藏師,法藏於何時、何地、如何伏藏以及將要被掘藏,誰將會是所依或佛母、法主和上首弟子。它們還指明了何時與如何進行預備修法、解碼表示經函以及修持與弘傳此法。有時掘藏師從蓮師或其他聖者的化身,或者親見空行或護法,得到授記指南。

 

惹那林巴(1403-1478)是從蓮師親現的化身得到他的第一個授記指南的。在《惹那林巴德瑪大史》中,惹那林巴描寫了一個從頭到腳穿戴著黃布衣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老苦修行者來訪問他。苦修行者給了他裝在布袋中的三個紙卷之一。在享用了惹那林巴供養他的飲食之後,行者指示他該如何行持才能在將來發掘德瑪,隨後便神奇地消失不見了。這位苦修行者是蓮師化現。

 

《琉璃寶鬘》講述了桑吉林巴(1340-1396)是如何從德瑪護法神得到授記指南的:“當他在閉關時,有個晚上,德瑪護法神大贊天獻給他三個紙卷,上面是他自己德瑪的授記指南,以及關於如何做預備修法的竅訣。”

 

偶爾也會從空行母得到授記指南。在德達林巴(1646-1714)的傳記中,他的弟弟達摩師利描寫了他從雅礱協紮得到關於《辛傑協哲炯》的授記指南的經歷:“在那巴月(藏歷三月)初十淩晨,夢見一個天界空行母來到他面前,身相是年輕、美麗、微笑著的女子,身穿珍寶嚴飾的彩色綢衣。她給他顯示大樂之表示印記。與她雙運讓他解脫於離戲法界--勝妙大樂覺受之自性。空行母說道:‘此即是大樂之智慧。現在你已經成就吉祥緣起。’她摘下自己的珍寶戒指,放在他的杯子裏,說:‘這個留給你作為成就的表征。’隨後她消失不見,他也醒了過來。這時天還沒亮,因此他目不能視,但他感覺到自己的杯子中有個紙卷。他沒有動這個紙卷。等黎明時,他把紙卷拿到窗口,發現它是一個德瑪的授記指南。紙卷呈淡紅色,上面寫有字體極細的經文,仿佛是用一根毛發所寫。開頭幾句是:‘唉瑪!調禦丈夫蓮花王,今往調服羅剎眾......’”

 

掘藏師可能會在伏藏的處所發現授記指南,否則他們就必須找到解釋如何能找到它們的教言。引用杜炯(敦珠)林巴(1835-1903)的傳記,他說他曾從一位空行母得到教言,在巴德巖山裏諸多聖物之中發現了何處和如何才能找到授記指南的指示。根據這些指示,他從鄔天巖山取出授記指南,這讓他能夠從阿拉達澤發掘出德瑪。

 

除了掘藏的授記指南總綱以外,對該掘藏師的每個主要德瑪,通常還有特別的授記指南。包括咕嚕秋旺和惹那林巴在內的許多掘藏師在發掘德瑪時,也一並找到了他們下一次掘藏的授記指南。在沒有授記指南的情況下,掘藏師必須以自己的神通找到德瑪。

 

授記指南有總、內和密三種類別。在《德瑪大史》中,惹那林巴闡釋:“被授記(為掘藏師)者須依靠(總)授記指南來確定(伏藏之)山谷,應根據內授記指南來測定(伏藏)地點,他應開啟伏藏處所之大門,向德瑪護法獻供,並根據密(授記指南)放入德瑪的替代物。”

 

授記指南,無論口授還是書面的,通常都給出如何發掘德瑪的完備開示。在他的自傳中,貝瑪林巴寫到:“當住在袞桑紮時,我夢見三位身著藏族衣飾的婦女,來到我面前說:‘貝瑪林巴,快醒醒!’當我突然醒來,還沒來得及動念之前,她們告訴我:‘在此山谷的下邊、塔嶺的東方,有個名為查紮的地方,那裏有座巖山叫多傑紮。在巖山前有條河,河畔有棵橡樹。與樹頂同等高度的地方有一塊平坦的象鏡子一般的紅色巖石,巖石中央有個朱紅色的『啊』字。向右一肘開外,可以找到卍字形德瑪之門。在卍字的中央有一雞蛋大小的洞,但在外面看不到。如果你用木橛插入這個洞中並向上推,大門將會打開。裏面有一座半米高的金剛薩埵銅像,以及以『啊』字封印的 四英寸 長的金剛薩埵儀軌法卷。你應該在羊月(藏歷十一月)初十將它們掘藏。’說著她們就消失不見了。”

 

