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死亡01.jpg

 

 

每一則還陽故事,都有不同的智慧和特色。林紮·確吉的故事,可能最接近多數普通人的臨終和死後經驗。
 

確吉發現自己正在看自己的床。她看見一條巨大的死蛇,裹在自己的衣服裡躺在床上,蛇身散發出腐爛的惡臭。腐爛的大蛇其實是他自己的身體,不過是她沒有認出來罷了。亡者通常無法看見自己原原本本的遺體——如果他們能看到的話(引注:①常人死後往往認不出自己的身體)。

 

當確吉的孩子開始哭泣,抱著、親吻那條蛇時,確吉的整個感知世界瞬間大變:她開始聽見如萬雷齊鳴的巨大聲響。她看見如冰雹狂亂的血與如蛋大小的膿包捶打著她,痛苦之極。一旦她的孩子們停止哭泣,雷聲和雹石的捶打便瞬間消失(引注:②親友的哭泣會使亡者感受巨大的痛苦),整個氣氛變得平靜,而她所有的痛苦和恐懼都消退了。她的感知暫時恢復正常。

 

藏傳佛教的信眾普遍相信,因亡者而悲慟哭泣,這對亡者有害。這便是密勒日巴尊者表達下列願望的原因之一:

我病無人問,我死無人哭,能死此山中,瑜伽心願足。

門外無人跡,室內無血跡。能死此山中,瑜伽心願足。

 

確吉見她的兄弟對家人說:“哭泣無濟於事,我們最好還是安排喪事。我們必須找一個喇嘛來修破瓦法——遷識法。我們必須找突傑仁波切和二三十位僧人來做法事。”(法事的時間長短取決於喪家的經濟能力,可能持續數周,或者完整的49天。)“我們也必須找恭倩(‘大禪修者’之意)喇嘛來主持法會,因為他對恭倩喇嘛有信心。”

 

確吉能看見和聽見家人為她準備喪事,但不知何故,他卻說服自己,他們只是在為其他的事情而準備法事(引注:③亡者進入中陰後,心智會混亂不清)。

 

當一位喇嘛開始念《金剛經》時,光聽聞念誦此經的聲音,確吉便感到歡喜。恭倩喇嘛和大約20名僧人在下午時分抵達。確吉向恭倩喇嘛和其他人禮拜,並趨前以便領受他們的加持。但這些人對他的舉動沒有任何反應,確吉以為他們在生她的氣,於是便問:“你們生氣的話,何必來這裡呢?”甚至沒有一個人說一個字來回答她。確吉不瞭解,為什麼他們會看不見她。

 

確吉看見恭倩喇嘛將手放在“大蛇”的頭上,說道:“確吉,你的死期已經到了。不要留戀你的孩子、財富或食物,將你的心識融入我的心識,我們將一起前往阿彌陀佛的淨土。我們會抵達那裡的!”

 

確吉想:“我沒有死,我的身體還在。”同時,她卻很想遵照喇嘛的指示,將心跟他融合在一起,但由於畏懼那條蛇,她退縮了。

 

這個時候,她聽見恭倩喇嘛大聲的喊“呸!(引注:大圓滿行者經常在念誦“呸”,以截斷妄念之流,而後自然安住于自性光明界中)”,這讓她感到愉悅和喜樂。接著,恭倩喇嘛對她的家人說:“現在修破瓦法太晚了。確吉的心識已經離開了她的身體”。

 

之後,便是招待大家吃晚飯,但是,卻沒有人給確吉任何食物。恭倩喇嘛告訴確吉的女兒:“為你的母親拿份食物。”她的女兒便在一個小盤子裡放了點食物,夾了一片肉,連同茶水一起端到蛇的旁邊,他說:“媽,請用。”雖然又饑又渴,但礙於對蛇的厭惡,確吉無法下嚥。女兒將食物擺在蛇的旁邊,確吉對她極為不諒解。

 

晚餐後,恭倩喇嘛一邊喃喃的念誦著祈禱文,一邊將給確吉的食物按照舉行火供的方式予以火化。只有在這個時候,確吉才感到飲用食物的滿足感。火供是藏傳佛教傳統的修法儀式,旨在將食物、飲料和財物,供養給亡者或其他無形的眾生。火供的供品經過念經和觀想的加持後,籍由火化以產生氣味,然後將它回向給特定的人或眾生,因為靈界和中陰的眾生,他們比較容易受用的是食物的氣味(引注:④中陰的眾生,以供奉給他的食物氣味為食)。火供結束後,確吉不再感到饑餓或口渴。

 

僧眾在完成供桌的擺設後,立刻展開繁複的度亡法事,而恭倩喇嘛自己則保持在禪定當中。確吉感到惆悵,因為她認為每個人都在生她的氣,而且也沒給她任何食物。確吉沒有一個可以安定自心的粗重身體,所以她缺乏穩定性,無法保持在一個地方,或維持一個平穩的感受(引注:⑤亡者因失去粗重的肉體,無法穩定呆在一個地方)。