 

 

預備修法

 

如果授記指南中有要求,或者掘藏師認為有必要的話,在發掘德瑪之前掘藏師要進行預備修法。預備修法是關於某本尊的完整的密宗觀修的儀式和儀軌。如果掘藏師自己先前曾掘出過儀軌法本,他們會用其來進行預備修法,否則他們會用其他掘藏師發掘的儀軌。在掘藏過程的各個階段--在開啟篋子之前、解碼表示經函之前、譽寫成文字之前以及弘傳給他人之前--還可能會進行這些修法以作準備和實施。(預備修法的)結果是獲得寂靜吉祥的緣起,而無有障擾。有些情況下,緣起已經吉祥圓滿,就不必作預備修法了。

 

桑吉林巴描述了在發掘《喇嘛貢度》法類之前他進行修法而得到的征相。在《德瑪大史》中,他說:“我(閉關)修預備法,到第十天時出現了聲、光等相。我親見了諸上師、本尊、空行母以及蓮師父母,並從他們領受灌頂。第十五天時,我得到了(發掘德瑪)外、內、密的征相,至此閉關圓滿結束。之後我參加了上師(秋吉羅珠)指導舉行的會供儀式,我對參加會供諸道友說:‘我已經得到鄔金上師(蓮花生大士)的授記,並圓滿獲得了預備修法成就的征相。現在我將去發掘德瑪。’”

 

 

 

發掘德瑪

 

當掘藏的時機到來,預備修法圓滿後,掘藏師來到伏藏地點,從蓮師曾埋藏德瑪的巖石、土地、湖泊、寺院、佛像、樹林或虛空中取出德瑪。

 

如果是公開的掘藏,人們會受邀到場親眼目睹這項神奇的事件。如果是秘密的掘藏,則只有經過篩選的人士才會在場。有些掘藏是在無人目睹的時候進行的。

 

在伏藏地點,掘藏師及其隨從進行會供和祈請。會供是一種密宗儀式,目的是積累資糧、清凈不善業並且遣除修持與德瑪掘藏過程中的障礙。掘藏通常就發生在會供時,有時是在會供之後,有時則根本沒有任何可見的(外在)儀式。

 

掘藏師並不一定要親赴伏藏地點,因為德瑪護法神和空行母可能會將法藏拿給他們,這類事對欽哲旺波經常發生。

 

 

 

掘藏師的傳記和其它資料包括以下細節:

 

從巖石中掘藏有時候當掘藏師抵達時,乃至僅僅是做一個手印,伏藏有德瑪的巖石就會自動開啟大門。在他的自傳中,杜炯(敦珠)林巴復述道:“我得到(空行母)授記:‘在瑪山谷的巴德,有串(大聖者)薩惹哈的手珠、一尊用朱砂做的度母像以及德瑪的授記指南。去那裏(掘藏)不要耽誤。’於是,夏季最後一個月(藏歷十月)的初十,我去了巴德巖山。我剛達到,就有一塊 八英寸 見方的巖石從山上落下。在巖石原先所在之處,我在一炭堆中見到一尊度母像、一篋子封蠟以及一串漂亮的古代手珠。我便將它們取走了。”

 

另一方面,有時候掘藏過程充滿了艱辛,例如德達林巴神奇地從雅礱協紮發掘了《辛傑協哲炯》。在他的傳記中,達摩師利復述道:“正如授記指南所述,他看見了伏藏德瑪所在的、呈尊勝幢的巖石......在巖山中間一條極度狹窄的小路上,他看到自己腳下是陡峭的百丈深淵,而在自己頭上四五丈高處他看到了字形的彩虹,那裏就是伏藏之地。但卻無法到達那裏。他甚至不敢擡頭看那裏,因為他難以忍受這種峭壁。事實上他失去了知覺。頓時他發現自己就在那巖石上面,在那裏他發現了一個帳篷狀山洞,洞壁象水晶,上有各色明亮的壁畫。在那山洞中,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和一個英俊的男子,都穿著精美的白色服裝......女子給了他兩個紙卷,男子給了他一個三角形『瑟』質篋子。隨後他轉過身,便發現自己又在那峭壁上了。他因害怕墜落立時又暈了過去。當蘇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又在狹窄的小路上了。”

 

有時候掘藏師用梯子爬上巖石,並用榔頭和鑿子挖出德瑪。在自傳中杜炯(敦珠)林巴描述了他如何從下色谷的阿拉達澤取出自己的德瑪的經過:“我爬上了五肘高的石梯,心中充滿大樂與安慰。接著我用鑿子鑿入半圓形的巖石裂縫,並打開了門。在裏面的一個炭堆中,我發現許多由白樺和雪松樹皮覆蓋著的篋子......我放入了德瑪的替代物,關上門恢復如初。當我到達巖石腳下再回頭看時,卻發現臺階已經消失不見了。”

 

法王杜炯(敦珠)仁波切告訴我,當雍格彌舉多傑正要從一塊巖石掘藏時,他吩咐一個弟子去給他拿一把鑿子。結果那位弟子給他拿了九把鑿子。因為緣起的關系,他們不得不鑿壞了所有九把鑿子才最後從巖石中掘出法藏。

 

 

 

從湖泊中掘藏

 

貝瑪林巴第一次德瑪掘藏便是取自湖泊中。在《琉璃寶鬘》中,貢珠總結了這個事件:“他(貝瑪林巴)在納嶺巖山附近一個叫美巴的湖泊中發掘出大圓滿龍薩法類。在一大群人面前,他手持油燈躍入湖中;當他上來時,油燈仍燃燒著,腋下夾著一個水壺見方的大德瑪篋子。”

 

 

 

從佛像和寺院中掘藏

 

在《德瑪大史》中,惹那林巴講述了他自己是如何從格日佛塔和闊亭寺的德瑪物品中發掘出《圖珠》法藏的兩個黃卷的。在《咕嚕秋旺德瑪大史》中,掘藏師(咕嚕秋旺)描述了從桑耶寺聖巴羅殿的馬頭明王足下、從闊寺毗盧遮那佛像右手拇指以及從不丹苯塘毗盧遮那佛像法座的掘藏經歷。

 

 

 

從物品中發掘表示經函

 

有時會在巖石、佛像和法器重發現表示經函。在《欽哲旺波傳》中,貢珠寫道:“(欽哲旺波)發掘出一塊來自某聖地巖山的方形巖石,其上有表示經函。它是《嚓松德協度巴》主續的(表示經函),他把它譽寫成50頁文字。之後他把巖石(以及表示經函)重新伏藏於原來的地點。”

 

 

 

掘藏師委派其他掘藏師去發掘德瑪

 

大掘藏師們可以派遣其他掘藏師去發掘他們自己的那份德瑪。根據欽哲旺波的傳記,欽哲曾派秋舉林巴和袞珠桑巴嚓去發掘他自己的德瑪。

 

 

 

德瑪被送至掘藏師

 

德瑪和物品由空行母和護法神送至諸如欽哲旺波等大掘藏師。在法會過程中,在眾目睽睽下德瑪顯現在掘藏師面前,掘藏師合掌接住或者用布包好。有時候德瑪會突然出現或降落在供桌上。在此等情況下,這些法藏通常要保密,直到可以公開的時節。要區分由空行母送來的德瑪和在虛空中發掘的德瑪非常困難;在《奇妙海》中,多珠欽示意大多數德瑪是由空行母或護法神送來的:“我從未見到過從虛空中發掘的法藏,雖然據說曾有法藏被伏藏在虛空中。”

 

 

 

將地德瑪轉為意德瑪

 

諸如第一世多珠欽(1745-1821)和欽哲益西多傑(1800-?)等掘藏師都是地德瑪掘藏師,但他們卻把自己的地德瑪轉變為意德瑪。地德瑪的掘藏需要有正確的時間、地點、所依、隨從和物品,一切都圓滿具足。如果在安排上出現不圓滿之處,掘藏就不可能發生,因為地德瑪的掘藏依靠這些外緣。但意德瑪的掘藏很少倚靠外緣,因此障礙也少得多。

 

在其自傳中,欽哲益西多傑解釋了為什麽他將自己的地德瑪轉變為意德瑪:“(第一世多珠欽)說:‘如果你作此選擇的話,你將成為衛、康兩地的地德瑪大掘藏師。’但地德瑪風險很大。要圓滿具足順緣有種種障礙。因為(掘藏)行動必須定在某一特定的時間,正確的年份和月份,還要有恰當的隨從,要想成就很困難。更有甚者,德瑪物品是大地的珍寶,將它們取出會讓土地流失精華,非常有害。最好的德瑪是意德瑪。如果能象袞欽龍欽饒絳和皈依處持明晉美林巴那樣,把地德瑪轉為意德瑪,其效果最好不過。所以請謹記在心。你的境相和授記表明,你將堪能享用空行之秘密法藏。”

 