 

接著,她突然想到:“我要帶著我的珠寶逃走。”正好她的孩子又開始哭了起來,膿血的雹暴開始打在她的身上,她什麼也看不見,而她的心開始變本加厲地四處亂蹦。

 

確吉想跑到主持修法的邦嘎仁波切身邊,但又想:“他是個出家人,可能不喜歡女人靠他太近。”所以,她便躲在他的身後。雖然修法令她感到慰藉,但她的恐懼仍然持續著。

 

接著,她奔向恭倩喇嘛。她見到恭倩喇嘛,是通體剔透的大悲佛觀世音。恭倩喇嘛嘴裡一直念著:“悲心啊!悲心!”確吉意識到恭倩喇嘛正在將她的心融入到他的心,而恭倩喇嘛的心處於等持的禪定狀態中。這時她的恐懼獲得疏解,她不安的心融入不可思議的大樂中(引注:⑥具證行者的心性加持,會使亡者感受到大樂)。

 

過了一會兒,她又回到自己慣有的飄動的念頭。她看見大家吃著飯,而恭倩喇嘛在此舉行火供,她受用了一頓以氣味的形式供養給她的飯菜。

 

又過了一會兒,她聽到外面傳來一個聲音:“確吉,過來!”出去後,她看見一個人,她覺得是自己的父親。這個人對她說:“出來,我要給你看個東西,很快就會讓你回去。”於是,她想:“我家裡有滿屋子的僧眾,但他們都對我生氣。就連我的孩子和丈夫,都沒有給我任何東西吃,所以我要跟著父親走(引注:⑦亡者可能在中陰界遇到以前死去的親友)。”

 

她剛剛起了這個念頭的當下,她發現自己出現在一條灰色貧瘠的路上,連一片草葉和樹葉都沒有……(錄入略去若干章節)

 

確吉看著面前的雪山通道,對著這條來時路生起了回家的念頭,於是她開始起步。瞬間,她發現自己回到了家中。她的床被一條毛毯牆隔起來,在她的床上,她看見一條包裹在她衣服裡的蛇屍——正是自己之前所見到的(引注:這條大蛇其實就是事主的軀體)。

 

確吉對家人感到生氣,她想:“他們明明知道我怕蛇,卻偏偏把一條蛇的屍體裹在我的衣服裡,放在我的床上。”但她最後決定:“不管怕不怕,現在我就要把這條蛇,從我的衣服裡拖出來,摔在地板上”,她閉上眼睛,雙手抓著蛇身上的衣服,然後用力一拉,他感到自己背部朝下的倒下,瞬間,她發現自己在她的身體裡,仿佛從睡夢中醒來。

 

確吉深吸一口氣,她年紀稍長的兒子喊她“阿媽!阿媽!”她回答:“阿。”兒子大叫:“阿媽活過來了。大家快點來!”所有的親戚都跑向她。確吉告訴大家她所經歷的一切,每個人都哭了,想到地獄的痛苦(引注:在略去的章節中,有事主在法界聖尊的引導下遊歷地獄的經歷),確吉自己也哭了。慢慢的,她恢復了的健康。

 

——摘錄自東珠仁波切《藏密臨終寶典:藏傳佛教30則還陽實證及投生淨土指南》——

 

印光大師: 什麼是『中陰身』?
 

聖嚴法師: 什麼是『中陰身』?

 

最殊勝的觸解脫聖物 -【桑給契吉密續 (聖教一子續)】

 

在『中陰』階段的49天裡,是否人人所見相同?

 

蓮師:『臨終』與『中陰』必將成佛的竅決!

 

希阿榮博堪布: 『大圓滿』的加持力真的不可思議

 

創古仁波切:從容面對『中陰身』-『三種心』的禪修

 

慈誠羅珠堪布: 如何面對『死亡』

 

慈誠羅珠堪布: 如何面對『投生』

 

《文武百尊法行習氣自解脫》 講解開示錄

 

祖古東珠仁波切 簡介:

 

東珠仁波切01.jpg

 

  東珠仁波切,全名洛桑東珠,於1939年出生於青海省果洛州。四歲時即被認證為多智欽寺原四大堪布之一盧西堪布·貢卻卓美的轉世,並在多智欽寺坐床和接受培養。

東珠仁波切在多智欽寺修學和生活,並成為金剛上師。東珠仁波切既是一位學識豐富的智者,亦是具證的大成就者。

他於1958年移居印度,在印度的大學內任教,此後移居美國並定居,曾經在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東珠仁波切目前主要在從事藏傳佛教尤其是寧瑪派的英文研究和翻譯,其譯作和撰著甚豐。其作品中,已經翻譯成中文的包括《西藏醫心術》、《大圓滿龍欽寧提傳承祖師傳》等。

 

多智欽寺銅色吉祥山宮殿(蓮花光明宮).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不修的小窩

老不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