根據貢珠的說法,第一世多珠欽自己實際上是地德瑪掘藏師,但他卻選擇成為意德瑪掘藏師。在《琉璃寶鬘》中貢珠雲丹嘉措說:“因為那些反復出現的(關於多珠欽的)授記,可以確信他是地德瑪的大掘藏師,但他卻沒有成為那樣的大師。”

 

 

 

所依或法侶

 

除了極少數象貝瑪旺給嘉波(1487-1542)和嘉稱寧波(1585-1656)是出家比丘掘藏師之外,大多數掘藏師是在家密咒士,他們過著在家人的生活,有伴侶、子女和財產。對他們而言,居家生活是把所有的生活經歷都轉變為證悟成就的一種方便。其目的並非是感官物欲的享受。

 

依止法侶有兩重目的:首先,通過密宗修習,它可以幫助生起和保持樂雙運空之智慧,如此成就者可證得究竟果位。其次,乘具力發願而來的證士轉世為掘藏師之法侶,從而完成發掘甚深秘密法藏的使命,利益具緣諸弟子。對於德瑪傳承,法侶是非常重要的工具。通過吉祥緣起在其心相續中生起樂空雙運之智慧或自在,法侶讓掘藏師喚醒證悟並且發掘德瑪。《奇妙海》雲:“......那些心相續已經被灌頂和誓言清凈、正修生圓二次第並得到蓮師親自加持從而於未來轉世為神聖的所依(法侶),依止如此伐折羅度達(Vajraduta德瑪法侶)之神奇方便,曾作發願祈請的掘藏師用任運自生大樂之鉤,可以發掘出本初智界中的德瑪。”

 

由於現有諸法之運作要依靠賢善的因緣,如果具相的法侶不能給掘藏師支持,那掘藏將變得不可能或者極其困難,就仿佛在缺乏溫暖的地方種花。甚至掘藏師的身壽也會遭受威脅。因為在大多數情況下,掘藏師活著實未來給具緣眾生發掘法藏。大掘藏師貝瑪勒哲嚓(1291?-1315?)確實掘藏了自己的德瑪,但由於他沒能遇到具相的法侶,在不久以後就圓寂了,沒能弘傳法藏。

 

在其自傳中,杜炯(敦珠)林巴說他自己沒能從阿拉達澤發掘出完整的德瑪,因為當時他身邊沒有法侶在場。

 

有時候同一為掘藏師為發掘幾種主要的法藏,需要依止數位法侶,因為在伏藏時她們各自對於掘藏發了特別的願。甚至有這樣的情況,掘藏師很年輕,但他必須依止的佛母已經八十開外並且已經跛足,她必須被人擡到伏藏處所來舉行儀式,但因為過去的宿業和發願,她的在場至關重要。如果具相者不能成為法侶或在場,有時此人的裝飾或衣服可以作為替代品。因為緣起的關系,替代物品遂成為掘藏、解碼表示經函以及弘傳法藏的所依。

 

 

 

德瑪的替代物

 

掘藏師取出地德瑪後,放入替代物。替代物可以是法物、供品、或者其它吉祥的物件,以表示恭敬,讓護法神歡喜。替代物有助於維護德瑪提供給所在土地的吉祥。

 

 

 

篋子

 

通常在伏藏地首先發現的就是篋子,篋子中裝有黃卷--各種顏色、質地和長度的紙卷。有時候卻沒有篋子,只有黃卷或者上面寫著表示經函的物品。與篋子和黃卷在一起的,可能還有諸多不同種類的德瑪物品:佛像、佛塔、法器和財物等。

 

有時在一個篋子中有許多對應於不同法藏的黃卷或物品。仁增果登(1337-1408)曾從日沃紮桑取出過一個巨大的共有五部分組成的方篋子,每個部分有各自不同的黃卷和法物。

 

在掘出篋子之後,通常會在進行預備修法。之後,有時篋子會象雞蛋一樣自動打開或裂開,但其它時候篋子必須用法器工具打開。

 

 

 

表示經函

 

表示經函是喚醒伏藏於掘藏師明智界中的心意付囑傳承、證悟和法藏的鑰匙。

 

表示經函有三種。第一種被稱為“僅僅可見(Just Visible snang-tsam)”,是最短的一種,可能是 一兩 個字,而且不一定是名詞。第二種是“僅作指示(Just an Indication rten -tsam)”,中等長度,可以是歷史中的一段、一個大綱、經文的標題,或者直接或間接指示古時候蓮花生大士傳授此法時的事件的短語詞組。第三種是“完整經文(Complete Text mthar-ch’ag)”,是全部經文的表示經函。如果經函已經是完整的經文,那就沒必要在喚醒經文之句;在這個意義上,它不算是“表示經函”了。但它有助於喚醒經文之義,尤其是喚醒心意付囑傳承和在掘藏師心中的法藏。因此它具有前兩種表示經函所具的效用。

 

 

 

解碼

 

當掘藏師閱讀並解碼空行文字的表示經函時,它們會有兩種行為表現。其一是當掘藏師閱讀經函時,經函(文字)經常在變化或者顯現得不清楚,或者有時候意義在變化或不清楚。有時候文字和意義都在變。吉祥的緣起和預備修法有助於讓閱讀穩定和清晰。如此行為表現的表示經函被稱為“虛幻神奇經函(Illusory Miraculous Script a’phrul-yig sgyu-ma-chan)”。

 

在另一種常見的類型“非虛幻神奇經函(Non-Illusory Miraculous Script a’phrul-yig sgyu-ma-chan ma-yin-pa)”中,文字和意義從一開始就都很清晰穩定。這些變體的產生並非僅僅是因為表示經函本身,而更主要是依賴於在掘藏師心相續中喚醒過去的經歷和習氣的程度。

 

如果經函不是藏文,則有三種主要的解碼方法。有些情況下,在篋子中會發現和表示經函在一起的還有一個解碼鑰匙,它讓表示經函和藏文之間字母與字母一一對應起來。在其它情況下,不明原因的事件會使掘藏師喚醒相續中解碼經函的能力。還有的情況下,僅僅見到經函,掘藏師頓時就能閱讀了,而在另外的情況下這種能力來自於盯著經函反復地看。

 

如果掘藏師自己不能解碼表示經函,那另一位曾從蓮師得到相同法藏的心意付囑傳承的人可以為他解碼。根據他的傳記,欽哲旺波解碼了部分屬於秋吉林巴(1829-1870)的表示經函。我的上師、多珠欽寺的嘉拉堪布秋卻(1893-1957)告訴我,列繞林巴(1856-1926)曾帶著四卷他自己無法解碼的表示經函來見第三世多珠欽,後者為他解碼了其中的兩卷。

 

 

 

譽寫成文

 

掘藏師親自將法藏譽寫成文或者自己讀讓別人聽寫。如果表示經函是“完整經文”類別的,或者它伴隨有字母對照表,那任何人都可以譽寫。但如果是一種未知的文字,或者它是“僅僅可見”或“僅作指示”類別的,那只有掘藏者或曾在過去得到過蓮師心意付囑傳承、此生也是掘藏師、並且已經得到掘藏者本人開許可以將表示經函解碼和譽寫經文的人才行。

 

在譽寫成文後,有些黃卷必須重新伏藏起來,有些會消失不見--被空行母和護法神拿走了,其它的則會由掘藏師及其弟子保留作為恭敬的對境。

 

在譽寫圓滿之後,沒有更多的經文再需發掘,表示經函上也不顯現更多的文字,因為蓮師在伏藏它們時所作的發願和加持的意圖已經得以實現。

 

 

 

保密

 

在德瑪掘藏過程中保密非常重要。它可以確保寂靜安詳,保護法藏免於毀壞,並有助於保持吉祥的緣起。

 

通常掘藏師在掘出篋子、尚在解碼表示經函時--這個過程可能是幾天或幾個月,有時甚至是幾年--要對法藏保密。它們在等待進一步的佛法指示,來決定是否需要進行更多的預備修法來圓滿德瑪掘藏並遣除魔障。如果表示經函是“神奇虛幻”類型的,掘藏者必須等待確認或明確表示經函的真實內容。在譽寫成文後,保密可以確保德瑪修習具有吉祥的開端。掘藏師必須首先自己修持,以便具力堪能傳授給他人。

 

 

 

祖古東珠仁波切 簡介

 

東珠仁波切01.jpg

 

東珠仁波切,全名洛桑東珠,於1939年出生於青海省果洛州。四歲時即被認證為多智欽寺原四大堪布之一盧西堪布·貢卻卓美的轉世,並在多智欽寺坐床和接受培養。

 

東珠仁波切在多智欽寺修學和生活,並成為金剛上師。東珠仁波切既是一位學識豐富的智者,亦是具證的大成就者。

 

他於1958年移居印度,在印度的大學內任教,此後移居美國並定居,曾經在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東珠仁波切目前主要在從事藏傳佛教尤其是寧瑪派的英文研究和翻譯,其譯作和撰著甚豐。其作品中,已經翻譯成中文的包括《西藏醫心術》、《大圓滿龍欽寧提傳承祖師傳》等。

 

多智欽寺銅色吉祥山宮殿(蓮花光明宮).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